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第040章 双双对对送上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秦振国天生的馋嘴,小的时候,只有秦梅芳给秦振国一点吃的,秦振国才会帮秦梅芳打秦月珍;大了一些,开始读书了,秦月珍比他们晚一年入学,却因为斯文又聪明,跟得上功课,只读了一星期学前班,就直接去读一年级,正好的赶上了秦梅芳和秦振国,成绩还比他们好。

    这下,可把秦梅芳和秦振国气坏了,两个人只要离了老师的眼睛,就骚扰秦月针,长期。

    秦振国不是把秦月珍的辫子绑在椅子上,就是拿青蛙塞她课桌里,一年到头不消停。

    最严重的一次,秦振国将秦梅芳提供的一把削铅笔的、锈迹斑斑的小刀,刃朝上,塞在秦月珍破旧的椅子缝里,准备等去讲台上交作业的秦月珍回来坐下。

    还好秦月珍的同桌小男生正好的和秦振国不对付,把这个事情告诉了老师。

    老师觉得事态严重,要是秦月珍不明所以回去坐下,弄不好要出人命,就汇报到校长那里,校长出面请了秦连来教训了一通,秦振国才有所收敛。

    但没消停多久,秦月珍家出了内乱,莫桂花生了孩子没人看,秦月珍上学上到三年级,被秦达捂住嘴的拉回了家,没有得读书了。

    秦振国和秦梅芳两人不知道多么开心啊!没少在村里碰见秦月珍的时候奚落她。

    而这时,秦凝走到桥上了,只当没看见两人,脚步飞快的径直儿去。

    秦振国长的又高又壮,十五岁的男孩子已经是壮劳力了,他站在桥中央,手一张,就拦了整个桥面:秦月珍!站住!

    秦凝站住了,冷冷的看秦振国一眼,说:我不是秦月珍,秦月珍已经死了。

    秦振国眼眨了眨,有些不可置信的再看一眼秦凝。

    嗳,还别说,眼前的女孩子,和他记忆里的秦月珍是不大一样!人高一点,皮肤白好多,尤其是眼睛,秦月珍看见他就逃,眼前的女孩一双眼看他的时候,有点瘆人!

    秦振国愣神的当儿,秦梅芳走了过来,一张大饼脸呲着,叉腰说:

    哼!秦月珍,别以为你自己改个什么秦凝,我们就会放过你了,今天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头,在我裆下钻过去,我们才放了你!

    秦振国看着秦梅芳气愤已极的脸,才梗了梗脖子,和秦凝说:对!秦月珍!什么秦月珍死了,不就是改了个名吗,你吓唬谁呢你,我才不怕呢!

    秦梅芳看着秦振国那外厉内荏的样子,不满的指挥他:把她拉下来,让她跪下!

    秦振国应着,撸了撸袖子眼看着就要来拉秦凝,秦凝闲闲的问他:

    哎,秦振国,你爷爷还尿裤子吗?你奶奶的手好些了吗?他们今天能去我们家吃酒席了吗?要是你爷爷奶奶不能去,你们家会轮到谁去呢?秦振强还是秦振宝呢?

    啊?酒席?吃什么酒席?

    秦凝一用吃的来打岔,秦振国撸着手臂又忘记自己要干嘛了。

    秦凝说:你不知道啊?哎呀,可惜!昨天我和我娘落了半夜灶,我们家煮了半锅的肉,还有两条大青鱼油爆了,还有虎皮蛋,还有肉皮汤你们在这慢慢玩,我要回家吃饭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真是家家有一本难念的经啊!

    秦凝听着蒋丹的故事,不做任何评论,只最后说:

    只要有信念,这些不好的事都会过去的。既然你家这样,我也觉得你该听你爸爸的话,好好读书,等待以后有机会和你妈妈回沪上去。

    可是,还会有机会吗?

    机会只会给有准备的人。读书的时候好好读书总是不错的。

    机会只会给有准备的人

    蒋丹就念叨着这句话,念叨了好几遍,最后才收起了饭盒。

    秦凝向她打听:你知道我们学校有图书馆吗?

    图书馆?我们学校没有,文化站有,用学生证可以借书的。

    这样啊!真不错,那等我办了学生证吧。

    你要借书?那用我的,我陪你去吧,反正一点钟上课,还有一会儿呢。

    不用了,不着急的,要不,你陪我去照相馆照个像,我要做学生证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