穿越,一月倾城:第二十六章:二皇接近东越和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皇甫越心一动,想着这话简直是自己往鱼钩上跳啊。

    权利这东西,自然是诱人哎,站在车在别说太阳还有些晒人,不如御王爷到本宫车里来坐坐,如此好慢慢闲聊一番。

    御司邪闻言点点头,如此,甚好。

    说着便下了自己的马车,到皇甫越车里去了。

    倾月在车里懒懒的坐着,如此也是有些无聊,便拿了御司邪先前看的书来,她本就是大家族出来的,前世她爷爷也是个喜欢写毛笔字的,她小时候跟着她爷爷也是学过的,这些字对她来说并不难。

    她拿起这书,却是一本阵法书,倾月虽不懂,但也有些兴趣,便细细的观看研究起来,毕竟多学一些对自己也没坏处。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帘被人轻轻撩起,别身轻轻摇晃,御司邪弯腰坐进来。

    倾月头也不抬,依旧研究自己的。

    马车行驶起来,御司邪在一旁看她。

    倾月可看得懂?

    倾月淡淡的回他。

    如此一段对话后车厢内安静了下来,御司邪也看出倾月不是太想说话,也就静静的不打扰她,直到到了王府,倾月才看他。

    王爷可否将这书借与我。

    御司邪:倾月拿去罢,不懂可来问我。

    倾月:谢王爷。

    御司邪: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还是要的。倾月目光冷淡,像是天地万物没有任何东西能驻进那双绝美的银眸中,拿银眸像是冰层,隔绝了一切外来者。

    她转身走了,御司邪依旧现在原地,她一身清华,冷漠又淡然,眼底那一片清冷犹如坚固的堡垒,如何攻进都攻不破,那背影明明单薄如斯,但实际却像一座大山,吹不倒搬不走,坚定又固执的在自己的道路上放肆,不畏艰险。

    这般女子,是如何培养出来的?

    御司邪眼底一片幽然。

    几天后,慕羽连城派人来通知倾月,‘倾诗佳人’已经修建好,让她直接将设计图纸交给他,第一批首饰他给她出了,不过以后要分两成红给他。

    倾月当然没意见,毕竟现在自己没有钱,这些都是慕羽连城帮忙弄的,分一点红也是应该的,再说只有两成,也不多。

    再有就是宣传问题,打不出名号就赚不了钱,且不说铺子在城外,就说是刚开张的,去的人也一定不会多,不过这个她已经想好了。

    匿名向各个贵族小姐公子发出邀请,到‘倾诗佳人’参加诗词大会,不过这个还不够,贵族中人谁会理会一个连身份都不知道的匿名邀请,所以她要请慕羽连城,只要慕羽连城去了,各个小姐公子等想要套关系的也一定会去。

    而这时又传来消息,东越国想要和亲,已经派了和亲公主,韩清枫亲自互送,已经在路上了,估计也就三四天后到达京城。

    倾月听闻后微微一怔。

    她一心想着对付韩樾离,对付丞相府,却是忘了她的哥哥。

    韩清枫很正直,虽然白洛依的死和韩樾离对韩清雪的态度让韩清枫对韩樾离产生了隔阂的情绪,但毕竟韩樾离是韩清枫的父亲,韩樾离就这一个儿子,从小就把最好的给了他,极致宠爱,可谓是父慈子孝,韩清枫心底对韩樾离还是敬爱的。

    一时之间,倾月好像走进了一条死胡同,本是没有顾及任何因素的,可如今还有个韩清枫插在中间,如此,她到底是报仇还是不报仇?

    倾月心情烦躁,直接去了城外散心,护城河边杨柳依依,清风徐徐,阳光有些强烈,但护城河边却很凉爽,倾月依旧一身男装,坐在杨柳下,清风绕过发丝,微微扬起,与垂下的柳条轻轻交缠,些许抚上脸颊,清冷而孤傲,漠然冷静,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河面很平静,四周只有鸟鸣,如此安静的环境让倾月的思绪也平静下来,无意间,她想起了自己身上的寒气,她记得,第一次病发时,寒气是可以外放的。

    就是说这寒气可以伤人,那么,如果可以控制寒气呢?可是这寒气只有病发时才会出来,那么要怎样才会病发?因素是什么?构成这些的因素有哪些?

    第一次病发是在赶路时,第二次是与刺客搏斗之后,第三次亦是搏斗之后,这三次要说有什么共同因素的话,那只有一个,在强烈运动之后。

    只有这个因素最是合适,但她练功时也是剧烈运动过,为什么没有病发?难道还有什么特定条件?那到底是什么?

    倾月看着自己的手,每次病发时,疼痛都是由心脉开始蔓延,然后遍及全身,她默默的感受自己的心脏,鲜活的,灼热的,沉稳有力的跳动,平静又自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