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魂居之的(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深夜的魂居之地,比起白天看起来更阴森恐怖,明明没有风但还是能听到呼呼的声音,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一踏进这里两人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温度仿佛低了不少。

    这魂居之地,让我头皮开始发麻了。

谷芽心的走着,一边走一边搓着胳膊。

早上来还没那么阴森呢。

敛之心提到了嗓子眼,只恐周边冒出什么鬼怪。

    树上盘踞着藤蔓,地上的杂草灌木,原本应该平常的东西,在这个地方在夜色的映衬下都成了魑魅魍魉,让两人心惊胆战。

    今夜月色挺好,为什么为什么?这林子那么黑?谷芽眯着眼睛看着前面的路,突然看到了前面有一丝火光:你看,敛之,那是什么?    敛之顺势看去,是火光。

应该是有人生火呢,那地方肯定是有人了。

    两人敛声闭气,偷偷潜了过去。

走近便听到潦衣大师姐的声音:滂风,你快成了吗?然后就是一个阴恻恻的男声:我想要新鲜的魂魄和血肉,这样我的功法才能大成,我才能再与你相守。

    敛之和谷芽心里一怔,心道不好,这鬼物已经快功成了,自己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两人想着谷芽拉起敛之的手,在手上写了一个:走字。

敛之反手一握谷芽的手,算是同意了。

    两人就打算这样悄声退下。

    突然男人再开了口:不用了,我今晚就能功成。

真的吗?潦衣大师姐并未察觉不妥,倒是欣慰的笑了。

    敛之和谷芽正打算走,突然吹起一股邪风,风里还带着腥气。

敛之马上察觉了不妥:不好,快走!说着一掌打在谷芽的身上,谷芽顺势就往上去。

    敛之!谷芽也察觉了,敛之这样就是想让自己先走,但此事还由不得他们说了算,谷芽刚想走脚踝就被人缠住了。

    一低头,却发现是一只残缺的手臂,只有上臂这一段。

谷芽一运灵力想挣脱,哪知那手臂用力一扯直接把谷芽扯到地上。

    敛之也不好受,被邪风一刮直接撂倒在地上,然后就亲眼看着谷芽也摔了下来。

    潦衣没想到这里有人,从怀里掏出一颗珠子,跑了过来。

却看到地上两人:谷芽,敛之!    大师姐,救我!谷芽的脚踝被死死攥住,那手臂仿佛是想把谷芽的脚踝硬生生拽下来一样,疼的难受了。

    谷芽!潦衣跑过去,从怀里掏出一张符印,那断臂一见到符印就自动松开了隐匿在黑夜之下。

    潦衣蹲了下来,查看了一番两人没有事情才松了口气: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我们。

敛之和谷芽对视了一下,敛之才开口:潦衣大师姐,你做的事情是违反宗规的,你这样会被处死的?    听到这里,潦衣站了起来: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你们快点回去吧。

潦衣知道,放他们走会泄密,但是真要杀了他们自己也下不去手。

    敛之和谷芽也都知道,此时不走自己就得把性命丢这儿了,刚起身想要走,一个阴恻的男声就在背后响起了:想走?谁都走不了!    两人一转头,借着珠子的光看到了那个人。

不!这哪里是个人分明是个怪物。

    你不敢去说是吗?敛之有些颓废的坐到椅子上:其实我也想过要不要去禀告长老,可是如果我说了无异于亲手杀了大师姐,我做不出来。

    那怎么办?再这样下去也瞒不了多久,大师姐还不是要死?谷芽拍了拍脑袋:要不我们晚上去看看,大师姐究竟在做什么?若是能劝说,那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若是不行你我二人联手看看能不能将大师姐带回来。

    只好如此了!敛之站了起来:我先回去绘制一些符印以备不时之需,晚上你来找我。

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好!    晚上,谷芽将身上能带的重宝和法器都带在了身上,贴上隐身符去找了敛之,两人一起往魂居之地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