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神眼(合作):第一百五十九章 斗心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而刚才指着张勤头的手枪,也都齐齐移开,开玩笑,他们不过是一般的警察而已,根本没有资格和市委书的亲戚动手。

    你们是齐林市的,我知道新上任的施书记,他为人清廉,不畏强权,乃是官场少有的为官之人,但是你这个所谓的施书记侄子,却跟五爷混在一起,你就不怕张书记恨铁不成钢吗?等他知道你不怕他会好好教训你吗?

    再说了我们执行公务,有理有据,你难道还要仗着你和市委书记的关系,让我今天不要抓加五爷?

    齐局长哼了一声说道。

    我似乎什么都没说,我也没有真的要凭借关系压你,我只是得觉的五爷是无辜的,而且觉得这个陈均,似乎有什么隐瞒!

    张勤看着一旁眼神有些躲闪的陈均。

    齐局长一旁的男子闻言,不由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了你是谁,你说谁有问题,就有问题了,我们讲究的是证据,证据懂吗?我们可没有靠山,不能凭主观臆断来评判谁是好的谁是坏的!

    此话带着浓浓的鄙夷,讥讽。

    他们身后的武警,也都一脸讥讽,毕竟在他们看来,面前的小子年纪不大,不就是靠一个靠山,否则哪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

    而五爷刚才虽然应对自如,但是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打湿,他很清楚,到底是谁想要害他。

    这个人毫无疑问的就是毒蝎,而陈均之所以会诬陷他,恐怕也是被毒蝎收买了,而且这一次毒蝎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而这一次,如果他真的进去了,恐怕救不用再想要出来了。

    而张勤显然就成为了他此时的救命稻草,但是五爷却没有丝毫安心,毕竟想要在这个局面上救他,实在有些不容易,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更别说张勤了。

    五爷脚底发凉,心都跟着凉了下来。

    谁说我只是靠着主观臆断,齐局长又怎么知道我不能让陈均说出来?不知道齐局长敢不敢让我一试?还是说齐局长怕陈均说出了事情的真想,然后丢掉了一件大功,如果齐局长不同意的话,那就真的让我们这些普通人寒心了!

    张勤讥讽说道。

    凭借他此时的身份,再加上此时这一番话语。

    齐局长就算是自持身份也必须只能妥协,而且当着这么多人被张勤奚落讥讽,当即冷哼一声说道:既然施书记的侄子这么说,我就给施书记这个面子,省的你以后在书记面前说我的不是,陈均你可以审问,但是我们要先约法三章。不许动粗,屈打成招让他翻供,不算本事,你若是让他这么改变供词,我就服了,但是你要是不能,你就闭上嘴巴,看在你是书记的侄子,我也不会追究你刚才阻止我们办公!

    张勤闻言点了点头,笑道:多谢齐局长如此深明大义!

    尽管此时被众人环视,其中每个人的眼神各不相同,但是张勤的神色却没有太多的改变,仿佛张勤根本不受这些目光改变。

    而张勤想要做什么,自然没有人知道,也无法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来。

    陈均看着张勤冷冷盯着张勤向着他走来。

    杀人的是你,你何必要拉着五爷做垫背的,这对你没有什么好处!而且若是失败了的话,你断送的恐怕不只是你自己的后半生!

    张勤冷冷威胁道。

    威胁我?别以为你有高官作为靠山,就可以威胁我,我已经将我还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了,没有什么诬陷,我就是觉得被杀的那个人有些可怜,所以才会将事情说出来,就这么简单,你不用妄想,你随便这么威胁我,我就改变我的证词!

    陈均看着气势汹汹的张勤,急切的说道。

    刚才陈均还有些恐惧,毕竟一个是自己以前的老大,但是在听到张勤的话,他就像是被激起了凶性一般,厉喝一声,显然已经打定主意要诬陷五爷了。

    五爷听到陈均的话,面露苦笑,心跌入谷底,内心绝望。

    季曹杨眼神闪动,不过他倒是没有开口,至于他此时心中更想五爷被带走呢,还是逢凶化吉,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毕竟刚才陈均说出来的那番话,如果五爷真的平安无事的话,恐怕他就麻烦了。

    而恒强和闽风玥等人则有些紧张的看着张勤,希望张勤真的有什么办法,可以拆穿陈均的诬陷。

    陈均可不相信面前的小子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开口。

    而且不管张勤说什么,他都坚决不会承认,打定注意的陈均冷冷的看着张勤。

    张勤盯着陈均,神色平静。

    你多年吸烟,现在已经肺癌晚期了吧,所以你才打算陷害五爷,得到什么好处吧,亦或者是为了你自己的女人和家人,当然或许也是你想要为了自己的小命,打算拼一把,毕竟西医没有办法,中医未必也不行!

    张勤的话刚落下,陈均顿时愕然,目瞪口呆的看着张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