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被慕先生抱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随意吧。崇廿说完,转身便走了,他是看在先生的面子上才来警告,还有好些事情要忙呢。

    敛之有些为难:慕先生,不若我不去了?反正我去也是添乱。无妨,我护你。魔气的事慕先生知道,只是这点事情于他看来还不算什么,就未曾理会。

    好!敛之一听这话,哪里管得了那么多,随着去就好了,刀山火海都随着慕先生去。

    那孩子来了,众人心中各存己见,这两日都已经将这位先生的身份打探得差不多了,那孩子听说是身边人,但又不是道侣。

    敛之自请留在象景身边,慕先生有事便过去蓝茶那块,两人不知交谈什么,只见得蓝茶脸色越来越不好。

    自己被分到了崇廿身边,左边是破剑风阁的剑诀长老,两边请安行礼之后,心里有些忐忑了。

    你这孩子还是过来了!崇廿笑着看着敛之,随即收敛了笑容,正经起来:稍后心着些,实在不行躲我后头,按着我的药葫芦。

    多谢崇廿长老。

    二十多位修士,围在结界外,每隔一段距离站一位,蓝茶和慕先生则在圈外,敛之回头看着他们二人,一白一蓝挺合适的。

    闻得剑岚掌门的号令,众人手结法印,将灵力灌输于结界之中。

    蓝茶看着结界里愈加汹涌的魔气,眉头开始皱了:原以为三日聚灵已经够了,但现在瞧着似乎还不行,这魔气越加汹涌了,只怕镇压冥泉的玉捷符已然不行了,迟则十年,天下必有浩劫。说完看了一脸面色平淡的慕先生,微微叹了口气:慕先生,您觉得呢?

    嗯。蓝茶的意思就是想让自己进去看看,只是无甚兴趣。

    两人正说话呢,突然听到有人喊道:心。

    敛之还没反应过来呢,眼前就出现了一团黑气,直往门面来,崇廿算是反应快的,立刻腾出一只手将那团魔气打散,敛之马上抽身想往崇廿身后躲,可是来不及,又一团更大的魔气朝自己来。

    根本躲闪不及,而崇廿想救也救不了。

    慕慕字才出,自己就被抱住了,一愣然后有一股木樨花香钻进鼻子里。慕先生在蓝茶眼前凭空消失,又在远处出现,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了。

    崇廿看着那先生凭空出现,右手抱住那孩子左手一伸,将那团魔气捏在手里,好一出英雄救美的把戏,随即酸了一句:好气呀!为什么不是我呀!

    嘴上酸了一句,再转头时就看到破剑风阁的剑诀长老,一脸可惜的样子,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慕先生。敛之心跳的厉害,自己正在慕先生怀里这件事比方才的魔气更让人心跳加速。

    嗯,无事了。将魔气捏在手上,放开了敛之。敛之有点不舍,看了看慕先生,声嘀咕:我还没被抱够呢。

    嗯?他似乎没发现什么。

    我想变成慕先生的眼睛,视您所视之物。少年的声音刻意压得低沉,气氛被营造得有些暧昧:也想变成慕先生的手,名正言顺的抚摸流连于您每一寸肌理。

    因为对你动情了,连多看一眼都觉得幸福,你知不知道啊慕先生,我希望你能把我锁在你的眼底,希望您沉溺与我。

    察觉到他不太自然的呼吸,慕先生顺势挨了一下脉:你脉搏急促激进。说完之后,从袖口掏出一个药**:每日一丸。

    所有暧昧奢靡的气氛,都被破坏了,敛之哭笑不得的接过药**:慕先生,我的药不是这个,我的药是你啊!

    这句话慕先生没听懂,但不妨碍他言语上的关切:不可多怒多激。

    敛之颇有些生无可恋的叹了口气:果然。对于慕先生,喜欢就得直截了当说出来,绕绕弯子这些都是没用的。

    崇廿回去之后遇上了一人,这人是旧识而且是有过节的旧识,看着眼前一身正气规规矩矩的男子,心里原本的不痛快找到了发泄出口:崇壬长老,别来无恙啊!

    你还是如此不懂规矩!崇壬一甩袖,语气不善。自己曾多次向掌门师兄秉明,这厮身为长老言行不拘,衣着随便,不堪为众弟子之师,可掌门每次都偏着他,替他说话,气的自己直接闭关六载,若非冥泉之事,自己也不会出来。

    规矩?崇廿顺手把自己扎着的发绳拉了下来,头发又披着了:这话问的好笑,您什么时候在我身上看到过规矩二字?

    如你这般,怎么为人师?一见他,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崇廿笑着把玩着胸前的头发:我不堪为人师,也总比您甩甩袖闭关去,丝毫不顾院中弟子的死活好吧?

    瞧着他气得脸一下青一下红的,崇廿心里痛快了不少,笑着走近他:要我说,崇壬师兄规矩会把人憋死的,不若您随我不规矩会儿?

    两人靠的很近,崇壬能闻到他身上的甘草香,不知为何,他的脸烫了起来。

    见他被自己气的说不出话,心里畅快了,但眼尖看到了崇壬变红的耳垂:呀!崇壬师兄耳朵红了?莫不是想到了什么不规矩的事情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