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第173章 可萌可蠢可无赖可正经(1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是这东升的老婆房秀娟吧,就显见的眼皮子太浅,什么事都爱计较。

    比如说逢年过节,秦凝给任贵均送一点东西,那决不能少了他们那边一份,不然等秦凝一走,她就在屋子里指桑骂槐的说老人,什么以后都靠外人去吧这种闲话。

    房秀娟自恃是任贵均名义上的儿媳妇,总认为什么都是她该得的,任贵均年纪越来越大了,不想和他们有矛盾,总是尽力迁就着,房秀娟就更加觉得自己重要的不得了了。

    这儿媳妇当的可轻巧,该照顾老人的事情她一样不去做,却又什么都想拿进手,还偶尔的给老人端了一碗青菜,就可以在乡邻亲眷面前讲十八遍,搞得人人都以为她是孝顺的好儿媳妇。

    可其实呢,到底好不好,只有任贵均自己体会了,他一个老人,也是一个男人,总不好和房秀娟似的,四处的去说儿媳妇的闲话,只好孤苦往自己的肚子里吞。

    这种其实算组合家庭的、隐忍的小问题,一般人看不出来。

    但秦凝很早就察觉了,所以进出任贵均家特别的小心,昨天她不是还特意的把书包翻出来,让房秀娟看到,好证明她啥也没拿走嘛。

    秦凝对任贵均倒是很放在心上的,老人一向对她很好,人也和蔼讲道理,虽是乡下半独居的老人,但不邋遢,自己尽可能的把自己的内务整理好,身上也没有老人那种肮脏**气。

    有些特别大件特别厚的东西,任贵均自己洗不了,才会留着让秦阿南去帮忙洗洗晒晒,属于比较爱干净又懂得感激的老人。

    秦凝过继到秦阿南家之后,秦阿南要出工,这些帮任贵均洗洗晒晒的活,秦凝大多都揽了过来,有时候老人和她讲讲人生经历的典故,秦凝也是受益匪浅的,时不时的去看看他。

    老人那种对她的期盼和感激总是溢于言表,这让秦凝很心软,这么一来二去的,倒真是有点祖孙情。

    所以现在成屹峰这么一说,秦凝就抿着嘴,不讲话了,为难了,或者说,动心了。

    老人在乡下呆的很苦闷,白天队里都出工,人影不见一个,到了晚上早早睡觉,连说话都没人听;说的不好听一点,简直就是等死的节奏。

    这种日子,现代那些爱跳广场舞的老人只怕一天都过不了,要是真的能让老人家出去看看,老人不定多开心呢。可是,和成屹峰一起,这

    秦凝不出声,成屹峰似乎看出了秦凝的为难,低低的央求一句:

    真是难得的机会,要是没有车,我也不敢想带外公出去走走,你要是肯帮我这个忙,我感激不尽。

    那,你是不是不装病了?秦凝斜着眼睛看他。

    成屹峰摊手:不装了。我装着,你也不会心疼啊,我本来就是逗你的嘛!我就是刚才听外公说到城里什么的,我忽然想到的,我就是找个机会和你单独说一下这个事,我再装,外公要担心了。

    秦凝自恃自己挺敏感的,这时候仔细端详他。

    成屹峰的样子非常认真,眼里也很正经,一点也没有要算计或者什么的意思,这让秦凝不得不跟着很认真很正经。

    秦凝心里真是对成屹峰没有一点男女想法,就也不会真的对他事事逃避到完全不接触,毕竟还是亲戚,此时见他这么正经这么认真的说了,想了想,答道:

    那,好吧。什么时候去,怎么去?要我带些什么?说清楚,可别想再搞花样惹我讨厌。

    成屹峰摇摇头笑了:

    脾气不小啊!我看,你不是啥不婚主义,是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嫁不出去吧?

    你要再废话,信不信我反悔?

    好好好,我不说,那这样

    两人很正经,主要是成屹峰,非常非常正经的、跟之前像换了个人似的,把时间说好了,他就干脆的一抬腿下了炕,说:

    哎,那我走了啊,不过,这炕你先别收,改天外公回来,让他先歇歇,跟你娘把一路见闻唠唠,我再带他回,要不然老人高兴了一天没人听他说话,这高兴就打折了!

    而一边厢,成屹峰一边用眼角余光注意着秦凝,一边小声的和秦阿南说话:

    阿姨,不要紧的,我只要休息一下就没事的,我等一下还要送外公回去的呢。

    秦阿南安慰着他:

    你不担心,我也可以送的嘛,再不行你和你外公都住一晚好了呀,不要紧的,身体重要,哎哟小凝,你快去把炕上铺一铺呀。

    秦凝能怎么办,任贵均脸上都是担忧,她总不好立时的非指着成屹峰,说他是装的吧?

    她只好把西边的炕简单的铺了铺,任成屹峰装模做样的躺在上面。

    偏秦阿南还嘱咐秦凝:囡,你在这和你哥哥说说话,看着些,实在不行请赤脚医生来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