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玉毫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先生将书放下:你可记得还魂居之地那一夜?    有些怀缅:记得,慕先生从天而降,一身白衣,救了我们,至今还记得。

可为何如今事情变成这样了呢?谁都说不清。

    就是他,那一夜我将他制住,但他的一缕神魂逃走了,躲在了一枚玉毫子里,那玉毫子被别人送与了你,自然魂魄也从玉毫子转到了你的身上,潜伏多时,在你熟睡之际用你的身体去杀人。

    玉毫子?!敛之身体僵了僵:玉毫子是撩依大师姐送我的,是她把我害成这样但我?那我会这样?今后会变成什么样?    他会蚕食你觉得魂魄,然后你变成他。

    敛之手握成拳,攥得紧紧的,靠着慕先生的动作也变得僵直,咽了好几次口水,过了大半个时辰才重新说话:我想见见撩依大师姐。

    好,明日我去找他。

现在只能尽可能满足他的愿望。

    第二日一早,慕先生直接到了符修阁带走了撩依,连刑法长老都没拦住。

    撩依很奇怪慕先生为何将自己带到涧桥西畔,这些日子这些事情她都略有耳闻,心里不由得担心,他会不会对自己不利?    终于到了三院,跟着他进了屋子。

就看到敛之双手抱着膝盖,呆坐在床榻上,连人进来了都没发现。

    敛之?撩依试探性的叫了声,她不知道现在的究竟是敛之还是鬼修。

    大师姐,您知道玉毫子里面有鬼修魂魄吗?    没头没脑这句话把撩依问懵了,转头看着慕先生,想他解释一下。

    我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那枚玉毫子,就是因为那枚玉毫子,才让鬼修附身,变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敛之颤抖着声音说出这些事情,抬头红着眼眶看着大师姐,他曾经以命相救的大师姐,曾经最疼爱自己的大师姐,如今成了罪魁祸首。

    玉毫子?!还没从震惊里反应过来,敛之又说话了:大师姐你知道玉毫子里有鬼魂吗?你是故意将它赠予我的吗?如果是故意的,敛之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住手刃她的冲动,手臂绷得紧紧的,或许下一秒就会出手。

    怎么会这样?我不知道啊!撩依上前跪坐在床边,一手握住敛之的手臂: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面无表情,转头看着大师姐一脸悔恨和心疼,是啊她不知道的,可不知情就是无辜的吗?自己已经变成这样子了,还能原谅她吗?    敛之默默的扯下撩依的手:你不知情让我心里不是那么难受,但我还是原谅不了你,你走吧。

    对不起敛之,敛之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说着伸手去扒敛之的手:你跟我回去,我和父亲说清楚,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不想见到你了。

声音带着淡淡的哭腔和绝望,让人心里不好受。

    这孩子现在这样,还是别再受刺激了,慕先生直接让三农过来将撩依拉走,就静静陪在他身边。

    敛之睁开睡眼,揉了揉眼睛却发现天已经黑了最关键的是头也不疼了,翻身起来就看到他在翻书:慕先生,您这是做什么?    头也未抬应了一句:寻医你之方。

    敛之下床走到慕先生身旁坐下,靠在他的肩膀上:慕先生如果我真的杀了人,那我是该死的,但您能将真相告知我吗?我其实到现在还没真的弄明白怎么回事。

声音有些萎靡,让人不忍拒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