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第289章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感情的事情,她没有发言权。

    她都没有恋爱过的人,她都自己一团乱麻的人啊,她说什么说!

    两个人静静坐着,一时都不出声,蒋丹烦恼蒋丹的,秦凝烦恼秦凝的。

    是啊,秦凝现在也有了烦恼。

    那个撬开她心门的人,太不负责了,特么的只管撬,不管埋,现在她的心口进了风,呼呼的吹,吹得她梦里都是他强烈的气息,吹得那个带着猛烈心跳的午后阳光、一直在她的眼前晃,吹得那个可怕的梦一日比一日清晰,她就烦恼了起来。

    这笨蛋,他到底在干嘛呢?

    以前恨不得拿信埋了她,现在竟然又没有只字片语了,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人真的很奇怪,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很多事似乎就忘记了,但那个梦,却会时不时的在秦凝脑子里跳出来,连带着成屹峰的样子便时时的变幻起来。

    那个曾叫嚣着老子喜欢你的男人;

    那个曾执着着我守你一辈子的男人;

    那个曾得意着找到你的梦想庄园,你就留下我的男人;

    那个曾忐忑着你说的不婚主义,是只对我的吗的男人;

    忽然只变成了一个样子,梦里的那样子一个执着的拿着地质锤的男人,他毫不迟疑的爬山涉水,他毫不犹豫的跨沟跃坎,最终,他却在风雨里模糊,他在雷电里倒下,再也不睁开眼睛,看一下这个世界。

    秦凝一想到那个可怕的梦,就觉得自己的心上裂开一条巨大的口子,且什么事情都填不满这口子。

    秦凝和秦阿南笑一笑,跨上自行车走了,她虽然和秦阿南说,邮局装走信件都是固定时间的,但是一到了清溪公社,她还是先去了邮局,邮局一开门,就把东西和信先寄了。

    信,是以秦阿南的口吻写的,不过是把任贵均的近况说了一下,让任阿山只管放心,另外寄上东西,让任阿山抽空怎么也回个信,家里惦记着。

    秦凝看着邮局的工作人员把邮件和信收妥了她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来,这才去上班。

    最近没有什么重大节日和重大指示,秦凝的工作,悠闲的要抠脚了,迟去早去根本无所谓,到了办公室也是和陶丽芬聊聊天,说说昨天带王妙等人去参加活动的情况,再悠悠闲闲的吃了饭,再在办公室里画了一会儿连环画,就是下午三点钟了。

    陶丽芬站起来说哎,秦凝,今天我早点回去,我婆婆病了,我去给她买点药。

    嗯嗯,明天见啊。

    陶丽芬一走,秦凝倒是集中精神又画了两幅画,等拿出怀表来看了看,瞧着还有四五分钟就四点了,她就把东西收了收。

    收到一半,周健就在她办公室门口一探头秦凝,能下班了吗?

    秦凝瞥他一眼,说哦,你来了,马上好了,你先进来坐吧。

    周健便脸上带着将要见到心上人的那种幸福笑意,慢慢的进来了。

    秦凝手里还拿着两只给画稿打底的铅笔呢,忽然感觉意识里头一阵警铃。

    秦凝疑惑的抬头看看,似乎看见周健在晃进来的时候,他身后还有一个身影,微微一露头,但,很快缩了回去。

    秦凝身子往后仰了仰,问周健哎,谁跟你一起来啊?

    周健一头雾水啊?没有啊,就我一个啊。

    是吗?我怎么好像看见,你身后有个人。

    秦凝说着,就疑惑的走去门边看。

    门外有条走廊,走廊约有十米,尽头是个月亮门。

    走廊至月亮门,并没有人。

    周健也疑惑起来,跟着秦凝身后,也出来往外看看,说不会啊,我真的一个人啊,我这下了班就赶过来了,我能带谁啊!

    秦凝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儿,便也没当一回事,继续回来收东西,和周健随意的说话

    你现在从城里回来,怎么回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