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离奇命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听到了焚什么山,他们声音太了听不大清楚。刚刚差一点破相了,敛之现在都心有余悸。

    我听到了什么教。评华也是听到了一点,敛之则摇了摇头:我什么都没听到。不过明日我们可以向县中居民探探,看看这什么山什么教他们知不知道。

    确定好之后,就各自回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林述其起来觉得神清气爽,连日的疲惫都一扫而光洗漱之后下楼,许多镖师已经陆续在吃早饭了。

    和众人打了招呼就往敛之那桌去:昨夜睡得可好?问这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林述其坐了下来,抓起一个馒头,敛之帮盛了碗粥:我听说这里有个什么焚山是吧?

    窃焚山?二正好过来送酱菜,听到这话,一下接了话头。

    评华放下勺子:你知道?知道,就在西城出去走个十里地就是了,那地方可邪门得很。二说着看了看柜台算账的掌柜,弯下腰低声说:谁进去都会死,整片山没一个活物。

    还有这事儿?谷芽听到也好奇了,追问道:进去的人都会死,那你们怎么知道山里没有活物?

    几位不知,五年前有个打外边来的猎户,不知深浅就进山去了,结果第二天就被人发现痴痴傻傻的坐在城墙边上,跟被抽了魂魄似的,众人把他送回去看大夫,大夫也无能为力,结果第三天被发现死在家里了。

    这倒是离奇。

    这倒是稀奇了,请了押镖的还有有人护送。

    赶了十天路,终于在第十一天到了齐河县,林述其和松了口气:快合吾了。

    大哥,不若我们先将东西送到了,我们再寻一客栈好好休息一晚?他想让大哥尽快从这个漩涡里抽身,只要镖物安全到他们手里,这事儿就不关崇顺镖局的事情了。

    敛之的提议深得人心,几位镖师都首肯了之后,才算是定下:那好,我们趁着天没黑把东西送到城北的济安堂,这活儿就算是齐了。

    说着一众人往城北去,在城北的一处街道上看到了这家药店,拿了信件与他,确认无误之后,就让人帮忙把东西搬进去。

    我来搭把手。谷芽撸起了袖管,也帮忙抬了一箱进去后院,评华没动心谨慎的观察着四周,敛之则与大哥与掌柜攀谈交接。

    在信件上按了手印之后,这趟算是起了。

    评华漫不经心的走到谷芽身边,压低声音问:记住了吗?知道大概了。

    这样评华也就放心了,东西搬好天也擦黑了,十余人寻了处干净的客栈两人一间房住了下来。

    评华和谷芽,敛之和他大哥,只是临分别时,评华偷偷塞了一**药给敛之:混茶水了,便可一觉到天明。

    这自然是明白了,所以晚上故意倒了杯茶给大哥,见他喝下困倦了便劝他上床歇息,等确定人睡熟了,敛之才敢去找谷芽和评华。

    房中两人早就在等了,敛之来时都做好了准备,掏出三枚隐身符:贴在身上,你们路都记住了吗?

    我们又不是你。谷芽说着把隐身符对折贴在心口处,有布下法术,让他不掉。评华则是整整齐齐折好再放进胸口。

    安排妥当之后,三人悄悄从窗外出去,跳上窗户由评华带着一路到了济安堂。

    到了济安堂屋顶,三人就趴在房顶上,谷芽指了指那边一座房子:那地方,就是放炸药的地方,我亲自抬进去的,那儿就是药房,其他的几座大概就是卧房之类的,没看太清。

    我先下去,看看炸药还在不在。敛之说着,轻轻跃下屋顶,三人是修士自然比那些凡人要强上不少,蹑手蹑脚的跑过院中到了房子,趴着窗户往里看,还能见到一箱一箱的东西,看来他们还没运走。

    回头对着两人点了点头,示意东西还在,这下三人也都觉得奇怪了。

    那么重要的东西,他们为什么不搬走,难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这就让人想不破了。

    敛之回来,评华却问:你确定里面的东西还是原来的?你是说,他们有可能把里面的东西掉包了?敛之一惊,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件事情?

    哪儿有光。谷芽偶然瞥见,最后边有处窗户透出烛光:我们去瞧瞧。

    仗着有隐身符,三人顺着屋顶摸了过去,趴在屋顶上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却听不清。

    三人对视一眼,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下了屋顶。

    谷芽半蹲着扒着窗沿,侧着耳朵听见里面有个人说了:焚什么山,心里一直犯嘀咕,焚什么山?一个不心,手指就扣到了窗沿上。

    声音很轻,但是里面的人都是练武之人,耳聪目明现在又是夜深人静,自然听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