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表明身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要说这陶焕和珹王算是从小到大的旧识,九岁时,陶焕和如今的怀化大将军白信是先皇和珹王的伴读,自小相识自然连着这些小辈也认识。

    陶大人,我是刘勋,您忘了?

    世子大人?陶焕攥着玉佩还是不太相信:可世子大人不是在五岁时就已经拜师学艺去了吗?为何?你当真是珹世子?

    曹赫显万万没料到,自己惹了尊大佛,但按着情况发生下去,那自己人头不保,出言打断:巡按大人,这人与那蛇妖狼狈为奸,说不定这玉佩是幻术。

    陶焕摸着这玉佩,触手升温再细看之下,龙尾的那个地方有一处浅浅的划痕:这玉佩是先皇从小带到大的,龙尾上的划痕,是白将军失手划到的,这玉佩是真的,只是这人?

    按理说珹世子已经离开多年,如今突然在这里冒出来,实在让人不可信。

    谷芽见他还是狐疑的样子,也觉得他不信于是附耳过去,在陶焕耳边嘀咕了什么。敛之看着两人不知道说什么悄悄话,但看那巡按大人,脸上从震惊到惊喜,不过几瞬息的时间。

    珹世子!真的是世子大人?陶焕一手握住了谷芽的手腕:您为何在此?

    此事暂且先不说,只是这曹赫显一定要法办。

    曹赫显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只看巡按大人信了,那他信了自己不就惨了吗?立即呵斥谷芽:好你个妖物,竟敢迷惑巡按大人。

    是不是妖物,你自己心里清楚。师爷咬牙切齿的说:巡按大人,他买卖时都留有账本,好到时分赃,那账本在他书房卧榻的脚踏下面,搬开脚踏就有一个暗格,里面有信件,有一大半是我的手账。

    来人!此时陶焕心是往谷芽身上偏的,一听这话立即吩咐人去查看,而曹赫显此时也开始慌了,回头看了一眼林班头,林班头没有他这样的定力,额头已经开始渗冷汗了。

    珹世子怎么会到此处?趁着人去搜证据,陶焕把玉佩还给了谷芽。

    一说起这个,谷芽也是满脸无奈:其实我在两月前已经入世了,只是我们先去了崇丘再转道齐河县,然后去了罗溪,最后陪我的道友来新茶村寻一位故人,没曾想却偶然查到了这件事,想着来官府报官去救那些孩子,但没曾想这曹赫显才是幕后主使,把我们关了起来,还打算用哑药毒哑我们,让我们认罪。

    可是这位?陶焕看了看旁边的敛之。敛之作揖行礼:见过巡按大人。

    不是,我们一行有三位,陪的是另外一位,但他此时已经先去救那些孩子了,待会儿就麻烦陶大人帮带着官兵去救那些孩子。一说到评华,这才想起来。

    这边去搜的官兵已经回来了,手里果然拿着一个盒子上面还有些纸张,双手呈了上来:巡按大人,这是在那地方搜到的。

    陶焕伸手取过纸张,转而双手递给谷芽:珹世子。谷芽忙摆手:这事陶大人处理就好了,我也不擅这些,只是担心那些孩子。

    那好吧。陶焕自小也是疼爱谷芽,如今听他一说也就同意了,开始翻看那些纸张,那些纸张都是他们卖孩子收回来的凭据,越看眉头越皱:好大的胆子。

    曹赫显看了看林班头,正想说什么呢,林班头先他一步扑通跪了下来:巡按大人,都是曹赫显逼着我那么做的啊,是他逼着我去找江湖上的人,去找买家,原本之前贪污的事情被他抓在手里,是他逼着我那么做的啊。

    好你个林富,明明是你在施粥时看到那些孩子动了贪念,变着法劝我走这条路,没曾想如今来冤枉我,巡按大人您明察啊!

    现在这狗咬狗的情景,实在让人看不下去了,谷芽摇了摇头:陶大人,还是先去救那些孩子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陶焕拿着窝头,左右查看之后转头看着曹赫显:这是何物?言语带着怀疑,曹赫显忙站了起来作揖行礼:回巡按大人,这是三个刁民想要陷害下官的把戏,他们对下官察觉了他们的阴谋怀恨在心,这才伺机报复。

    报复?陶焕在斟酌这句话的可信度。谷芽低头眼神示意了师爷,他便了然了。

    曹赫显,你的报应来了。师爷趴在地上,强撑起身子:回巡按大人,小人药翻供,小人有冤要诉。

    你闭嘴!陶焕斜了一眼曹赫显,眼神犀利让人心生凉意。

    师爷用手半撑起身子:回巡按大人,我与这狗官还有林班头,这些年狼狈为奸,假借施粥,硬让乡绅捐了不少银子,但那银子都被我们三人吞了,账本一直都是我在记的,两个多月前,我偶然发现他们竟将那些过来要粥的孩子,扣下贩卖到别的地方,对那些父母则宣称病死了。

    他们被我发现,却想拉我下水,可这事情是伤天害理的,平日我虽贪可也不敢做这种事情,我劝着他们收手,他们见我不肯苟同,便使计将我迷晕,关进了牢里,变本加厉直接将勾结了一些江湖人开始明目张胆的偷孩子了打算打捞一笔,然后嫁祸到我的身上。

    说着往前爬了爬:巡按大人,我这腿便是屈打成招之证,我贪了是我的报应,可断然不能让这狗官逍遥法外!请大人明察。

    大人,他们三人是商量好了来污蔑下官,求巡按大人明察,还下官清白。都到了这地步了,曹赫显面色不露半点慌乱之色,也是沉得住气的。

    这是林班头也出来喊冤了:求巡按大人明察还我清白。

    如果我说我有证据呢?谷芽挺直背,从怀里掏出那枚玉佩,正对着堂上的人。问道:陶叔叔,您可记得这枚玉佩?

    陶焕身体前倾微眯着眼,看清楚了玉佩上的龙纹,一个激灵,忙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了下去:这玉佩说着伸手接过玉佩:这不是先皇在珹王世子满月的时候,赐给了他,怎么在你手上。

    陶叔叔,您忘了,我骑马还是教的啊!谷芽有些哭笑不得:那时我不敢上马,您还说:男子汉大丈夫怎可为此所惧,您记得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