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茶树与桂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神仙也有感情?神仙不都绝情绝爱的吗?    他们并非神,而是九万九世界中唯二的两位圣灵,他们与神不同,神在他们眼中不过蝼蚁而,混沌分开为天地时,剩出两股力量,一往南去成召原,化为林公子。

林公子有一琴,能通灵。

一股气往北去,成为无妄海,幻化为祖龙元灵,他们四人以木樨泰山府君为首,不受天道约束。

    这事闻所未闻,但敛之还是对木樨和泰山府君比较有兴趣:那泰山府君和木樨住哪里?    泰山府君居于君府,木生居于九界山之中,府君一手创建冥府。

若二人之中有一人不测,那九万九世界都会倾覆。

    为何?他们那么重要?    木樨掌生,府君掌死,故有言之木樨:纵我往矣,天生地长,百草向春,处处生机。

府君:枉我归矣,长灯覆灭,春色枯毁,死气丛生。

    那他们一生一死,不是对立的么?敛之不明白了,那为什么府君要喜欢木樨。

    是啊,可府君钟情于木樨须臾岁月而不得,所以其实圣灵未必就能如愿以偿。

    听了那么多,可敛之也没真的放在心上,只当是个故事典籍。

    杀了他?不可能,自己下不去手。

离开?但自己好容易牵挂,在意,喜欢上一个人,怎么可能舍得离开:或许就这样耗着吧。

等到自己有办法救他为止。

    敛之一下坐直起来:慕先生,你可以杀了我,但不能和其他人在一起,谁都不行,哪怕他用着我的身体都不可以。

    两人对视,看不透他眼里的意思,但他不会杀自己,敛之知道,他舍不得。

但自己有怎么舍得他与其他人在一起,一想到这个,妒忌的火都快把自己烧死了。

    他不说话,就知道他不同意:我老实问您一句,你真的能救我吗?莫骗我。

    他确实能救他,但有代价:如果说可以,但你我之间只能活一个,你会怎么想?    肯定是您活啊,您死了那得多冤啊,看看您那么好看,修为那么高敛之说着突然一顿,直接过去抓住慕先生的肩膀:您不能以命换命,如果是这样那我宁愿陪您一起去死,这样倒干净。

    睡吧。

安抚好人,让他躺下,站起身去关上窗户,再去翻医书。

    敛之没睡,睁着眼睛面对着墙壁,眼泪从眼角留出没进鬓角。

他太了解慕先生了,如果真到万不得已,他会救自己,可因为这样他才害怕,怕慕先生做出傻事。

    这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不过半月时间,一切都面目全非了。

    敛之吸了吸鼻子,突然翻身到了床边:慕先生,我明天想见又青行吗?。

    那空中也没有土地,木樨花要怎么生长?    慕先生苦笑了一下:是啊,生于云中所以木樨花无根,也无心无情木樨花化为一人,茶树化为泰山府君,泰山府君苦恋木樨而不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