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姿态:119 不可企及的距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什么,沈克挺忙的,还有就是,就是那个阿恋,她简直就是个大醋缸,让她知道沈克私下见你,又要闹得大家不安生了。老太太说。

    这样啊?孟澜半信半疑地看着她,那我就不去找沈克,直接手机转帐给他,这样总行了吧?

    老太太转着眼珠抠抠手指,我觉得你还是给我比较好,你是不是怕我把钱昧了呀?

    孟澜见她一再坚持,很快就想到了原因,这帐根本不是沈克让她来要的,没准是阿恋在背后怂恿她,又不敢让沈克知道。

    孟澜无所谓,反正他们是一家人,还给谁都一样,就说,那行吧!明天这个时候你来找我,我把钱给你。

    老太太得了准话,这才欢欢喜喜走了。

    季红和楚君一直坐在吧台里偷听,因为是孟澜和沈克之间的事,两人也不好插嘴,等老太太走了,两人才出来和孟澜商量,说这钱看来不还是不可能的,既然要还,那就三个人平摊,不能让孟澜一个人还。

    孟澜不同意,当初找楚君来说好的让她入干股,钱的事跟她没关系,至于季红,虽然她是后来的,但是餐厅一开始不赚钱的时候全是她拿钱在维持日常开销,那些钱也就算她投资了,所以没必要再帮忙还帐。

    那不行。楚君说,我当时入干股是你照顾我手头紧,没让我出一分钱,现在既然有钱了,这帐就由我来还一部分,就当是我入股的钱。

    季红说,那这样,咱们重新算个总帐,餐厅一共投资了多少钱,咱们就按4:3:3的比例来分摊,孟澜是法人,占四成,我和楚君各占三成,这样以后再遇到跟钱有关的事,咱们就能分得清了,好吧?

    孟澜看她们一再坚持,只好点头答应了,其实钱不钱的她根本无所谓,餐厅现在的盈利已经远远超过她当初的预期,现在她们谁都不缺钱,只要她们三个能长长久久地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季红又说,虽然沈克母亲不愿让沈克知道,但我觉得还是得跟沈克说一声,不然咱这钱还得不明不白,日后万一有什么事,咱们说都说不清。

    孟澜也认为应该把钱直接还给沈克,至于他拿到钱是给阿恋还是给他妈,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于是,孟澜当天就直接去了沈克公司,给了他一张卡。

    果然如孟澜所料,沈克根本就没打算要她还钱,也不知道母亲背着他去找了孟澜。

    沈克不肯接卡,说离婚的时候孟澜什么也没要,这钱就算是给她的补偿,让她安安心心拿着,自己花也行,给沈煜上大学用也行,就是不要再提还的事。

    孟澜自然也不肯,说自己当初是主动放弃分财产的,而且现在也不缺钱,只有把该还的债都还了,才能一身轻松。

    孟澜又说,亲兄弟明算帐,虽然咱俩现在关系也不怎么好,但好歹没成仇人,你要是不拿这钱,那咱们以后就没法见面了。

    沈克拗不过她,只好把卡收起来,说回头等沈煜考上大学,就拿给沈煜用。

    两人客客气气地聊了一会儿,孟澜便起身告辞了。

    沈克送她到大门外,看她穿着l&c订制套装踩着高跟鞋步履生风地走远,不由恍惚起来,一时觉得她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时又觉得她还是以前的样子一点都没变。

    只是变与不变,都已经和他无关了。

    孟澜就像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向着那九重云宵越飞越远,远到他再也无法企及

    高考前一周,孟澜三个仔细商量了一下,决定暂停营业专心照顾孩子们考试。

    季红特意去订了三件旗袍,说是送考妈妈穿旗袍寓意旗开得胜,另外还要拿六支富贵竹,意思就是竹报平字,六六大顺,步步高升。

    什么鬼?孟澜笑得不行,你从哪里听来的?

    家长群呀!季红说,你不知道,早多少天前就传疯了,除了这些,送考爸爸要穿马褂,寓意马到成功,考生第一天要穿红色衣服,叫开门红,第二天要穿绿衣服,叫一路绿灯,还有,考试前要吃鲤鱼,意思就是鲤鱼跃龙门,要吃糕点和粽子,配戴状元符,意思就是高中状元。

    神经病吧,家长穿个旗袍给孩子做点吃的就能中状元,那还要这十几年寒窗有何用?孟澜哭笑不得。

    话不能这么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季红说,这些都只是基本项目,有的家长连房间号都不放过,现在学校附近宾馆的好房间号都被预订完了,还有很多家长跑去孔庙夫子庙求符烧高香,据说香烧得越高,孩子考得成绩越高。

    那干脆砍一棵树烧了,孩子就能直上云宵了。孟澜说。

    哎,这主意不错,我明天就去砍一棵。季红说。

    孟澜无奈地对楚君说,这人疯了!

    楚君却站在季红这边说,没办法,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反正这些东西也花不了多少钱,不然咱们就试试吧,有用没用图个吉利嘛!

    孟澜彻底无语,劝也劝不住,随她们折腾去。

    到了晚上,孩子们放学过来,三人把暂停营业的想法说了,却遭到了孩子们的一致反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