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追夫日常(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回去之后没人提起这件事情,所有人都好像不知道,只是敛之觉得宗主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不说而已,既然宗主不追究,这件事情就都烂在肚子里了。

    可经过此事之后,敛之却莫名胆大起来,许是两人都说开了,不管慕先生同不同意,反正他已经知道了。

    于是干脆隐身符不贴,直接跑到涧桥西畔去寻人,翻过了院墙直接到了里头,敛之去了第一个院子瞧了一眼,没人,转到第二个院子,也没人。

    心里正奇怪呢,到了第三间院子隔着窗户一瞧,果不其然,慕先生在里头看书。

起了玩闹的心思,一跃上了廊上的梁上,突然倒吊下来:慕先生!喊了一句,边喊脚上动了动,连着身体和晃了晃。

    慕先生没看,一抬左手窗户砰一声关了,敛之一下整个人往后仰了仰,瞧着紧闭的窗户也不在意,翻身下来站定,拍了拍手。

    此时药童听见声响便赶了过来,一瞧是熟人:你在此处做什么?可是奉了谁的命?来送药?若是无事就快快回去吧。

    我呢,不是来送药的,只是来看慕先生的。

说着脸上堆着笑,凑到了药童面前,药童有些嫌弃:你若不是来送药,就快快回去吧。

    到了竹林的一块平坦的大石头前,松开了手:你叫什么名字?敛之说着又补充了一句:我叫敛之。

    药童按了按被拽的左肩,有些不情愿的开口:我叫三农。

    敛之点了点头:三农,你平日里都伺候慕先生吗?怎么伺候的?敛之说着,从胸口处取出一包糖,摊开了取出一颗放进嘴里:嗯,你要尝尝吗?    三农有些犹豫,有些眼馋的看了看酥心糖,随后摇了摇头:我不吃这东西,你快些回去,不然慕先生要怪罪了。

    真不吃?敛之把剩余的放进嘴里,含糊着说:这酥心糖是人界一家有名糕点铺子买的,这修真界只怕难吃到咯。

说着佯装想把糖包好放回去。

    三农虽说平日里稍稳重些,但是终究还是个十四岁孩子,见他要放回去忙出手拦住:说不上是伺候,其实我很少见慕先生,平日里慕先生都是有事唤我,否则就是有人来,不然我也不敢去打搅慕先生的。

    说着捻了一块酥心糖放进嘴里,许久没吃到这甜丝丝的零嘴了,三农笑得欢喜话也多了:平日里就是评华、隐长老和宗主偶而过来,其他人哪像你一样三天两头的往这来。

    隐长老也常来吗?敛之这话问的有些酸味。

    可是这正在吃甜的三农根本没察觉,点了点头:也不常来,只是总比宗主多几次而已,慕先生平日里也少出门,事儿也少,我也清闲。

一块糖下肚把三农的馋虫都勾起来,眼巴巴的看着酥心糖。

    敛之慷慨,把糖都塞到三农手里:我这人也喜静,来时也不吵不闹,下次你可莫要赶我了,好不好?我再给你带糖吃。

    听到这话,三农点了点头:那你莫要太放肆了。

    屋内的慕先生全然不知外头两人说的是什么,自顾自己看书。

    过了两日慕先生去了药堂,下了堂刚出门就遇上了敛之,觉着眼熟看了他一眼,他一笑慕先生就想起来了,但也没有理会。

    只是自顾自的回去,而他就在后边跟着回去。

    慕先生回身坐到踏上,捂着自己心口,心依旧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中想起那少年的话,却有几分感触,不知是为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