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冒险团:第二十一章 斩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额果然杂交有风险,啪啪需谨慎!智商有硬伤的世界我真的不懂!所以你可以滚了

    还在想着方程说的是什么意思的兔鳄人已经重重地吃了方程一拳,将他打落进力水里。不过方程的表情并不轻松,他感觉到这一拳对这兔鳄人的伤害有限。

    该死的入侵者,你刚才是在嘲笑我!我会让你知道副城主的恐怖的!

    果然,掉进水里的兔鳄人很快就抬出了头,在意的事情居然不是方程打了他一拳,而是他才会过意来的刚才方程说的话。

    出现吧,水域囚牢!

    兔鳄人不知道按了一下水里的什么开关,整个房间的门窗全都自动密封了起来,接着房顶上打开了一道口子,流水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水池的水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提高着,不一会已经满上了方程站立的地面,将他的鞋子泡在了水里。

    这下麻烦了,要速战速决了!

    这明显是要把整个房间灌满水的节奏,是个正常人都不想和一只鳄鱼在水底搏斗。

    喂,绿皮兔,敢像个男人一样和我硬碰硬对轰吗?

    方程用话挤兑兔鳄人,想引诱他出水和自己打。

    没问题,等水灌满整个房间后,我不介意教教你什么是男人撕碎猎物的方式!

    兔鳄龟待在水中,用他那圆鼓鼓的眼神盯着方程,不过就是不出水,等待着水面越升越高。

    我靠,这会智商怎么又在线了!

    方程不得已将门口的一个木质衣架掰成了两半,一半拿在手上,另一半扔到了水里,借力跳跃到上面对兔鳄人轰出一拳,不过兔鳄人根本不和他打,见方程过来直接潜入到水底。

    方程只能借着另一半衣架重新回到被水满上的地面,此刻水面已经到了他的膝盖。

    接下来无论方程怎么用言语引诱兔鳄人,他就是不动声色,五分钟后,水面满过了方程的头顶,水中早已饥渴难耐的尖齿鱼对着方程一涌而上

    底下这层,斩钊浑身伤痕,正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用力支撑着身体的大剑上,鲜血顺着他的手染满了剑身,让原本暗紫色的大剑多了一层红光。

    桀桀桀,还真是顽强啊。我最喜欢的就是折磨你这种人了,放心,我不会一下子就让你死去的,我会再在你身上开五个洞,最后一剑刺穿你的心脏!

    蜥蜴管家隐匿在房间顶部,得意地看着斩钊这幅虚弱又不认输样子,玩弄猎物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能让他得到极大的满足。

    可恶,看不见,看不见啊要怎么才可以看见对手?

    斩钊心里焦躁万分,无论他怎么努力,他就是无法找到蜥蜴管家躲藏在哪,再这样下去他身上的血都要流干了。

    方程不会无的放矢的,肯定有办法能够找到这只该死的蜥蜴。他给我的提示是在他打破了出口的大门后

    斩钊的目光顺着思维向着那堵被打破的墙看去,墙后的楼道上漆黑一片,不时还有阵阵微风吹来。看过去就像是在一副精美的油画上开了一个破口一样。

    画?对了!蜥蜴管家能隐藏是依靠了这个房间整体的布置和色彩,但是本来完整的伪装现在却缺少了一角,这就是他最大的破绽。

    斩钊站起身来,身体有意无意地向着出口的方向慢慢移动,他不能做的太明显,不能被蜥蜴管家看出他的想法来。

    嗯?这次是左下?

    斩钊在蜥蜴管家出剑的瞬间感受到了方向,不过时间太晚,虽然能在最后一刻感受到,但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护住自己的要害不至于受到致命伤害,不过他的腿上又被划出了一道伤口。

    桀桀桀,还有四剑!

    蜥蜴管家又从另一侧向斩钊攻击,刺伤了他的右手。

    蜥蜴管家一步步紧逼,刺了一剑后又是一剑,他要把斩钊玩弄致死。

    斩钊就像一个靶子一样,又吃下了蜥蜴管家一剑,在身上多出了一个伤口。不过他每中一剑就会把朝着出口多移动一点,倒数第二剑斩钊被刺中了小腹,剧痛让他已经踉踉跄跄,马上就要倒下。

    最后一剑!我要刺穿你的心脏!

    蜥蜴管家催命般的声音响起,宣告结束斩钊的生命。

    斩钊面朝出口,吃了地举起了手中的大剑,准备挥出最后的剑招。

    哈哈哈哈,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是故意把我骗到出口的吗?我只是故意装不知道戏弄一下你而已!现在,带着绝望去死吧。蜥蜴剑法——十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