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番外:又青(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又青被抓着一愣,但没挣脱,笑:这是为何?    见他笑,满洲就傻愣愣的看着他,说不出话了,满眼的爱慕和敬仰。

    玄法宇宗内又有了喜事,是刑法长老和符修弟子满洲的亲事,无奈其他几位长老都坐化了,都是些以前师兄弟们来庆贺,也算热闹。

    评华也过来送礼,自饮了三大白:恭贺新婚,白头到老。

不要再像之前那样了,安安稳稳过一生吧。

    多谢。

又青也喝了三大碗,满洲有些心疼,只怕他喝多了,就悄悄拉了他的衣角。

又青了然就放下碗,牵着人去了别处,但真的没再喝了。

    喜宴结束,评华带着沈筠离开了。

    我总觉得又青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沈筠拨弄着下唇思索着。

无论他想没想起来,都是这样了,就这样吧。

事已至此,怀缅就好了。

    那些旧事只是独饮时,拿出来佐酒的故事。

    一年之后,宗内上下同庆,因着刑法长老得了一对龙凤胎,所有人都欢喜,尤其是评华长老,忙里忙外给了不少好东西。

只可惜女娃资质上佳,男娃却没有修真的前途,细想一下又青决定将孩子送到人间。

    满洲有点不舍,但终究没说什么,这孩子没有资质也不能修仙,还是算了吧。

    待孩子满月之后,又青和满洲就将孩子送到了人间,又逗留了一个多月才回去。

    自成亲之后,自己就鲜少来南又南了,这一日哄了孩子睡着,心里念叨着又过来了,躺在南又南的那棵松树上,晃荡着腿看着天上皎月。

    其实他已经放下了,只是时不时会想起之前的时光,这辈子都会记得的:好兄弟!这句话被夜风吹散了,在没人听到。

    又青很高兴,所以多喝了几杯,等人都散去之后才带着一身酒气到了南又南,正喝闷酒呢,评华竟带着沈筠来了,只是两人贴着隐身符自己没发觉。

    你这么来了?评华很诧异,按理说他已经失去记忆不应该知道南又南这个地方了。

    又青喝了一口,甩了甩头:敛之走之前,说每逢过节便来南又南倒上三杯酒,今天是大喜日子就想过来看看。

    评华刚刚有一瞬间希望他记得一切,但记得又怎么样呢:原是如此。

阿文,我们敬他一杯吧。

    这南又南上,三人敬了天地两杯,只求他们二人能平安,那一夜三人谁都没走,待到了天亮才各自回去。

    宗主出关得知此事,倒是没说什么,一个人在涧桥西畔的竹林外站了一天一夜才回去,只是那一丘夹竹桃都枯萎了。

    几位长老都卸任入了人间挑选合适的弟子,又青接任了刑法堂,尽心竭力的安排好一切事情,把所有时间都排的满满的,只怕一闲下来就想起来离开的人。

    时间越长很多记忆就越清楚,但他没有告诉评华他想起来了,直到有一日有一个娇俏少女,面带绯红的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刑法长老安,弟子是符修阁满洲。

    她脸很红又有点局促不安,双手搅着衣角,眼睛很好看,眼神让自己想起来一个人。

    何事?站定在她面前。

刑法长老弟子满洲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觉得自己来时那套说辞统统忘了,满心欢喜和羞涩。

    若是无事,就回去吧。

说着要走,满洲见人要走也慌了,竟擅作主张拉住他的手腕:长老,满洲有话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