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胎不是唯一出路:第十七章 裸贷艳鬼 (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许双跃闻言转过了脸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知道,为师很欣慰哦。

    你欣慰什么?我看这个甄学姐走的时候怨气好像又加深了,很难保证之后不会出事情啊。季谷涵担心的说道。

    这个我也知道,但她你看到了吧,她根本不听人讲完话啊。许双跃神情有些郁闷,生前做了恶事的人,死后是有诸如‘下油锅’‘下地狱’这种法律手段来惩罚的,她完全可以依照死灵保护法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啊,结果你看她,根本不愿意听我讲完话。

    季谷涵叹了一声,那现在怎么办?

    没事,别担心。许双跃从桌上拿了剪刀又打袖中掏出了一沓纸片,我早用灵使去监视她了,不会有问题,顺便说陈雪那边我也准备派上灵使呢。

    看来你这是计划好放她跑的啊。季谷涵咋舌。

    许双跃闻言并未如往常般露出得意的神情,我总觉得陈雪那个护身符有古怪,而且赵时成的事情简直太巧了,就好像有人故意让他把这个甄明兰招回来一样。这里绝对有什么事情所以不研究明白还真难放心。

    没想到你还居然长了脑子。季谷涵啧啧着说道,我还以为你是真的在和她生气呢。结果居然是演技。

    我本来就是真生气啊,你看她的态度!什么玩意!许双跃眉头一跳,要不是因为她没伤过人命,我都想一把魂火烧了她的好嘛!她气呼呼的说完之后,便将手中的几张刚刚裁好的灵使放了出去。

    她见许双跃背过身去不理她,遂又向季谷涵跪拜道,我知道您是很厉害的鬼煞,也算得是我的前辈

    不不,做鬼我完全不在行的,季谷涵摆着手将她的吹捧给扼杀在萌芽时期,我这也才死一个星期,还是您资历老,您比我早死三个月还多。

    甄明兰顿了一下,差点被他突如其来的谦虚搞得说不下去台词。

    所以说比你早死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情吗?

    现在做鬼居然都他妈讲究起资历来了?

    我我求求您,只需要帮我对付一下那个护身符而已,不会脏了您的手的被吹捧为资历老的甄明兰干巴巴的说道。

    为什么忽然觉得求助鬼界萌新有点难为情?

    他的主意你也别打,许双跃又转回身来,这么说吧,我们都是地府的公务员,公务员是什么你知道吗?

    ffsh?甄明兰发出疑惑的声音。

    她说什么?我没听懂。许双跃靠近季谷涵低声问道。

    她说的是疯狂的动物城的一个树懒。季谷涵微微偏头小声回答道。

    他妈的树懒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许双跃有些暴躁的吐槽道。

    季谷涵闻言嗤的笑出声,树懒是个公务员,一个处理公务很慢,还在上班期间摸鱼的公务员。

    好嘛许双跃差点爆炸——她问:公务员是什么你知道吗?

    甄明兰用动画片里的角色回答她——

    是是个插科打诨的树懒?

    这根本不能忍的好吧!

    许双跃深呼吸了一下,而后露出她的小虎牙公式化的微笑道,这位同学,你都这种思想觉悟了还求助什么地府部门的死灵公仆?大徒弟!渡了她!

    我错了!甄明兰闻言瞬间端正了态度,用堪比o国好o音主持人o少的机关枪语速迅速说道,我对我言讽刺地府的公务人员的行为表示检讨,我对自己之前的思想觉悟的不透彻表示忏悔,但我想恳请请地府组织看在我是无心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改过自新,完善自身思想品质,提升自我修养,为日后可以协助地府组织建设和谐冥界做出我应有的贡献和牺牲!

    许双跃凑到季谷涵耳边,学着点,以后没准能升官。

    升什么官?升官做阎王?季谷涵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