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离开沈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些年我也没看,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珍视?沈兆涵还是想知道的,这盒子是二十多年前弟弟,千叮咛万嘱咐说保存好,不能看的。

    评华深情的望着木盒,巴掌大的盒子却藏着自己最深的秘密。微微叹了口气:这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人的东西,是他临行前赠我的。

    少时求学,很长一段时间不在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瞧着弟弟如此珍视,也不枉自己这些年都时刻惦记。

    多谢大哥。评华很高兴,就将昨日挑的玉件都给大哥了,也说了自己下午要走的事情。

    沈兆涵很奇怪,为什么来了那么久又突然要走,但是想到家里也释然了:走就走吧,只是要常来看看我。

    你放心,我会记得的,等我找到他,定带着他来见你和嫂嫂。

    孑然而来孑然而去,倒是轻松,只是只会了门口的陈伯说三人要走了,就直接走了。

    三人牵着马走在罗溪热闹的街头,敛之有些心疼评华,上去一把搂住他的肩膀:左不过有我们呢,只把我们当兄弟当家人就好。

    就是就是,只当我们是家人就好。谷芽也觉得这家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尤其是沈父,心都偏到嗓子眼去了。

    评华笑得高兴:我知道,都习惯了,再不济也都有你们呢不是。

    见评华确实没事,三人这才放心。等出了城门,评华交代了一件事:两位,我想去寻一个人,可能陪不了你们了。

    寻人?寻谁?三人都已经翻身上马打算离开了,这又是怎么回事:要回家去吗?

    评华摇了摇头:寻我之所爱,可我不知道在哪儿,我怕耽误了你们回家团聚,所以想自己一个人去。

    不知道在哪儿还去找?敛之踢了踢马肚子,把马驱到评华跟前。天南地北的去找。评华笑得温存,映着太阳很暖,这是他们第一次见他这样笑。

    谷芽心中了然了,原来评华心中也有思念的人啊,怪不得能说出那句话来,想着便问道:可有信物?

    有信物。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木盒,打开盖子一看,是一块铜钱大的玄色鳞片,映着太阳泛着寒光。

    一打开敛之就闻到妖气了,眉头皱了,偏头看了那块鳞片:妖!对,是蛇妖。评华小心翼翼的将盖子盖好,放回衣袖里。

    你要找一只妖?谷芽张大了嘴:那你之前炼的那颗妖丹,是给他的?什么妖丹?敛之没听明白。

    入世之前,我曾去找过评华,他闭关刚出炼了一颗妖丹?说完转头看着评华:你就是为了他?

    对!评华拉了拉缰绳,调转马头往城外去:我想找到他,这是我多年夙愿,所以为了不耽误你们家人团聚,敛之和谷芽你们去京城吧,我独自去找他。

    这?敛之眉头皱了,他要去找人也就罢了,但是找一只妖他实在不放心,想当初滂风大师兄就是被妖所杀。

    不行!谷芽也不答应了:我不放心,你去寻妖?若是那妖心思不善把你杀了怎么办?回家左不过是那些日子,我不放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你那弟弟,心思不纯,竟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说着一手把茶杯重重放到桌上,从身上的玉坠子里掏出一大堆礼物,一股脑丢到了地上:你瞧瞧,你瞧瞧。

    瞧着这些,评华眉头皱了起来,他以为沈兆兴只是骄横,没曾想还好色:你且放心,我会管束好他的。

    这事儿也不能怪评华,敛之知道,随即点了点头:我知道你难办,左不过我搬出去住也就是了。

    不必!评华忙阻止道:明日等我拿到东西我们就走,无碍的。原本想着,明日拿到那盒子之后,和大哥大醉一场,但如今看着似乎也不行了。

    不若,今天躲着他,和谷芽随我出去走走散散心如何?评华也想来了这几日似乎没好好逛逛罗溪,乘此机会正好躲躲。

    那好。不用见他就高兴了,管他去哪里,又去叫上了谷芽,三人一起出门去了。

    罗溪其实没什么好玩的,只是带他们去各个店铺看看,瞧瞧要买什么的。修真之人不重欲,所以也只是瞧瞧。

    等会儿去玉器行看看,我想买些东西送给我侄子,也算是我这个二叔的心意。

    好啊!谷芽眼界比较高,什么东西都只是看一眼就算了。三人一起来了玉器行,这边评华选玉佩,还有些小物件。

    谷芽在一旁帮忙挑,他对玉算是有几分眼力:为什么一定要送玉?我希望那三个孩子,能似玉温润。莫要太过世俗了。

    敛之在一旁听着这话,就想起慕先生,随即走到柜边,扫了一眼上面摆放的玉簪,看了一眼没挑到好的,问道:还有其他的吗?

    有有有,稍等!其中一位掌柜的,又从里间拿了不少锦盒出来,挨个打开给敛之看,挑了好久都才看中一枝蓝田玉制成的发簪,尖长如利锥表上没有花纹,成色瞧着极好,洁白似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