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凰为后:第七章 一世珍爱,一生欢喜(终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种时候怎么能掉链子?!

    金秤杆稳稳挑开了红盖头,露出了新娘明艳动人的脸庞。

    涂浚看着心爱的姑娘,星眸渐渐湿润。

    笑笑,我许你一世珍爱,愿你一世欢喜。

    涂浚挑明心迹后,司徒笑那颗惴惴不安了一年的心终于平复,开始安心备嫁。

    乾宁十三年正月初一,承恩侯府为司徒笑举行了盛大的及笄礼。

    两个月后,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年过三旬的忠勇侯涂浚终于等到了迎亲的日子。

    第二次嫁女儿,阮棉棉和司徒曜的感受和第一次完全不同。

    大女儿嫁入的是他们没有能力掌控的皇室,纵然女婿再好,他们也无法安心。

    小女儿嫁的却是他们再相信不过的人家,女婿又是成熟稳重的涂浚,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

    然而,当精心准备了十五年的嫁妆一台接一台从府里抬出,阮棉棉那不再年轻的脸庞上还是写满了浓浓的不舍。

    肩上一阵暖意,阮棉棉偏过头。

    司徒曜眼圈微红,哑着嗓子道:棉棉,笑笑也要离开咱们了。

    阮棉棉被他的样子逗笑了: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忠勇侯府能有多远,又没有人管着笑笑,你什么时候想见她都可以。

    司徒曜道:始终是不一样的

    他一共四个孩子,大的两个他没能尽心尽力爱护,小的两个却真是夫妻二人亲手带大的。

    在他印象中,小女儿还是个可爱娇俏的小娃娃,整日笑眯眯的就是个开心果。

    可转眼之间她竟也要为人妻,甚至要做掌一府中馈的侯夫人了。

    阮棉棉轻轻拐了他一下:你少来惹我,明儿就是婚礼,我得去看看笑笑。

    司徒曜笑道:去吧,看看孩子还有什么需要的,都尽量给她弄齐整了,有什么不懂的事儿也再给她说说。

    阮棉棉拂开他的手:前面一句还像点样子,后面一句就是废话!

    司徒曜摸了摸鼻子,目送着妻子的身影渐渐远去。

    阮棉棉来到小女儿的闺房,司徒笑正躺在床上补眠。

    她坐在床边,细细打量着睡得正香的小姑娘。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眨眼间她已经四十六,死渣男四十八,就连小凤凰都三十岁了。

    他们夫妻开始有了零星的白发,皱纹也慢慢爬上了眼角。

    而那个因为发现自己无故少了几年青春,觉得二十八岁实在太可怕的阮棉棉,似乎已经离她很远很远。

    明日笑笑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很快她还会有自己的孩子,就像十多年前的小凤凰一样

    娘,您什么时候来的?司徒笑爬到阮棉棉腿上,扬起小脸看着她。

    阮棉棉揽着女儿:刚来没一会儿,睡得好么?

    嗯。司徒笑拱进她怀里:娘,我舍不得你和爹爹,都不想出嫁了。

    阮棉棉捏着她的鼻尖:从前娘给你讲的故事忘了?撒谎的孩子会长长鼻子的!

    司徒笑娇声道:娘骗人,世上的人谁没撒过谎呀,也没见谁的鼻子长长了。

    阮棉棉把她又往怀里拢了拢:娘的宝贝儿长大了,今后成了涂家的媳妇儿,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整日撒娇了。

    司徒笑翘着小嘴道:在阿浚哥哥面前是可以撒娇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