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姿态:118 心如止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红当真了,气道,他们领导也太过分了吧,明知道他今天结婚不对,局长还在呢,要真有任务,局长会不知道?

    嗯魏城眨眨眼。

    你一直嗯嗯嗯是什么意思?孟澜推了他一把,说,你到底说不说,不说以后就别联系我了。

    魏城一看孟澜生气了,忙解释道,不是的,你听我说

    不是什么不是?孟澜说,季红现在是厉晨的老婆,有什么事需要瞒着她的,总不会是前任找上门来了吧!

    魏城瞠目结舌。

    哈!季红看他惊讶的样子,冷笑道,不会真被孟澜说中了吧?

    厉晨一路心情复杂地出了酒店大门,在门前广场找到了打电话的人。

    一身纯白的连衣裙,裙裾飘摇,让他在人群中一眼就锁定了目标。

    多年不见,她还是那么喜欢白色。

    厉晨顿住脚步,在明媚的阳光下眯着眼睛远远看她,往事像画集一页一页翻开,他的心却像平静的水面,一点涟漪都没有。

    女人发现了他,快步向这边跑过来,长发迎风飞扬。

    晨!她跑到跟前,微微喘着气,仰视厉晨,谢谢你能来见我。

    厉晨保持着眯眼的动作静静看着她,又好像没看她。

    女人笑着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晨,我是雪呀,你不认识我了?

    厉晨后退了两步,和她保持距离,老了,没认出来。

    啊?女人愣了一下,看你说的,你一点都没老,还和从前一样高大帅气

    我是说你。厉晨淡淡道。

    啊?女人又是一愣,笑容凝固。

    说吧,找我什么事?厉晨问。

    女人的表情慢慢变得伤感,晨,你怎么变得这么冷漠,你忘了我们以前

    我忘了!厉晨说,我在鬼门关走了一遭,醒来就把以前的事忘了,还有,麻烦你叫我厉警官!

    再见!厉晨掉头就走。

    晨,等一下!女人快跑两步拦住了他的去路,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当年我不告而别都是我爸妈逼我的,晨,这么多年我一直保留着你的号码,而你也一直没换号码,晨

    既然知道号码,为什么现在才打?身后有人问道。

    女人受惊,猛地转过身,就看到穿着红色旗袍的季红站在她面前,旗袍上花团锦簇地锈着百鸟朝凤,紧身的剪裁勾勒出季红高挑玲珑的身段,十公分的细高跟让她不论是从气势还是身高都完全凌架于女人之上,冷冽的眉眼让女人不由自主想往后退。

    说呀,为什么早不打晚不打,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打?季红问道。

    我女人竭力挺起胸,想让自己显得没那么弱势,可惜她刚说一个字就被季红打断了。

    你不用说我也能猜到。季红冷笑道,你这些年也许根本就没走远,你一直在留意着厉晨的消息,你知道他一直没结婚,以为他心里除了你再容不下别人,于是你沾沾自喜,以为这个男人哪怕不在一起也永远是你的,永远为你而活,只要你愿意,随时勾勾手指就能把他叫回去。

    可是你没想到,突然有一天他要结婚了,你就像一块坏死的腐肉被他从心里剜出来丢掉了,所以你慌了,你不甘心了,你跑来找他,企图用旧情再激起他心里的涟漪,让他即便是娶了别人也不能忘记你,顺便再恶心一下我这个横刀夺爱的继任,我猜得对吗?

    女人震惊地看着季红,想辩驳,想否认,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晨怎么会找了一个这么强势的女人,他喜欢的明明是小鸟依人型的呀!

    你,过来!季红对目瞪口呆的厉晨勾了下手指。

    厉晨忙越过女人站到了季红身边。

    季红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咬着牙拧了一圈,背着我偷偷见前任,长了几个胆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