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力大仙:第一百九十八章复杂交错的线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下子,杜顾宇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有些浑浊的空气。

    侧目房间,他摸了一下额头,确认脑袋还在,松了一口气。神识钻入紫色世界,见付聂陷入沉睡,飞颅在一旁护法。

    他本想靠近观察一下付聂的情况,却被飞颅逼退,无奈之下看了一眼躲在角落中修炼的骨鳄,便退出了紫色世界。

    是时候切断与付聂的联系了,不然留在紫色世界,早晚会成为祸害。

    心中虽然这样想,可现在又不得不依靠付聂的力量,他真是矛盾的很。

    推开窗户,天气晴朗,惠风和煦,更换肺部的气体,杜顾宇四处巡望,见坊市街道异常热闹,声音嘈杂,正欲关闭窗户补个回笼觉,低头一看,正好发现剑君子神秘兮兮的和一个修士在角落中交谈着什么。

    修士从怀中摸出一个物件,交到了剑君子手中,然后快步离开。剑君子四下观察了一下,遂即也离开了。

    杜顾宇躲在窗沿下,将神识烙印在修士身上,大约一个时辰后,杜顾宇退掉房间,追寻着神识印记飞行在山林中。

    很快,他就在一条路上,发现了与剑君子交易的那名修士。

    修士不过筑基期,为人倒是谨慎,三步一回头,观察是否有人在跟踪他。

    他的做法更加引起了杜顾宇的好奇。

    嗖的一声,一道金光落在修士身前,没入地下三寸左右,光芒散去一把金光闪闪的长锏出现在修士眼中。

    那修士大吃一惊,从储物袋中扔出各种法器、符箓。修士一连串的动作,看得杜顾宇眼花缭乱,他结印掐诀,向金锏中打入一道法决。

    金锏光芒内敛,飞出地面横空一扫,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过后,修士拿出来的法器符箓全部报废。

    杜顾宇撤去隐身术,手握金锏轻轻向前一递,那修士就被击倒在地。

    他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修士看了一眼偷袭他的人,见无法看透对方修为,顿时明白遇上了结丹修士。

    修士刚刚开口,就听见左手边树后传来笑声。

    杜顾宇自然也听见笑声,而且声音的主人非常熟悉。

    他又看了一眼修士,将金锏放在修士脖子上,对树后之人说道:剑君子,何必躲在树后,出来吧!

    啪啪啪杜兄好大的起床气,竟然对这么一个筑基期后辈大打出手,这要是传出去了,你的名声可就臭了!

    剑君子邪魅一笑,拍着手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滚!杜顾宇收起金锏,踢了那修士一脚,骂道。

    修士闻言喜怒交加,念念不舍的看了一眼满地法器碎片。

    杜顾宇不耐烦的恐吓道:再不走,我让你变成和这满地的碎片一样的下场。

    不,不不不,晚辈这就走。修士一听,脸色变得跟纸一样白,连忙转身手脚并用,从杜顾宇眼中消失了。

    你得到了什么消息?杜顾宇转身对剑君子问道。

    剑君子指着空空如也的左臂,笑道:嘿,杜兄真是冰雪聪明,那人是附近有名的百事通,刚才我从他那买了几个杜兄可能感兴趣的消息。

    杜顾宇眉头一挑,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玉简,扔给剑君子道:这是金霞剑诀后半部分的内容,是什么消息。

    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杜兄也。第一个消息,血魔和古魔十天前同时在须河山脉出现过。第二个消息,最近奇兽宗出动所有的结丹期修士,前往围剿血魔。

    剑君子检验了一下玉简内的内容,面带笑容将玉简放入储物袋。

    十几天前?

    准确的说,是在无定禅师遇害的时候。不过,他们并没有出现在须弥寺,而是在奇兽宗附近。

    杜顾宇大吃一惊,道:这怎么可能!无定禅师的死因

    是啊,我也奇怪,这无定禅师死的时候,血魔和古魔都不在,那是谁杀死了他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