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四时:第一百一十五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的小外甥也觉得我说的对呢。

虞姒松开了手,她嫌蹲着腿麻,干脆在徐芽儿的脚边坐下了。

    地上铺上了茸茸的毯子,虞姒坐下去也不会受了凉,徐芽儿便随她闹去了。

    屋里站着的人,虞姒和文裳不算,皆是徐芽儿的心腹,不会把表姐妹两人的谈话形状给传出去。

    要去花宴的东西准备好没?有什么东西不够了,记得问表姐来添给你。

徐芽儿摸了摸她的发顶,精细养出来的姑娘家的头发也是乌黑顺滑的,入手冰凉,如同在摸名贵的瓷器。

    怀孕多倦意,她的肚子又一天天大起来,不好每天在睡梦只能够与周公度过大半时光,虞姒来了,正好与她多聊聊。

毕竟这后院,与她能聊聊,陪她解闷的人不多。

    表姐瞧我是能委屈自己的人吗?一落脚没歇上几天就有人来量身量裁衣裳了,前几天新衣裳已经送到了。

    虞姒边说,边拿了颗核桃在剥,她是不会让自己的嘴给停下的,剥出来的核桃仁小巧圆润,她扔进口中,几下就让她嚼没了,新衣裳有了,胭脂什么的没带成,耳坠首饰什么的,有也不嫌多,表姐您要是硬想送我些,那我必定是不在意的。

    就你会抖机灵!徐芽儿捏上她的耳垂,白白嫩嫩的耳垂没有一丝瑕疵,你打了耳洞没?没打上耳洞就朝我来要耳坠子了。

    虞姒拿小锤子锤开核桃,把里面的核桃肉挑出来放进小碟子里,她吃掉了第一课核桃的肉之后便再没吃过了,小碟子里勉强算是铺上了一层仁,她将碟子朝徐芽儿那儿推过去,别光顾着说话,表姐,记得吃东西,你如今可是一张嘴,两个人在吃。

    被虞姒稍一打岔,徐芽儿的注意就转到核桃上去了。

    又聊上了两句,徐芽儿是真倦了,等到要走了,文裳跟着虞姒两只脚都踏出门外了,侍女慌忙跟上来,给虞姒送了几副首饰。

    虞姒回到屋里,手指拨着徐芽儿送她的耳坠子,她只是兴致上来了,随口一说,没想着徐芽儿能记住。

    耳坠子是好看,但打耳洞瞧上去就疼,天气一热,耳朵说不好都要烂了,她这辈子就看看别人戴耳坠就好了。

    虞姒放下耳坠子,把几副首饰拿进去收好。

    文裳站在屋外的墙沿边,拿着块布在擦不知道什么东西。

    她家姑娘未免太不小心,夜半出去偷完都不晓得处理掉痕迹,最过分的是,新晒的被褥边上都沾了泥。

    当她瞎嘛!    教了她这么多年,都教到狗肚子里去了!    文裳边擦边恨恨地想。

    你昨个半夜去做贼了不成,坐我这儿看你眼睛都快闭上了。

徐芽儿抚着自己的肚子,看虞姒困倦的模样问道。

    昨夜文裳回来后,没察觉虞姒同样也出去过,两人相安无事。

    今早虞姒早点吃到半当中,悠悠地叹口气,气息绵延悠长,文裳心里下意识地一咯噔,以为她想一出是一出,想要出什么幺蛾子了,后来的事实证明,是她多虑了。

    日子过得实在无聊,虞姒只是想去徐芽儿那儿打打秋风。

    虞姒把打到一半的哈欠打完,这是她打的第四个哈欠了,文裳就站在她后面,她一点不怵,不怕被人察觉了昨晚的端倪,横竖是文裳先去爬的墙头。

    她上前走了几步,走到徐芽儿的面前蹲下来,手轻轻抚上了她的肚子,开始摇头晃脑地说起了她的歪理,春有春困,秋有秋乏,睡怎么能睡得够,何况我还小,还在长个子呢。

    恰在此时,徐芽儿的肚皮蓦地感到了一下鼓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