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崇廿长老提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三日之后,众修士回将灵力填补于结界之中,又是一场较量。刑法长老微微叹了口气。

    此番的冥泉似乎魔气更甚了。刚才蓝茶就感受到了,里面的魔气更暴躁了,他怀疑镇压冥泉的玉捷符是不是坚持不住了。

    是啊!这次是刑法长老见过结界变得最薄的一次。

    象景和敛之在一旁,不敢出声。

    敛之虽知晓修真界中大能修为极高,但如今第一次看见,亲眼得见之后才明白原来实力竟是如此悬殊,宗主就慢悠悠的一丢符纸,所聚灵气便如此磅礴。

    心中想着事情,他就先跑回去找慕先生了,难得一本正经的跪坐在他面前:我有一事请教您。

    从未见这孩子这般,慕先生放下笔也看着他。原本严肃的气氛,敛之突然红了脸:慕先生,您您真好看!

    话出口才惊觉不对,自己不是要说这个的啊!忙拍了拍头:慕先生我有正经事问你,资质是否已经决定了此人一生的作为?

    大多是。这孩子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为何会是如此?敛之跪坐在蒲团上。修真者分为四重:脱胎、换骨、为先、通天,有根骨的人一修炼便能脱胎,可天生灵体之人一修炼便是为先之境了,而自己也是换骨这一层,或许等到死也只能是为先之境。

    茶盏的水如何能与湖泊相较。将人视为容器,所谓资质,其实就是指容器的大,资质越高体内越广阔,所能蕴藏的灵力则越多,修为也就越高。除非有奇遇,或是重宝傍身,否则终其一生也逃不过资质二字。

    皱着眉,不知所思何事,慕先生没打搅他,继续写着手里的东西。过了许久,才开口:成亦资质,败亦资质。敛之说完探头看着慕先生所书,尽是些看不懂的符号,也不想去问。

    懒散的坐着,撑着头:似我这般无甚进取心的,只怕到死都是为先之境。说完重重叹了口气。

    我可以帮你,至通天渡雷劫成正果。

    这句话引得敛之侧目,他不怀疑慕先生的话,因为他说过不会骗自己,那他真的能帮自己吗?但想想还是摇了摇头:我此生已得到我最想要的,其他的飞升或是通天,我真的从未想过。

    为何?天底下所有的修士,所求之事不就是飞升么?

    敛之也不知道,就是觉得所谓飞升好像没什么值得期待的:可我不知道飞升之后是何情景,若是我飞升之后再见不到您了呢?若我飞升之后您便不要我了呢?

    慕先生不答话,只是看着眼前这个不以飞升为目的的荒唐修真者,他荒唐到把自己放在了第一位。

    我此生唯二两件事,第一便是慕先生,第二便是长久。敛之说着,笑着探身过去,压住慕先生的矮桌上竹简:慕先生会与我长久么?不会也没关系,我会就好了。

    他不答话,敛下眸看到敛之被墨迹染黑的袖子。

    敛之有些动情,慢慢探身过去想亲一亲那张寡言少语的薄唇,还没得逞,就有人敲门了。

    崇廿特地挑了个吉时过来,背着药葫芦难得把头发往后扎了下,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才有人来开门。

    敛之见来人,也是诧异:崇廿长老!

    你家先生在么?不等他答话,崇廿有些自来熟的越过敛之进了院中。崇廿长老,慕先生喜静,不喜人打搅。

    我此番来是有正事的。

    进了屋内,就得见意中人正伏案疾书,嘴角更弯了大步过去:先生安!慕先生未抬头看他一眼,崇廿也觉得无所谓,自顾自说起话来:此番我是来提亲的!

    提亲!敛之正好走到门前一听这词,脚步一滑差点摔了。

    但凡慕先生想要,但凡我有,作为礼物如何?崇廿便是这种人,想要的东西就大大方方的去要,藏着掖着多没意思啊。

    慕先生不会与你结亲的!敛之忙两步跑过来,他就知道一定会有人对慕先生下手,还好自己跟来了,不然指不定被拐了。

    崇廿上下打量了敛之一眼:为何?敛之想解释慕先生便先说话了:不会!

    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清清淡淡的意外的合心意,笑得更甚了。

    见他朝着慕先生笑,敛之气不打一处来,但又不能太过,语气不善道:崇廿长老您还是先回吧,慕先生不会与您结亲的。

    为何?总得给个理由吧,本长老样貌也不错修为也高,身份算得上贵重,是长得不入先生眼?崇廿说着一屁股坐到地上,大有不罢休的意思。

    敛之就站在一旁,颇为不悦,看了看崇廿满肚子怨气。慕先生似乎察觉了,终于放下笔:敛之过来。

    哎!敛之挪了过去,跪坐在慕先生旁边,崇廿也觉得奇怪,就看着他伸手替那个童子,擦着袖口上的墨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