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嫁不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折春花之喜,成鸿雁之意,求天地共鉴,成三世良缘。

    这一说评华来了兴趣,伸手接过字帖:果然,好词好字。

大红的庚帖,瞧着喜庆的颜色想到了其他的事情,偏头看了躲在自己身后的沈筠,笑而不语。

    自然,这字这词是我父王亲笔写就,自然好字。

谷芽满脸笑意的看着纸上两人的生辰八字:下聘时我托了封书信去,讲明了三年后要回宗门的事情,也告诉她若是不想嫁便直接凭此书信退回聘礼,让我母妃认她为义女。

    谷芽你这样做实在欠妥当。

    看着两人脸色突变,谷芽也摸不着头脑,这评华没来的一句欠妥当是怎么回事:怎么欠妥当了?    珹王是皇帝的亲叔叔,公然退了聘礼岂不是害你珹王府颜面扫地吗?让你们颜面扫地,不就是不给皇帝脸吗?再者,她想退他们家人都不肯,嫁个女儿得了珹王的靠山怎么都是赚的,这亲事从一开始都应该你来退,而不是交给小玲珑来做主,她没有权利做主,你是把一个烫手的山芋,给她了。

    平时瞧着谷芽是个聪慧的,怎么到了这事儿却想不透了。

    谷芽确实从未想过这件事,如今听评华说来才想通了,恍然的拍了拍脑袋: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啊,我一直想着,虽然我爱极了她,可她若不嫁我回宗门孤苦一生倒也没什么,所以想让她自己决定,却没曾想忘了这一层关系,现在该怎么办?言语之中又着急起来。

    其实敛之能理解谷芽,这些年他已经忘了自己是珹王世子的事情了,宗内也是修为辈分第一,并无男女之分,却忘了人间其实根本不是这一回事:那你现在是个什么打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宫里也有派太医来看过,但沈筠是妖与常人不同,那些御医把了把脉道了几声怪哉!都无能为力,只留下几张药方就走了。

    这一日,屋内烧着炭火,敛之在和沈筠说话,评华则坐在一旁看书,炭火偶而噼啪一声,岁月静好的情景。

    每次都吓我。

沈筠瘪着嘴,气鼓鼓的看着敛之。

我什么时候吓你了?我是说真的,若是你不听话,评华就不要你了!    一听这话,沈筠吓得脸都白了,手足无措的回看阿文一眼他正看书呢,一下就委屈了眼睛又开始泛红了,敛之一瞧也慌了:你别哭啊,我吓你而已,评华这样喜欢你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呢?    你莫再吓他了,明知他不经吓你还如此。

    敛之盘腿坐在榻上:这就护着了。

    三人调笑之际,门被一脚踹开了,把屋内三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沈筠,吓得躲到评华身后去了。

    定睛一看是谷芽,手里还拿着一张大红色鎏金帖子:兄弟们,给你们看个东西!说着扬了扬手中的红字帖。

    这是什么?    合婚庚帖,我和小玲珑的。

得意的扬了扬手上的庚帖,春风得意的样子让人好不羡慕。

    来来来,我瞧瞧。

    见他要看,就双手将庚帖递了过去,敛之双手郑重的接了过来,打开了帖子,第一页是两人的生辰八字,再到第二页:这词写的不错啊,两姓同堂,终身所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