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成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约莫两柱香时间,他回来了。只是这一身正红,乍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晃了晃神。

    这孩子一身正红衣裳,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很朴素但红的很好看,头上盖着一条红色喜帕,或者应该叫做盖头。

    摸索着抓住了门框,被盖头遮住了视线,举步维艰:慕先生,快来帮帮我。说着朝着面前伸出手去,似乎想抓住什么。

    慕先生自然而然的走上前,牵住他的手,领着人往里走。

    两人在屋中间站定,敛之迫不及待的拉住慕先生的手,碰自己的盖头:来来来,慕先生快掀起来。语气带着雀跃催促着。

    慕先生伸出双手,一手抓着一边,缓缓将盖头掀开。

    敛之心里是难耐的激动,随着盖头被掀视线一点一点扩大,只是看到眼前大红色的翘头履时愣了愣。

    随着盖头向上,看到了红色衣摆、广袖、腰带,在然后是他的脸和自己送他的发簪。

    红色染红了敛之的眼睛,他从未见过慕先生穿红色,比自己预料的好看太多了。眼睛有些酸涩,吸了吸鼻子:您可真好看。

    慕先生看着手里的红布,在看他身上的红衣:这是成亲吧?

    是啊,我们成亲了。终于成亲了,他为自己穿上了红色,正红色为了自己。

    敛之吸了吸鼻子:大喜的日子,我知道您心高气傲不拜天地,不拜高堂,就拜我们自己好不好?夫妻对拜。

    怎么舍得拒绝他:好。

    各自后退了一步,同时弯腰拱手对拜,两人发髻结结实实的撞了一下,又重新分开。

    送入洞房。敛之笑着牵过他的手,往内院去。

    我们对拜了,您真的是我男人了。之前我给谷芽牵马的时候,他还戏说要给自己抬轿,谁曾想会是这样的。

    静静听他说话,到了三院两人并排坐到床榻边:慕先生把鞋子脱了。

    两人脱鞋之后,敛之把鞋子相交错的端端正正摆放在脚踏上。

    两人上床并排躺着却什么都没做,敛之挽着慕先生的手臂但眼泪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掉。

    敛之蹭了蹭他的手臂:高兴的,毕竟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慕先生,您一定要记得我,知道吗?千世万世都不能忘。

    其实我觉得神仙不可信,连佛祖的法力都是有限,我许了愿却只实现了一半。

    慕先生不知道他许了什么愿望,但神佛确实不可信:是不可信。

    过了许久那孩子终于睡着了,慕先生小心起身,关上窗户之后重新躺了下去,睁着眼睛到了天亮。

    见他这样说,心里那口气也消了,把匕首收好:我能救你,莫慌。

    听他这样一说,敛之笑得欢喜:当然,我男人无所不能。脸上的笑意,掩盖住心底的恐慌,果然慕先生还是会救他的,但自己怎么舍得。

    安抚好他才想起正事儿,敛之拉着慕先生到了二院:您先等会儿,我去去就来。说着就把慕先生撂那儿了。

    这二院是平时辩药结方的地方,一入门左手边是一个大大的药柜,药柜前还有一个较高的桌子,右手边是一个书案和书架,书架已经空了,书都被慕先生搬到了三院。

    不知这孩子意欲何为,就静静等着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