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第290章 入我相思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立刻拿手去抹那滴水,可是,她看不清,抹不清,因为,有更多的水滴下来。

    她笨拙而慌张的把信纸举过头顶,她脚步踉跄的走到办公桌边坐下来,任自己眼前一片模糊。

    这是一九七三年的秋天。

    秦凝看见自己的心上,褪开一层冰,它鲜活的跳起来,像重新开始了它真正的使命。

    江南的秋天很美,似乎从来没有那么美过。

    秦凝下班的路上,看着再平常不过的天高云阔,看道路两边的棉花地绵延几十里,微肿的眼里,却像看见了全新的世界。

    这个世界,颜色,略粉;温度,略暖。

    秦凝骑着车,先去了一趟任贵均家。

    每周的菜蔬和水果都是必须配给老人和宝生的,反正空间里有的是,还有一些肉和鸡蛋是买的,如今秦凝只管拿给宝生,就搞定了,轻松的很。

    任贵均行动更好了些,见秦凝来,还自己跑去灶头边,要倒水给秦凝喝。

    宝生追过去阿公,我来。

    任贵均摇头,还推开他不用不用,我可以的,你姐姐说过的嘛,简单的事情我自己做,你只管去收拾那些菜,早点做饭,让你姐姐在这里吃吧。

    哎!宝生很高兴的应着。

    宝生的气色也好了许多,身高也增加了好些,至少有一米六五了,颇有点青年的样子。

    秦凝笑眯眯看着他们,心底是一片暖意。

    她问隔壁怎么样了?

    任贵均一边笑,一边摇头说

    哎呀,有得受呢,我现在想想,肯定是你奶奶又回来帮我了。要不然,哪有那么巧的事,我跌断了髋骨,房秀娟,也跌断的髋骨,哈哈哈!

    秦凝有点惊讶,她只知道房秀娟摔的肯定不轻,倒还不知道也是摔断的髋骨。

    巧了!这个事情不错!

    秦凝不禁笑着问已经出院回来了吗?

    前天就回来的。你契爹没告诉你?

    没有,我这几天都没去看我契爹,我知道他现在接了人家工厂的运输活,挺忙的。

    任贵均就坐到炕上,愉快的和秦凝叙说起来

    哎哟,你这个契爹啊,是个好玩的!他前天把房秀娟他们送回来了,还特意过来看我哩,他告诉我说,上回任东升求他帮忙送医院,他就收了十块钱,现在要回家里来,他就开口收十五块。

    他还问我,‘老舅舅,你知道是为什么吗?’那我说我不知道。你契爹就说,医院里,多住一天就是两块,再加上吃用开销,最少也要再多出一两块啊,要是任东升家不肯多出五块钱,就继续在医院住着呗!

    也是你契爹告诉我的,说房秀娟跌的也挺严重,也是开了刀的,可她不舍得花钱用好药,痛的要死要活的,痛了好多天,他们住的病房又都是大通铺似的,她一喊,人家隔壁床的还要骂,她这住院,可比我受罪多咯!

    而且,又是只任东升一个人顾她,她那个娘家,一个都没人去看她。你看这种跌断了髋骨,完全不能动的,任东升一个人,哪里顾得过来,不就一边顾一边骂她咯,她现在可老实多了,不敢骂任东升了。

    呵呵,她啊,就前天上午回来的。中午的时候,我听着在骂雪静,大概是叫雪静别上学,在家伺候她,结果我听着雪静一声喊,‘我不上学也行,那让弟弟也别上学,我们一起照顾你。’

    后来还听着一声,‘不是你跟爷爷说的吗,跌断了骨头,在床上躺着,养养就好了吗?我们向你学,哪里不对吗?’后来,他们那边就没声音了。

    老人摇着头笑。

    秦凝也忍不住的笑这样就好。这三个月,可够她受的了,从此换了个脾性,也是可能的。

    嗯,可不就是这样。任贵均点头,又说

    哦,昨天东升过来,向我哭诉,‘爹啊,这次花了好多钱啊,一趟医院,一百三十块没有了!我还怠工了十多日,我这可怎么办呢?’

    那我就说,还好还好,我花了两百呢,不过我请了人,我用了好药,我花得值!以后啊,我要是再有个什么,我谁也不靠,我花钱!他就不出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