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者不死:第九十章 掌现真章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相信你,博士,你很强,比我见识过的许多人都强我从你身上感受到的强大,甚至超过了秦大哥,但是这是两回事,如果真的有一天,我对珍视的人见死不救,那我一定会后悔,一定会责怪自己。

    原来是心里的那道坎儿啊‘小李子’,你若是无法改掉这个坏毛病的话,也许你会变成第二个19th也说不定,负罪感迟早会压垮你心里的理性,真是拿你没办法,过来吧。

    柴诚葵无奈地笑了两声,金线与人形瞬间消散,她伸出手,朝着李炎翻动指头,示意让他靠近自己。

    我什么都不做,你过来碰我吧,不过,如果这样你还不能赢,就证明我所言不虚,这世上总有人力物力在当时无法达愿的时候,并非你凭借执念就能获得成果。

    李炎迷茫地看了看自己的所在,又打量了不远处的柴诚葵,两人的距离也不过数步之遥,只要坚持住,再坚持一下,他能做到的,在心里默默为自己鼓励后,强忍着痛楚,李炎松开了剑心的扶持,摇晃着身子,步履蹒跚地迈向博士的轮椅,这个过程并不轻松,每走一步,身体里的饥渴就会啃啃咬住脏器,令李炎感到钻心的疼痛。

    哈哈快了,快了。

    终于,博士就在眼前了,被汗水模糊的双眼朦胧依稀,看不见博士的表情,李炎伸出手,努力往轮椅扶手上靠,这样,哪怕是摔倒了,也至少算是碰到了吧。

    就在指尖即将接触到博士的手背时,李炎只感到手指失去了自己的控制,一股寒意从指尖蔓延,皮肤只感冰凉,接着是重量,他想抽回手,却发现手臂像是被黏住了。

    他甩了甩头,让视线清晰了一刻,凭借这转瞬即逝的机会,李炎这才看到,柴诚葵的手臂外围被一圈寒冰给冻住了,而以他的手指为传播媒介,那些冰层迅速爬上了自己的手臂,开始冻结躯体和双腿,并逐渐吞噬自己的头颅。

    柴诚葵与他双目对视,前者微微一笑,说道。

    你的敌人,比你想象得更加强大,更加残忍,也更加狡猾,那么他们又怎么会让自己的躯体不经过任何保护,就暴露在敌人眼皮子底下呢?像我的‘圣法梵谛现冰华’,便是类似于法师冰箱一样的保命技能,这种底牌只要再稍微加工,也可以化作武器夺取松懈敌人的性命,只要你无法打破敌人的底牌,就与胜利注定无缘。

    她轻轻打了个响指。

    这才是我断言你无法取胜的理由。

    寒冰顿时包裹了李炎的脸部,隔绝了氧气,呼吸本就困难的李炎瞬间就被窒息感围困,他想要挣扎,身体却不得动弹,想要呼吸,却更是感受到窒息时身体的痛苦将所有的感知放大了一百倍。

    好难过,我要死了吗?

    就在这关键一刻,一个身影在柴诚葵有些吃惊的注视下,奋不顾身地跳过训练掩体,跑向围困住李炎的冰块,双掌接触坚冰,将某种温暖的能量灌入冰层,融化了李炎头部周围的坚冰。

    李先生!您还好吗?

    看着焦急的少女一遍一遍呼唤李炎的名字,柴诚葵若有所思,随后她小心翼翼地抽出一**g系工程液。

    别着急,薇尔莉特,他并没有死,只不过是过于逞强,将粒子消耗得一干二净,本来,人类想要保持这种等级的运动神经,就是在依靠强谐粒子的补给,一旦失去能源而单纯地进行空转,自然会陷入这种与自毁倒计时无异的状态了。

    眼前卢瑟与佩琪也匆忙跑向李炎,柴诚葵连忙喝止了牧师打算在众目睽睽之下呼唤圣光治疗李炎的行为。

    治疗的工作就交给我吧,毕竟是我开的头,如果能早日让他吃到苦头,也不算白白受这么一遭罪。

    说完,博士将工程液尽数饮下,获得了足够能量后,她起身离开轮椅的桎梏,走向四人,并俯下身用手扶着李炎的下巴,在三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之前,不由分说地靠向李炎。

    在痛苦的睡眠中感受着噩梦般灼烧的李炎,一股清凉的流动不知从何而来,浇灭了身体里即将把他撕碎的恐怖焚火,接着,更多的暖流流向他躯体里的各处,因为缺氧而受损的器官,竟然开始自动修复损伤,若是一名现代医生站在这里,一定会为这不可思议的景象而欢呼。

    正在重新夺回身体控制权的李炎渐渐感觉到了更多,他正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这样的感觉令他怀念,就像防火女依然在的时候。

    而另一种陌生的触感则是吸引了他剩下的注意力,两片轻薄而柔软的肌肤与他的嘴亲密接触着。

    逐渐意识那是什么的李炎吓得瞬间清醒,睁开了眼睛。

    一张熟悉的脸正近在咫尺,用少女的柔唇亲吻着他,紫色的六边形晶体在对方的脸上闪现着,并通过嘴唇相接处周围的肌肤飘向自己这边,这些能量就像是枯竭生命的救星,令李炎感到一阵强烈的舒适,就仿佛刚刚的痛楚只是一场久违的幻象。

    薇尔莉特疑惑地看着自己,像是在打量李炎的举动是什么含义,并为此思考相关的延伸性意义。

    而卢瑟,他的眼睛被一只手盖住,什么也看不见,挥舞双手想要挣脱遮挡视线的双掌,嘴上喊着:怎么了!佩琪!别挡我的眼睛啊。

    手的主人,两只兔耳兴奋地伸直的佩琪正一脸兴致地观赏着自己,像是看见了什么稀世的珍宝,目不转睛。

    见李炎转醒,嘴唇与她的主人也不再留恋。

    对我的‘人工呼吸’,可还满意?

    柴诚葵如是说道。

    终于反应过来的李炎,只感到脸部被一阵滚烫的人热浪卷过,任凭脑中千言万语,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战斗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在经历高强度训练后,已经进入定时休息时间的卢瑟、薇尔莉特以及佩琪三人,正在场外注视着监视画面上的一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