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带他会沈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敛之品着茶,看着两人,一个认认真真的教怎么使筷子,一人认认真真的学,甚为好玩。沈筠学得快,不过一会儿,就已经会歪歪扭扭的夹起一些大块的肉和菜了。

    你们先吃,我去弄辆马车,等谷芽一回来就马上出发去罗溪吧。

    说到这里,评华也有些愧疚:他入世那么久,都先让我们回家,是该快一点让他回家了。是啊,谷芽其实也归心似箭只是碍着我们不好说。说着放下茶杯:我去弄马车,到时候你就和沈筠一起坐马车,我们骑马。

    这边谷芽和陶大人说明了情况之后,便赶回来了。

    回来之后见沈筠醒了,也替评华高兴,也来不及说什么就被敛之拖着上路,趁着城门没关,就出城去了。

    两人骑马,评华赶车,沈筠坐在里面有些蔫蔫的,毕竟冬天到了蛇应该冬眠了。

    你怎么和巡按大人说的?几人披着月色赶路,说起闲话来。我如实说了,只是瞒了沈筠的身份而已,托他带给我父王一封书信,就回来了。

    没事儿,过不了几天我们就去京城,我从小到大都没到过京城,听说极为繁华。说到这里,敛之心里也隐隐有了期待。

    这次走了五日才到了罗溪,原本评华是打算让两人在外住着,自己和沈筠进沈府,但两人说什么都不同意,只好让他们跟着了。

    其实也是怕担心沈父沈母迁怒他们,毕竟自己要是说清楚了,肯定大发雷霆。而他们也是怕评华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评华又来了,但这次似乎没掀起什么波澜,除了陈伯之外,没有一个人来迎接。没心思理会那么多了,评华将沈筠交给敛之和谷芽两人照顾,便去找了沈母,还让下人直接去找了沈父过来。

    三人在前厅候着,沈筠一离开阿文,就有些急躁,坐立难安的。

    沈母见儿子回来了,起初是高兴的招呼着吃茶,哪知评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母亲,孩儿有话要说。

    什么话?快起来说。沈母过去想要扶起儿子。孩儿要与一男子厮守。

    一听这话,沈母似晴天霹雳,愣愣的站在他面前,反应过来后一个巴掌往评华脸上招呼,精致的指甲刮伤了评华的脸。

    早有此预料,评华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还望母亲成全。

    成全?成全我儿子跟一个男人厮守成亲?你是不是疯了沈兆文?沈母气得全身发抖,和男子成亲是最不入流的玩意儿。

    我没疯,我很清醒。

    沈母气得手发抖,食指指着评华鼻梁骂:我怎么生了那么个不入流的玩意儿,早知道就该把你掐死。

    这边沈父过来,就听到了沈母骂人的话,走了进来便看到评华跪着:怎么跪着了?问着迈步过了门槛,就看到沈母气得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撑着桌子,胸口剧烈起伏着,还觉得奇怪:怎么回事?

    回父亲的话,我孩儿要与一男子成亲了,至于是谁二老便不必知道了。评华跪的笔挺,仿佛在说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这下沈父也不淡定了:你说什么?你要和男子成亲?刚问完还没等人回答,直接一脚就往评华心口踹去。

    评华没躲,硬生生受了这一下,被踹倒在地。沈父便开始骂了:你是不是嫌我们活的太长了,存心气死我们?

    忍着心口的闷痛,重新跪好,毕恭毕敬的回应:孩儿不敢。

    不敢?不敢就把你那句话收回去!沈父年纪大了,也有些受不住这刺激。晚了,四岁那年便收不回来了。

    你竟比那些下九流的戏子和娼妓还不如,竟然要和一男子成亲?早知如此,就应该淹死在井里,我们沈家才不会沦落为人笑柄。若是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儿子竟然要和男子成亲,沈家还不得被人指着脊梁骨笑话。

    看着他毫无悔过之意,沈母扬起手掌‘啪’又狠狠打了一下:你这样对得起沈家的列祖列宗吗?说完竟一下子背过气去。

    沈父一把托着沈母的腰:来人啊!快来人!

    评华跪着毫无所动,下人匆匆跑了进来,七手八脚的把人抬到了屏风后的床上,一边人去请大夫,沈父一瞧他气不打一处来:你给我出去跪着,快滚!

    是。评华很听话的起身,走到门外的院子里跪在了青石板上。

    前厅的三人,突然看到下人们乱了起来,谷芽拉住脚步匆匆的小厮:怎么回事?二公子把夫人气晕过去了,里头都乱了正去请大夫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这样哄着,沈筠才肯让评华蒙上眼睛,只是蒙上眼睛之后就一直抓着他的手说什么都不肯放,评华也就随他了。

    收拾妥当,确定没什么三人才出门。

    紧紧握着评华的手,听着外头纷乱嘈杂的人声,沈筠有些害怕,他从来没在那么多人面前出现过,都是夜深人静偷偷的出来玩,唯恐让人知道,如今乍一下上街了心里十分忐忑,只拉着阿文的手,全身轻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