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朱雀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两人不肯,还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想看他一眼,瞧瞧能让皇帝都一见倾心的人,究竟是何等绝色。

    他怎么知道皇帝对慕先生一见钟情的事情。

    看出两人的疑惑,朝华氏笑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若没有个依仗报信的,我怎么可能稳居于此?    这个理由听起来还比较可信,但终究是敛之的事情,评华还是不想插手,但按照他的脾气,但凡涉及慕先生应该是会拒绝的,以为他会拒绝时,他却同意了    好。

    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敛之挠了挠鼻尖的胭脂痣:阿筠受了伤,又舟车劳顿的,我怕他吃不消,左不过是看一眼也没什么,反正慕先生是不会喜欢他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不骗你,朱雀崖。

说完慕先生便变成光点消散了。

    敛之来不及说什么,立即站了起来跑去找评华,将此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之后,评华也惊讶了:谷芽都入魔了,为何还能救?要怎么救?    慕先生从来不骗我,他说能救就一定可以,只是让我们去朱雀崖等他。

    明日便出发,带上阿筠日夜兼程一定要快。

    沈筠第二天一早就醒了,见他醒了敛之就去跟珹王说了要走的事情,并承诺会把谷芽带回来,珹王这才放心让人走,还准备了马车和盘缠送几人走。

    珹王妃有些担心:若是他们一去不回?勋儿如此信任他们,我相信他们不会的,勋儿不会看走眼的。

这几日他们都担心的食不下咽,如今听说有救了心里都松了不少。

    这边三人日夜兼程往西边去,边走边打听朱雀崖在什么地方,马不停蹄的走了五日,才听说有这个地方。

    休息了一晚补了点干粮就想继续赶路,哪知赶出门就遇到了熟人。

    朝华氏。

敛之看着面前的人,眉头都皱起来了,在京城能遇见在这里也能遇见,莫不是跟踪他们。

    几位赶路辛苦啊。

今日的朝华氏依旧一副富贵闲人的样子,随行的仆从看起来略有疲态,但是他还是神采奕奕的样子。

    敛之看他似乎再找什么人,冷哼一声:慕先生不在,不是你的就别肖想,安心活过这辈子才是。

敛之少侠这话说的奇怪,什么叫别肖想。

朝华氏转动着拇指的扳指,一脸笑意。

    他怎么认识慕先生的?    这事儿说来了奇怪:京城酒楼遇见过,那天我不是带着慕先生去逛集市了嘛,就遇上了。

    我们再罗溪,朝华公子便到了罗溪,我们去京城朝华公子便在京城,如今又能在此处相遇,是巧合还是有所图谋,跟踪我们呢?评华就不信,这世上真有那么巧的事情。

    跟踪?评华少侠这话说的奇怪,这大路朝天,怎么就我跟踪你们了?    瞧着他巧言栗色,敛之实在厌恶:那就奇怪了,怎么我们往东你就往东,我们去西你就在西。

    若是我愿意,买下这里也是轻而易举,只是我看几位风尘仆仆的,不若我载你一程,同去朱雀崖?笑脸盈盈的单看着还以为是个乐于助人的大善人,实则自私非常。

    两人对视一眼,评华了然:多谢朝华公子,只是无功不受禄还是算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