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之无偿:狗【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事实上连环杀人案件需要三起或者三起以上才能并案调查。

    季天几乎是上一秒刚把烟头塞进烟灰缸里,下一秒又抽出了新的点上。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凶手是进化了觉得这样的杀人方式更能得到满足,还是个人化。

    他其实比较倾向于后者,虽然后者甚至不符合连环杀人犯的常规心理描写,在寻找目标和了解目标方面太耗费功夫,而且这种发泄方式充满了条条框框和束缚感,个性不够鲜明。

    原则上说难以填补杀人者内心的**。

    对罪犯进行心理侧写季天没有特意研究过,有的都是常年累积下来的经验。

    如果两个案子放在一起没有什么新的突破,不如单纯把焦点放在这次朱强的案子上。

    留下一个人等朱强的儿子过来,看看他知不知道有人在跟踪朱强的事。

    徐文负责去朱强宠物舍,联系和接待下宠物走失来认领的人。事情一发生,安小北就将剩下的阿猫阿狗拍下照片发到网上,开启了原主人和新主人认领模式。

    剩下的人去调查小区监控,朱强产业链上的员工。安小北继续留意死者的微博,凶手很有可能会混迹在吃瓜群众里面发一些引导性的言语。

    吴樣自告奋勇承担了询问死者儿子的任务。

    全组的人大概都知道他这么积极是因为这个工作最轻松,轮流用冷漠的眼神鄙视他一下,季天点头同意。

    各自开始行动。

    朱强的儿子属于那种很典型的小人,需要弯下身段的时候恨不得匍匐在地,和警察说话都点头哈腰的,要多配合有多配合。

    嚣张狂妄仿佛能主宰整个世界的凶恶。

    现在他的本事只限于动物,若是给他个机会爬上去,他必然也会视他人在自己的食物链之下,肆意凌辱。

    人一到,安小北的脸就直接掉在地上,干什么都带着股怒气,尤其看吴樣深色自然的把人请进小黑屋,手里的笔直接甩在桌面上。

    吴樣干嘛对那东西客气,难倒能称之为人吗!?

    暂时清闲下来的张法医双腿交叉搭在桌子上,听她这么说才半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

    他表示不能理解安小北的愤怒,你有见过吴樣讨厌谁吗?每个人在他眼中都是一样的

    助手小绍今天请假不在,整间办公室就剩下他们二人,没人接话的时候安静得什么都不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安小北的声音才退去了情绪,略显清冷,她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很不喜欢听你刚刚的话。

    不喜欢听到什么程度呢,想冲过去把他的嘴巴一针一针的缝起来。

    吴樣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为什么不养狗呢?曾经他被糟老头子认定精神不正常关进了精神病院,那段日子差点把他逼疯

    甚至他自己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病。

    在图书馆的时候吴樣曾经查过aaldtriad,也叫麦克唐纳三症状。

    首先是缺乏自制力会尿床他已经上高中了那不是缺乏自制力是傻子吧

    其次是精神压力大自我控制力低喜欢纵火吴樣很认真的想了想一把火把精神病院点着的可能性百分之百会失败,但是自己大概永远都出不去这个地方了,还会被五花大绑捆在病床上每天注射镇定剂。

    最后是因为安全感低且控制欲强会虐杀动物

    以上三点满足一个或多个,可能形成某种强迫行为,比如连环杀人。

    吴樣当时可能是出于好奇或者别的什么,他从容不迫的将胶水涂满指腹,从储藏室偷了一把手术刀,连同黑色塑胶袋一起揣进兜里。

    他的目标是时不时跑来找护士们投喂的,后山村夫家的中华田园犬。

    村夫一直将它散养,即使不回家也会怀疑是不是被人捡走了,护士们看不到它亦不会多想。

    就这样,做足了准备,吴樣等到每天放风的时间,趁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用一根火腿肠将那只狗吸引过来

    他抱着狗慢慢远离人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