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赴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敛之也想跪的,却被慕先生拦住了,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站着,评华是半扶着沈筠,有些不方便。

    一旁站着的大太监见四人都站定者,低声提醒:见了皇上还不跪下。

    谷芽还想解释什么,慕先生就抢先开口了:他不配。

跪,也不怕天塌了,这九千九世界中,除了那一位和泰山府君之外,谁能受得了自己这一跪。

    大太监想吃吃了苍蝇一样脸色难看的很。

    退下。

这话是皇帝对太监说的,这地方再待下去估计会被迁怒,大太监躬着身退下了,只是脚步有些着急。

    起来吧,这位是?前一句是说谷芽,后一句虽然没指是谁,但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慕先生,敛之垂下了头这个问题有点尴尬,应该怎么回答啊,直言相告吗?只怕慕先生不高兴啊。

    正当两难之际,慕先生自己开口了:我是敛之的慕先生。

    敛之下意识紧紧握住他的手,虽然他对外一直都称慕先生是自己男人,但从来不敢正面提起,如今听他说出来却觉得不可思议,仰着头看着他。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微微侧头看到了他眼中的星点,他似乎很高兴。

手上紧紧攥着,心里像是填满了桂花糖,都是慕先生的味道。

    原是慕先生啊。

若是此前猜不出来,如今看着这幅样子也都了然了,这少年看着慕先生的眼睛,爱意都溢出来了,心里有些不愉,但回想过来自己有整个天下,而他什么都没有。

    入席吧。

    招呼了一声,便率走到慕先生的身旁,站到另一边:慕先生请。

丝毫没有皇帝的架子,谷芽在一旁瞧着直摇头,他不担心慕先生会移情别恋,但担心敛之日子不好过。

    评华扶着沈筠,跟在后头,被谷芽拉了下衣角:我瞧着只怕不能善了。

这两个都不能得罪,如果非要得罪一个,那评华会毫不犹豫选皇帝,至于什么圣旨,也不过是为了让阿筠今后在沈家有倚仗,没有的话,那自己便带着他人界逍遥三年,再回去。

    这席位也有趣,在上首设了两座,一看就知道是什么心思,皇上请人坐到另一张,但慕先生似乎不太领情,直接牵着敛之坐到下手的位置,两人挤着一张椅子,有些局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可不管是红还是白,都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妍色,可他却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进门将自己关在门外,等人出来纵然与他说话,他连个眼神都没施舍,为何会如此?他怀中抱的那一位是?    正当思索时,就听到外边有人拍掌:珹世子和几位公子都到了。

皇帝有些慌张的理了理衣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冷天的手心却出了汗,也不知道为何。

    谷芽一直在纠结,若是慕先生见陛下,到底跪不跪?不跪不行,跪?这更不可能了,心里还想着怎么帮忙打圆场。

    五人由谷芽带头走了进去,一见到上首的人下意识的跪下:参见皇上。

但跪完之后却发现有点尴尬,这五人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跪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