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炉石系统:第三百三十六章 不引(十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打他就是对的吗?恩奇都平静的问。

    有什么不对?我养了他几十年,这就是他的报答?要不是我提前给自己上了防护法印,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老夫!桑夫说到这,心中更气,又是几拳,连续向着仆人头脸招呼过去,打的那仆人面目模糊。

    仆人惨笑骂道你不过是,欺软怕硬的狗罢了,你就是

    桑夫突然狠狠掐住了仆人的脖子,使其语声戛然而止,仆人伸出手,试图掰开脖子上的手,但气力已不济,根本掰不开。

    桑夫瞪着仆人那因窒息而扭曲的面孔,凶狠的问现在说,谁是狗?

    仆人想说话,他的喉咙努力的发出了几个音调,但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

    仆人的手缓缓垂下,他死了。

    桑夫喘着气,直直的看着一动不动的仆人。

    黑龙魇在一旁看的呆了,此刻才反应过来他,他死了吗?

    桑夫没有答话,恩奇都也没有开口。

    片刻,桑夫突然哭了,趴在了仆人的尸体上,痛哭着。

    恩奇都默默看着这一切,从何时起,生命是如此低贱,可以被如此轻易的扼杀与践踏。

    四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了,举目四望,恩奇都看到了那些身着铠甲的士兵,只是那些士兵裸露出的部位不是血肉,而是白骨。

    比想象的还要多。恩奇都拍了拍看傻了的黑龙魇。准备好,要突围了。

    哦,哦。黑龙魇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剑柄被他捏的紧紧的。

    桑夫站起身,用袖子抹了两把脸,走到一旁捡起那把短斧,轻声道走吧,看运气了。

    恩奇都把晕迷的女孩绑在背上,由桑夫给四人一人加持了一道法印,四道法印画完后,那些被白虫寄生的尸骨大军距离几人已经很近。

    一起往那边。恩奇都以手指南,随后率先冲向南面的寄生大军。

    乱,场面很乱,那些被寄生的士兵没有丝毫的章法可言,都是一股脑的举起兵器向恩奇都砍去,恩奇都双刀挥舞着,砍杀着,在这混乱之中,恩奇都只能感觉到白浆不停溅射在自己的脸上,他不知砍倒了多少只寄生体,自己身上的那一层防护法印,早就破了。

    一边砍杀,一边向外挪动步伐,不知过了多久,恩奇都总算杀了出来,身上却是糊了一层白浆。

    恩奇都使劲奔跑着,直跑到一片树林之中,总算是甩脱追赶的寄生体大军。

    喘着粗气,恩奇都感到流失的体力正缓缓恢复着。

    糟了,桑夫,黑龙魇还未出来

    恩奇都心道不好,难道只有自己杀了出来?可自己这一身白浆,被感染寄生已成注定,没有桑夫,当如何是好?

    恩奇都想起了伊内丝,可是此时非昔日,伊内丝已被首都抓了去,生死未知,更没可能来救自己。

    心下焦急,解下背上的女孩,置于青石上,提刀欲杀回去,却在这时,看到了迎面跑来的黑龙魇,他伤痕累累,背着不省人事的桑夫,快步向恩奇都走来。

    快走,它们追上来了。黑龙魇边走边道。

    却听‘扑通’一声,黑龙魇被脚下的石块绊倒,背上的桑夫滚落在地上。

    你说那些虫子,还在跟踪我们吗?黑龙魇背着桑夫,和恩奇都并排而行。

    应该已经甩掉了,不过,你为什么问我?你不应该更有经验吗?恩奇都的背上背着女孩,与之前不同的是,并未捆绑。

    可能因为下雨,我嗅不到腐尸的气味了。黑龙魇道。

    继续走吧,这前面不远,是我曾经居住的营地。恩奇都道。

    该死的,这个老家伙,居然紧要关头晕了过去,差点害死我。黑龙魇抱怨道,他又看向恩奇都。还有你啊,为什么冲的那么快?以后遇到这种事,保持步伐一致更容易突围,以前,我和我的妻子,都是这样配合的。

    恩奇都瞥向黑龙魇,见其黯然,心知他又想起了死去的妻子,遂道我以后尽量慢一些吧。

    黑龙魇斜向恩奇都,抬了抬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