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娇妻,穿墙来:第 256 章 虚不受补(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墨深玦清冷的眸子闪了闪,勾唇:证明一下我不虚。

    顾暮情赶紧摇头:你不虚,我虚,对,是我虚!

    墨深玦顿时起了逗顾暮情的心思,看着她惊的像只兔子,闭着眼睛一个劲儿的缩脖子,嘴角就止不住的往上扬。

    蹲下,将袖子往上拉了拉,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温和的看着她:暮暮,你看看。

    谁知顾暮情用力的摇头,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不看!

    那你摸摸!墨深玦拉住她的手,往他怀里扯,碰到了他的手臂。

    顾暮情愈发的往后缩,感觉自己要疯了:你,你松开我,我,我不摸。天知道她摸到的是什么,**的。

    墨深玦将头凑过去,低声在耳边说:你摸摸我的手臂是不是硬的?

    顾暮情受惊的眼睛立刻睁开,转头看去,自己的手正搭在墨深玦的手臂上。

    墨深玦忍住笑,故作委屈:我真的不虚,很强壮的,你试试。

    被耍了肿么破!

    顾暮情坐回沙发上,拿着手机研究了一会儿,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连忙转头:脚脚,网上说流鼻血是太虚了!

    墨深玦脸色红了红。

    顾暮情接着推测:应该是昨晚喝了鸡汤的缘故,太补了!

    墨深玦捏了捏自己的鼻子,不得不承认他家暮暮真相了。

    然而后面,顾暮情又补了一句:这叫做虚不受补!你太虚了,所以会流鼻血!十分满意自己的分析,她肯定的点点头:嗯,就是这样!

    一连几次听到人说自己虚,墨深玦的脸色顿时青了又青,浑身的骨骼肌都在不满的叫嚣。

    一个男人能承认自己虚吗?

    不,不能!尤其是从自己喜欢的人的嘴里说出来!

    暮暮,我不虚!墨深玦走过去,带着洗漱后牙膏的清香味。

    男人永远都不能承认自己虚!

    这是一种侮辱!

    啊?哦!顾暮情抬头停了会儿,眼里闪过一丝迷茫,接着便点点头,解释:我不是说你那个虚,我是说你这个虚!此虚非彼虚!

    一边说着,脸上还挂着一抹懂了吗的神色。

    一口气卡在喉咙处,憋屈到自闭!

    额头突跳了一下,墨深玦竭力使自己保持淡定,蹲在顾暮情面前认真的辩解:我两个都不虚!

    啊?顾暮情看向墨深玦认真的眸子,呆愣了会儿。

    沉默了一下,她恍然大悟:我没说你,你那个虚是,是说你身体虚

    眼见着墨深玦的脸色变了变。

    顾暮情连忙摇头:不,不对,也不是身体虚,是,是那个呃尴尬的闭上嘴,她小声地咳了一下,眼睛瞟向别处:我们能不能换个话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