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第288章 理想 要很想很想才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宝生抬头,清秀的脸上是苦恼,纯净的眼里是执着:姐,我是很想很想!

    好,姐姐知道了,那我下次帮你带点书来,你先看着。

    姐姐,谢谢你。

    宝生,保护好人后的自己。

    我,知道了。

    这次之后,宝生对秦凝更亲近,那种心理的亲近,那种遇见懂他的人、尊重他的人的亲近;

    当然,他也对秦凝更信服,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信服,所以,他才会连任贵均要随意的给任东升家东西都替秦凝留心着,更不要说现在让他读书了。

    宝生偷偷抹着泪的进去了。

    任贵均看着他的背影,小声说: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爱哭了,像个细娘!

    秦凝苦笑:舅公,人无完人嘛!宝生要不是像个细娘,这个年纪,谁肯一步不离的坐在家里呢?

    那倒是!宝生真的是安安静静的照顾我。小凝啊,这,终究难为你为我花了钱请他

    舅公,误会了不是?你可别小看了这些节约领,到时候我让我干爹拿去沪上一卖,转眼的就是钱进来了!谈不上花钱不花钱,只是对大家多好罢了。

    这个假领子,真的会有人要?那,你现在不去买?快去卖吧!

    一听能卖钱,任贵均帮秦凝着急起来,他多么希望秦凝能赚多多的钱,他清楚的知道,只要秦凝好,他就能一直过清静美好的养老生活。

    秦凝收了东西,解释说:

    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个东西做法简单,要是现在这么一点点就拿去卖,人家一下子就学去了,我们赚的就少了,我等宝生做多些才卖,一下子多赚点钱。对了,舅公,上回阿姨回东北的时候说喜欢这个东西,不如,我寄点给她,顺便问问她好不好?

    好啊!我倒是想让你写信问问她的,但是我怕呵呵,小凝,你能帮我问问是最好。

    好,我明天就寄去,帮你问问。

    秦凝把东西都收好了,便交待了任贵均和宝生几句,无非是吃食上要注意什么,身体要注意什么的话,便打开门准备走了。

    迎面却撞上任东升,一张脸懊恼又气愤,看见秦凝出来,一把拉住秦凝的袖口:

    小凝,你,你能帮忙,再让人汽车来一趟吗?你婶婶她,真的跌断骨头了!赤脚医生来看过了,说真的跌断骨头了,要送医院!

    任东升这么说着,只隔了一堵墙边,房秀娟那哎哟哎哟的声音就大了一些。

    秦凝快而决绝的抽出袖口,但却笑着说:

    东升叔说谁?我婶婶?不好意思呀,我不认识。我只见你进出的来和舅公问个好,可不知道我舅公还有儿媳妇。我还有事,我走了。

    任东升追着,求着,他也没办法啊:

    小凝,小凝啊,帮个忙啊,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找谁啊,她,她这跌断了骨头,没有汽车,可怎么送医院啊?你就当帮帮我,帮帮我!

    秦凝已经站在院子里,开始推自行车:

    可是,东升叔,我为什么要帮你呢?好像半个小时前,有人还指桑骂槐的说我哄人呢,我可不敢随便帮你。叔,再见啊!

    别呀,小凝,小凝我求求你啊,我现在怎么办啊?

    任东升一把拉住秦凝的自行车。

    东升叔,你不要拉着我了,没用。房秀娟的事,我是决不会帮的,只要想想她是怎么骂我的,我就决不会帮她。

    不过,看在你现在对舅公还好的份上,我指点你一下,你要是实在找不着人,去找我契爹问问,肯不肯帮你走一趟县城。就是我干爹这个人,只认钱,不认人,你要是去找他,光说好话是没用的,得多准备点钱。好了,我走了。

    秦凝推了车就走,任东升终究没敢再拉住她。

    秦凝回了家都没有和秦阿南提起房秀娟跌断骨头的事,房秀娟那个女人是罪有应得,她已经看在任贵均面上,很宽容很宽容了,现在,活罪要受受了。

    第二天,秦凝也只管正常起来,正常吃了饭,准备去上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