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爷的酒:第二十二章 第三种选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既然是选择,肯定就不会只有这一种选择吧。

    只有一种选择的选择,当然算不得选择,那叫没有选择才更合适一些。既然是选择,那么最少得有第二种,甚至是第三种选项才对。

    不,只有这一种选择,对我是这样,对你也是这样,我们都一样,只有一个选项。

    什么选项?

    替我活着,替我们活着。

    岂不是很奇怪,为什么一个活人要别人替他活着?替他们活着又为了什么?

    哦,为什么?

    因为我们注定是一路人,这是其一,有其一肯定就有其二,甚至其三、其四,因为我们有着同样的目标,那即是你这位五皇子的目标,也是我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所以,我们会不惜一切地帮你。

    其二,就是我,还有这座城,必须要死了,而你必须要活下去,我们的死是为了你的活着,更好地活着,所以你是在替我们活着。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因为你姓慕容!你别无选择!准确地说除了死之外,这是你唯一的选择。谎言**裸的谎言,威胁,这是威胁,**裸的威胁。

    任谁会相信这样的谎言,任谁会接受这样的威胁,更何况是堂堂的皇子。

    五皇子愤怒了猛然站起,你是在挑拨是吗?

    孩子,我是你五叔,是堂堂的六王爷,你认为我是在骗你?是啊,老人的时间岂不是最宝贵的,谁会把这么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样的玩笑上。

    沉默了,年轻人怔怔地站在那里,盯着老人,没有语言,没有动作,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这是个艰难的转折,很难接受,很难怀疑,他需要时间,来消化这样的消息。可是时间是最宝贵的不是吗,对老人来说更是如此。

    我知道你不相信,老人望着门口,轻轻叹道,我的话你可以不信,她的话,我想你应该会相信。

    她的话?谁的话?现在就算是鬼神的话,也无法让他相信这样的谎话,多么明显的谎言啊。可是,她却真的能。

    门开了,门又一次开了,无声无息,却如惊天霹雳,炸地五皇子如梦中一般,似真似假,难以置信。

    你?竟然是你!

    是的,竟然是她,那个他日思夜盼,盼着拯救他的人,盼着帮助他翻盘的人,竟然也是周原的人,也是一条狗。愤怒,愤怒,现在他只剩下愤怒了。

    我能理解你现在的绝望,老狐狸轻轻笑道,这是他精心布下的局,一个耗尽心血布下的世间最精妙的局,他很满意,很自豪,其实你还有第三种选择。

    如果能够好好地活着,谁又会选择傻傻地赴死。不过年轻人有一个通病,就是不喜欢被人要挟,哪怕贵为皇子也不能免俗。

    我也以理解成,这是一种交易吗?

    你如果非要这么理解,也行,老狐狸终究是老狐狸,但是我却不是这么认为。

    那你这么认为?

    我把这当成了一场赌局,我和皇宫里那位的对赌,狡猾地笑着,就像狐狸看到了猎物,而你不过是赌注,一个很不错的赌注。

    赌注当然要有赌注的觉悟,否则执局人就可以随时处置这个不合格的赌注。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成为别人的赌注,五皇子也不喜欢。

    赌注?你们之间的赌注?年轻人笑了,笑的很放肆,我有什么本事可以成为你们之间的赌注?

    很简单,老狐狸笑了,就像一只真正的狐狸那样开口笑了,因为你的身世。

    圈套,这一定是一个圈套。一个可以用来要挟皇子的人,一个可以用来与皇宫那位对赌的身世,岂不是让人非常好奇?

    身世?年轻人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这只狐狸,狡猾的老狐狸。

    对,就是身世,老人似乎很满意年轻人的反应,一个可以惊天动地的身世,一个可以让我反败为胜,绝地反击的身世。

    哦,我想我可以选择不听。聪明人就是聪明人,他们不喜欢让人牵着鼻子走,总是在寻找机会,成为先手,那个执黑者,那个先着子的人。

    你认为,我是在诓骗你,老人难得地看着他,没有嘲讽,没有期许,只是平静地看着他,其实就算是骗,我也没有必要骗你,因为你是我唯一的机会了,也是最好的机会了。我没有选择了,你更没有选择,这就是命,这是我们的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