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慕先生,您真是以为会让人偏爱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辛苦各位了。

    大师兄平日对我们极好,这点事情是应该的。

师弟们收拾完了就识趣的离开了。

    沈筠在这玄法宇宗内,提心吊胆的,这里很多人的修为都比自己要高得多,能轻而易举致自己于死地,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就乖顺的站在一旁:阿文,我害怕。

    阿筠莫怕,他们都是我师弟,都是好人。

收拾完东西,评华开始思考接下来该如何,还是打算去求见是如长老,看看他有何打算。

    沈筠还是有些不自在,一旁端站着手指搅这衣袖,时而看看阿文,时而低头。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沐浴再去见长老,莫要乱走可好?吩咐安抚好阿筠,评华去沐浴,沈筠不敢乱走,就乖乖的坐在床上等阿文回来。

    慕先生!您真的是一位会让人偏爱的人。

但这位让天下人偏爱的人,如今却只偏爱自己,何其有幸。

    那人的事情,不必在意,过几日你再去看他就好了。

慕先生心里想着,这算是安慰对吧?这孩子会高兴对吧。

    也不知为何,什么事情扯上他,自己也学会瞻前顾后了,没曾想自己还会有那么一天。

    谷芽的事情,多谢慕先生。

敛之终于把身子转过来看着他了,只是红红的眼眶一看就知道刚哭过了。

    哭了?该怎么安慰?算了还是静静待着不说话吧。

慕先生想着,第一次主动躺下了,躺在了他的身边,虽然有点不习惯,但那孩子会高兴吧。

    敛之确实很高兴,往慕先生身边挪了挪,直到手臂碰到了他的肩膀,察觉到他僵硬的身体,这才停下。

    两人静静躺着,过了不多久敛之便睡着了,等人睡着了慕先生才起身,将窗户关好回头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心里不知为何有点满满的,这感觉很奇妙,也让人觉得愉悦。

    这边评华带着沈筠,是如长老和隐长老走在前面,两人不知道商讨着什么事情,沈筠很害怕紧紧的握着评华的手,低声恳求:阿文,能不能不丢下我?    不丢下。

评华回握住沈筠的手,语气肯定。

    得了他的保证,但沈筠心里还是有些惧怕,那个穿紫色衣服的,也是妖怪但至少修炼了几百年了,要是他想杀自己,也是动动手的事情了,但阿文怎么办。

    隐长老一回头便看到两人牵着的手,忽忆起自己刚入宗内的一段往事,随即问是如长老:可还记得鬼修道被废的那一年?    记得,那是个多事之秋。

忆起那一年,谁也说不通为什么,那一年死了好些人,那一年宗主夫人陨落,符修阁阁主华风也死了,妖修阁阁主花离道消身陨,鬼修道长老之墓见爱人身死入魔,带着众鬼修叛宗而去,蓝亦宗主镇压叛乱后飞身而去,临飞升前下了禁令,废除鬼修道,几百多年了,没人敢再提起这件事情。

    蓝亦宗主见宗主夫人陨落,生无可恋直接飞升而去,而蓝茶宗主花了好大的心里才将局势神不知鬼不觉的稳定下来,那么多年了,只有自己知道他的不易:你说还会再有这种事吗?    言外之意是如长老回头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捋了捋山羊须摇了摇头:评华是我的得意门生,早在他进宗门时我便察觉到他心中执念,他从未让我失望过。

他会是一个很好的长老,是如知道。

    慕先生吩咐,自然也是要遵从的。

两人心照不宣。

    唯独评华觉得奇怪,是如长老竟什么都没说,隐长老只叫自己带着阿筠回去沐浴换衣,斋戒三日之后再带到妖修阁去,这算不算是默认了?同意了?    评华带着阿筠回来时,正好遇上好多师弟,见大师兄回来个个都十分欢喜,帮忙收拾院子,去施恩堂取一应用品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