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再现:第十五章 责花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外面的人怎么会容忍你们这些人安居在这呢?李小心问道。

    容不得他们不答应!白易生一句话豪气顿生,若视天下人为无物。

    漫天里花如急雨,伴随着异香围着慈安翩飞若蝶。李小心禁不住伸手去捉那空中飞舞的花瓣,手上却觉一痛,那花瓣固然好看,但竟如利刃一样把李小心的手心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

    那花瓣虽然将慈安团团包围,但只是在他身周半尺之内翻动,连他一角都不曾碰到。

    老妇人颤着声音道:我曾日日夜夜想着你,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如今我却想着你身康体健,长命百岁!老妇人目光里尽是怨毒,那深切的恨意彷如实质一样,恨不得化作毒蛇撕咬慈安。

    慈安面上苦色更深,颤抖着嘴唇紧紧抿着不发一言。

    白易生似乎想说些什么,可一张口只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李小心不知道这二人的恩怨,只看得出这老妇人如今的境地怕是和慈安脱不了干系。

    贫僧一生只做过两件错事,一是误信了他人害死了唯一的弟子,第二件事就是害得安施主你落得如今这般田地。慈安垂首自责道。

    老妇人神情低落,喃喃道:不!不是你错了,是这世间的女子本就不该生的一副好皮囊。

    满天花瓣消散,空余一丝残香。老妇人跌跌撞撞失魂落魄地离开。

    李小心小心地向白易生问道:这位老婆婆和慈安大师究竟有什么恩怨?

    白易生叹道:三十三年前她是夏国公认的十大美人之一名为安语花。无论念力等级还是美貌都是这世上一等一的人物,无数青彦俊杰趋之若鹜只求一亲芳泽而不得。她生性孤傲巾帼不让须眉,哪里看得上那些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所谓英雄豪杰。可惜她生的太美了,恃才傲物自然为人所嫉恨。就有那些觊觎她美貌和嫉妒她的人设下一局,诬陷她私通神门沈辰。那沈辰乃是神门高层,素来是刚正不阿为人坦荡。而她呢?则是传言中放荡不堪专擅诱人的荡妇。若是这两人被人发现清晨躺在一张床上,任谁也会觉得是安语花勾引的沈辰。可那时沈辰已经有了未婚妻,在这天下之人唾骂中,沈辰毅然决定取消婚约迎娶安语花。

    说到这里李小心倒觉得那沈辰倒也是个敢于担当的真男儿。

    白易生似乎是看出了李小心的想法,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道:世人都如你所想一般,沈辰是那敢于担当的真男人,安语花却成了人人不齿的荡妇。可谁料沈辰的未婚妻却在某日被人发现死于家中,正是死在了安语花的如花解语之下!却原来是沈辰的未婚妻对其纠缠不放,惹恼了安语花,故此才对她下了毒手。

    李小心听到这里心中不禁有些疑惑:这有些说不通了吧。

    白易生道:哪里说不通?

    李小心道:如果是我的话,那是万万不会用自己的独门手段去杀人的,这么明显不是暴露了吗?

    白易生笑道:这般浅显的道理怎会有人看不出来,可是下定论的乃是当时夏国威望最高的四个人,你说有谁会去反驳他们?谁又敢去反驳他们?

    李小心看向慈安,慈安似乎是感受到了李小心的目光,道:那四个人里正有老僧。当时我说此时多有蹊跷,不该妄下定论。只是后来安施主自己也承认下了此事,所以便做了定论。

    她性子向来孤僻,纵使别人冤枉了她也是不屑于理会的。她洁身自好却被人传为荡妇,她可曾为自己开脱过半句?那沈辰坏她清白,她也知道纵使自己有千百张嘴也难以取信天下,索性就自己忍下了。沈辰未婚妻之死与她无关,可天下人都认为是她所为,她便索性认下了!你们冤枉她是什么人,她就干脆成为什么样的人!最后终于成了夏国人尽可夫的女人!白易生不忍地叹道。

    那到底她做没做过呢?那人是不是她杀的?李小心追问道。

    白易生冷笑一声道:那沈辰道貌岸然实则是个衣冠禽兽。他那未婚妻生的相貌普通,虽然与沈辰自幼定了婚约,但在沈辰心里哪里配的上自己。他觊觎安语花美貌,设下阴谋夺了安语花的清白,自以为安语花该是自此从了他,他那未婚妻家世不凡自然也会断了婚约,自己声名不损又得了美人取消了婚约,此等一举三得之事何乐而不为?谁料安语花性情刚烈,竟是誓死不从,他那未婚妻对他更是纠缠不休。愤恨之下,沈辰竟伪装安语花的手笔杀了他的未婚妻。当时下定论的四人里面有沈辰的亲叔叔还有他的师父,另外两人中一人是他师父的故交,就连慈安大师也与那三人颇多来往,你说安语花又怎能不被冤枉?

    畜生!李小心狠狠地骂了一声,只觉心里似是堵了一口气,看向慈安的眼神中也多出了几分厌恶。

    后来安语花多有引诱那些有妇之夫犯了众怒,被人用计擒了。那人若当时便杀了她也算有道义,可惜那些女人嫉恨她太深,竟将她困在地牢里,毁去她的容貌,折断她的腿,把她像猪一样养着、折磨着。她逃离地牢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些折磨她的人杀了个干净!白易生说到这里,李小心心里竟生出几分快意。

    白易生接着道:只是这天下就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故此她才来到这恶人谷定居,算是断了前尘往事。

    那那个沈辰呢?李小心急问道。

    白易生道:自然也是被安语花给杀了!李小心这才觉得心里舒畅了许多。

    李小心看着谷里零散的各个小屋,问道:在这里的人都是有着这样不堪回首的往事吗?

    白易生笑着道:来到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这样。都不过是逃避自己,不敢去面对的懦弱之之人。

    李小心低声道:那这里不该叫做恶人谷,叫做苦命谷才对

    苦命谷?哈哈,倒也贴切。白易生笑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