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入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魔气对妖修并没什么伤害,只是受了点伤晕了过去。评华死死抱住人,方才见他吐血心都揪起来了,还以为又要失去他了。

    再看院中已经没有人了:谷芽呢?只怕方才趁我们慌了,就跑了。评华打横抱起已经昏厥的沈筠,先把人安顿好了吧。

    这边闹出来的动静已经引来了人,最先过来的是珹王和王妃,还有刘闻等人。几人到这里是,就看见一片狼藉,敛之瘫坐在地上,新房门已经被踹开了,一对新人不见所踪,地上还有血迹。

    发生了什么?珹王过来没理会敛之,小跑进了屋里,果然一个人没有。这才回头看到地上坐着的人:勋儿呢?他们人呢?

    珹王,借一步说话。不能当着全部人的面说出这件事情,强忍着心中慌乱站了起来。珹王妃也是个有主意的,回头呵退了所有人,就只留下三人。

    刘闻在外边等着,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心里有些忐忑,看样子是出了大事了,又吩咐下去今天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许外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不可能的,评华你是药修,你一定能救她的,我求求你了评华我给你跪下了,你救救小玲珑吧。

    谷芽现在已经听不进去什么话了,抱着小玲珑的尸首跪伏在地上,不停的磕头求评华救人。

    谷芽!评华蹲了下来止住还想磕头的人:小玲珑已经死了,我救不了她了谷芽!

    闹成这个局面谁也没想到,敛之根本不知道小玲珑会自尽:早知如此,我就应该早和你说清楚。

    你说什么?谷芽虽然混沌了,可没聋:你早知道小玲珑不喜欢我?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不跟我说?

    我原以为只是我的误会了,没曾想。敛之越说声音越小,心虚得很,垂着头不敢直视谷芽的眼睛。

    三人围着小玲珑的尸身,原本一直不说话的沈筠突然开口了:有魔气。

    正当时谷芽抱起小玲珑的尸首一直开始往后退:原来,连你们都在骗我,所有人都在骗我。连敛之你,都在骗我,为什么骗我?

    这下三人才意识到大事不好,谷芽抱着小玲珑的尸首一步一步往后退,每退一步身上的黑气就浓重一分。

    谷芽入魔了。

    这是三人都没料到的事情,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敛之,一个跨步上前拉住谷芽的手腕:谷芽你听我说。还没碰到人,就被震开了。

    为什么全天下的人都在骗我,连我的好兄弟都在骗我。

    现在再不阻止就来不及了,评华想上去安慰:我们并非有意的,谷芽你听我们解释,此事实在是有隐情。边说边往走过去,试图安抚住他。

    小玲珑死了,都怪我,你们也骗我,都骗我。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但再不阻止只怕要出大事:谷芽,不是的。滚。抱着小玲珑的尸身一直往后退,很抗拒两人接近。

    慢慢的天上聚起了黑云,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而谷芽眼睛渐渐染上了红丝,看着有些骇人:都给我滚,滚啊!

    再这样下去,谷芽一定会入魔的,敛之悄悄将一张镇灵符贴在手掌上,想伺机而动先按住谷芽再说。

    悄悄潜了过去,评华在一旁分散他的注意力:谷芽,你听我说,这件事其实有隐情。不怪你,真的不怪你,你不能把所有的罪责往自己身上揽,这样对你不公平。

    敛之小心翼翼的接近谷芽,两人相差的距离慢慢变短,就差一步就能使法术贴上聚灵符了,这时人突然回神一手抱着小玲珑一手直接一掌拍到了敛之身上:给我滚。

    此时谷芽已经入魔了,寻常修士若是被魔气所伤也是会影响修炼的,沈筠没想太多直接将敛之护在身后,自己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掌,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下谁都乱了,沈筠吐血晕倒直接压住了敛之,谷芽乘乱直接抱着人离开了。阿筠!评华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跑过来一把抱起沈筠,扶脉查看这才松了口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