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再会小玲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这句,小玲珑彻底不说话了,只是垂着头慢慢上台阶,谷芽也不语两人默然并肩走着。

    敛之跟着后边,三人进了寺内,寺院不大但香火旺盛,今日谷芽来王府便提前派人清了清,看起来倒是干净整洁。

    见他们往正殿去上香,敛之便转头跟奴才只会了一声,自己往后院去。

    谷芽一回头见人不在,就问奴才才知道人已经往后院去了,心里默默记下了,自己找他来壮胆,居然偷跑了,看回去不说他。

    敛之跑到后院,四处闲逛起来,话说这祈愿寺倒是精巧,往后院去有个荷花池,上面的枯荷没人清扫却别有一番感觉。

    回头看着天上香烟袅袅,钟声诵经声不绝于耳,转身冲着大殿方向双手合十:若是真有神佛,便请保佑我与慕先生长长久久,谷芽和小玲珑,评华和沈筠都长长久久。

    刚说完,又觉得不妥,这里又不是月老园保佑姻缘好像太强佛所难,忙又许了:那就保佑我们平安喜乐,麻烦佛祖了。说完就鞠了三个躬这才罢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既然是兄弟,还分什么你我,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一趟我是去定了你也别给我耍什么花样,至于这妖我们也定能拿下。

    瞧着他稳操胜券的语气,似乎根本不怕:你那里来的底气?又想到是不是像上次一样:慕先生是不是又给你什么好东西了?

    没有啊。上次的琉璃子已经用了,那沙子自己还贴身放着呢。

    还以为又有宝物傍身:那你哪来的底气,放下这样的豪言壮语?此番我们一定会与你同去,你也别想太多,三人对付一个胜算不是更大吗?评华只觉得乱拳也打死老师傅,说不定三人一起,就收了他呢。

    只是没曾想,修为的压制并非人多便能对抗的。

    托了是小雪时节过后再过去,谷芽也有自己的心思,一来他和小玲珑约好了小雪那一日同去祈福,他不想再失约了,这二来也需要时日准备着,符纸丹药都得备好,力求胜算多些。

    这小雪也不过五六天,一眨眼也就到了,这一日谷芽早早起来梳洗穿衣,又去烦敛之让他一起去,评华要陪沈筠就算了。

    敛之也不想去,无奈他烦的紧,又生拉硬拽的这才随着一起骑马出了门,先到尚书府接人,再往城外去。

    到了尚书府,这是敛之第一次见小玲珑,只觉得谷芽会喜欢她也是理所应当的,她生的可爱玲珑,眼里总透着骄气,但自己却觉得她好像不怎么开心似的,难道还在怨谷芽么?

    谷芽想去扶她上马车,却还是被躲了过去,跟着的丫鬟忙福了福身子:世子,男女授受不亲,还是让奴婢来。说着替谷芽,把人扶了上去。

    谷芽只当小玲珑还没消气,也没往心里去,自己翻身上马:走吧。招呼了奴才往城外去。

    两人骑马走在队伍前面,敛之回头看了着马车,问道:我瞧着她似乎不高兴。许还怨我呢,也难怪,我害她等了这些年,她从小脾气就倔,也娇气怪我也理所应当。回头看着马车,语气颇为无奈。

    真的只是怨吗?想着方才小玲珑的神情,她似乎根本不想看见谷芽,就算见他也毫无喜色。

    你说什么呢?

    他察觉到了什么,但又不敢说,只期望是自己误会了,或是小玲珑气还没消:没什么。祈愿寺不远,就在城西外两里路,坐落与一个大湖边。

    走了大半个时辰也就到了,敛之刻意跟他们保持距离,先别说男女授受不亲了,就单说她是兄弟的爱人,自己都该远一点,否则让人说了闲话可这么好,谷芽不介意不代表自己能放肆。

    谷芽也察觉了,敛之就站在身后,离自己好几步笑看他们。也不理他了,径直过去马车边上,看丫鬟把小玲珑扶了下来,笑道:我们好久没一起出来玩了。

    被扶着下了马车,站定后福了福身子:世子大人。你以前都叫我勋哥哥,也是都那么多年了。看着她垂着头,不敢看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以前年纪小,不懂规矩。小玲珑声音低低的,藏在袖子的手紧紧攥着绣帕,似乎在抑制着什么。

    谷芽下意识伸手想要牵住小玲珑,但想想还是缩了回来:走吧。是。

    敛之就跟在身后,看着两人不远不及的距离。他还是觉得小玲珑有事瞒着,对谷芽也是恭敬有余,毫无亲近之意,若是喜欢一个人再怎么生气也不会疏远成这样,就像自己看慕先生,就算他惹自己气急了,但眼神还是不一样的,小玲珑还喜欢谷芽吗?自己问自己,但又不敢给答案。

    我记着第一相遇的时候,是陶大人带着我出来赏花灯,陶大人猜灯谜赢了不少花灯,你就看上了我手上的那个蝴蝶灯,你跑过来奶声奶气的想要,我便想啊这女娃子扎着蝴蝶辫真可爱,眼睛像葡萄一样忽闪忽闪的,看得人心里欢喜,忍不住把花灯给你了。

    世子还记得。小玲珑自然记得他说的事情,小时候家里疼着,又喜欢蝴蝶所以看上了便找他去要,如今想来却有些后悔了。

    见她回应,谷芽觉得她也是想着自己的:自然记得,还记得很清楚,尚书大人过来见是我,吓得差点跪下,还好被陶大人拦住了,他又呵斥你怎么抢了我的东西,你被骂哭了,我却觉得心疼,直跟尚书大人解释说是我愿意送你的,只是年纪小见你哭又着急,说话都不利索了,解释好一通尚书大人才明白原委。

    可后来我却离了家,整整十余年,我是对不起你,小玲珑。他想诚诚恳恳的道个歉,或许她就不恼了。

    小玲珑一听,眼眶还来不及红,抬头直视谷芽只张嘴说了:我只不过一个字,又突然沉寂下来,垂下头,低声应了一句:都已经过去了。

    敛之旁观看的明白,方才小玲珑似乎要说什么,可那扶着的丫鬟突然拉了拉她的衣角,她就不说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