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第278章 姐代母职 一诈就露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宝生在赵进明家呆的高兴,秦凝去的时候,他正踩缝纫机。

    赵进明老婆——花妹妹说:

    小凝哦,宝生勤力的哦,你看,在我们这三五天,帮我家里所有的衣服裤子都补好了,鞋面子也做了好几个,还帮你干奶奶做袖套子做围裙,叫他不要做了,他还过意不去呢!

    秦凝笑起来,宝生是真的喜欢做缝纫活,一做就停不了手。

    这不,听见秦凝要叫他回任贵均那边,他立刻问:姐,那洋机怎么办?

    秦凝说:那就看你赵伯伯有没有空,帮你把洋机送到我舅公那里去了。

    赵进明说:有空!送你们过去,我等宝生再练的多一点,帮我做衣服哩。

    宝生脸红红:伯伯,我做是会做的,我就是怕剪坏了布,不敢做。

    赵进明拍腿:那怕啥呢!老婆,我的花妹妹,拿几块布来,叫宝生带回去做。宝生啊,你不要怕的,你要是发现剪的不对,你就改成我儿子穿的,要是剪的我儿子也穿不上呢,你改成我孙子的!这总行了吧?

    宝生怔怔的看他,眼圈儿开始发红。

    赵进明还调侃他:哎唷,你这是做什么?怕你做了不给你工钱啊?

    宝生咬着嘴唇摇头,眼圈更红了。

    秦凝无奈的推赵进明:好了好了,宝生知道了,你赶紧的,是不是汽车送我们呀?那去叫小季啊!

    赵进明摆手:哎哎,不用,小季教我了,现在,近一点的地方我自己开了。

    怎么不行?你契爹我又不是傻子,你放心,我可小心了的。

    于是,赵进明和宝生把缝纫机搬上了汽车,宝生把缝纫机当命似的,自动自发的要坐在车厢后面扶住缝纫机,怕缝纫机磕碰坏了,秦凝就坐了副驾驶位,一会儿的就到了秀才村。

    村里的小路开不进车,赵进明就和宝生两个把缝纫机给抬进去。

    路上,不住的有干农活的社员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所以,等秦凝一行到达任贵均那边,不仅看见任贵均已经回来了,也看见任东升夫妻寒着脸,从地里匆匆忙忙回来了。

    任贵均家,已经在院子中间,连同堂屋一起,砌了一道墙,彻底将东西两边隔开了,还在西边的院墙外,单独开了一个门,供任贵均这边进出。

    所以,这时候,任东升和房秀娟就站在这门边,气咻咻的问着秦凝:这些又是什么东西啊?这些又是什么人啊?你又要来搞什么花样了?

    秦凝挥挥手,让赵进明和宝生先进去,转身站在门边,看着房秀娟,她忽然一笑,说:

    我啊,呵呵,我请的人啊,专门来帮舅公找出丢了的东西的,你们要不要进来看看啊?

    丢,丢的东西?

    任东升夫妻异口同声的说着,还相互看看。

    任东升习惯性的缩了缩脖子,房秀娟习惯性的往任东升身后一躲。

    任东升还眨巴眨巴眼睛,嘴角扯了扯:丢了多少钱?

    嗬!真没冤枉他们,看看,她只说丢了东西,他就开始问丢了多少钱,她有说是钱吗?

    秦凝心里真是鄙夷的不能再鄙夷,什么脑子啊,这么一诈,就露馅了。

    秦凝挑眉:丢了什么多少钱?我有说丢了钱吗?

    任东升讪笑:呃,我的意思是,你说丢了东西,那东西,值多少钱?

    秦凝身子晃进任贵均这半边的院子,随手关上门:现在跟你没关系了,不用你们关心啊。

    话是这样说了,可秦凝人并没有离开门,而是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就隐隐约约的听见任东升在问:到底多少钱你一会儿说三十,一会儿说五十

    房秀娟的回话更轻一点,几乎听不清楚。

    但秦凝心里,却已经明白了,呵呵,怪不得任东升会露馅,原来是这样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