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番外二:敛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花骨朵越长越大,时间久到敛之都不记得了,这一日他一身白衣提着花浇过来浇水,却看到花骨朵已经开了,上面还沾着露水。

    一愣神花浇直接掉到了地上,蹲下来想伸手碰碰那朵花,但还没等碰到就马上缩了回来,慌张的跑到三院把枕头底下的那根玉简找了出来。

    然后再跑了出来,就在那朵花旁边,掰断了玉简。

    玉简一断,面前就出现了一团一人高的黑雾,那个男人从黑雾里走了出来。

    泰山府君没有变化,已经是那样子,嘴角蹙着笑:八千年了吧,比我预计的要早。不是才四千多年吗?自己应该没算错啊。

    林公子来为你抚琴,你睡了三千七百年。泰山府君说着,走到了小白花旁:他需要应该肉身,我要带他去投胎,等二十年就带他回来。

    再有二十年么?他以为花开了慕先生就回来了,可为什么还需要二十年。

    二十年后会回来,只是他不再是那个模样了,你可愿意?泰山府君绝不会容许长的和之兮一样。

    我只要他,只要我的慕先生。

    泰山府君没说话,伸出手虚空一抓,那花儿被连根拔起,到了他手里。

    敛之看着他拿着花迈进了黑雾之中,消失不见。

    这才有空理会自己已经断了线的眼泪,擦干净脸跑回屋里,打开那个衣柜里面左右各放着不同颜色的衣服。

    右手边是白色的,浅灰的,是慕先生场穿的,另一边是自己之前常穿的。

    他跟发了疯似的拼命拉扯自己的衣裳,再换上一件栗色短打,扯开了发髻重新用发带绑好。

    那位林公子一曲之后,敛之整整睡了三千七百年,睁开眼睛不知道今夕何夕。

    忙去查看种下的东西,此时他已经长出了一小片绿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花,见东西没事心也就放下了,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才站起身来。

    这里依旧是生机勃勃,没有变化以至于敛之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睡得很沉很舒服,收拾了沐浴回来又蹲在旁边看着那冒头的绿叶:等了那么久终于长出了,只是什么时候能开花啊。

    这一日一日的等,一年一年的过,清风坳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四季如春。

    敛之时常会梦见慕先生,梦见谷芽、评华和沈筠,梦见他们各自安好。

    梦见以前的事情,慕先生教自己画符,陪自己躺着,时间把每一件事都变得清晰可见,这或许就是历久弥新。

    等了一千年,敛之把以前所有的高兴的事情都反反复复回味咀嚼了好多遍,他不敢触及那些痛苦地事情,只怕自己崩溃。

    这里只有自己,在等心上人回来,但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呢?他都不知道,以前总是自己让慕先生等,如今慕先生让自己一等就是一千多年。

    他每天临睡前就写一些关于慕先生的事情,这些年满满当当的一大书柜都是,闲来无事就翻出来自己看着乐,只觉他这么如此可爱,总是冷冷清清但又意外的钟意自己。

    后来的时候,敛之活成了慕先生的样子,每日写字看书不言不语,每次睡时都会去关窗,换上了白衣,竖起了头发。

    又过了很久,他蹲在地上看着那棵小草一蹲就是一天一夜,也不觉得累。

    眼看着小草的叶子,从一叶到两叶,花了他两千年。

    有看着有一点白白的东西,慢慢从花心里钻了出来,花了他两千年。

    整整四千年,就为了等这一朵花,等一个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