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炉石系统:第一百零五章 浩克之怒(十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别害怕,他在故弄玄虚。戴肯声音冰冷而充满杀机,我只需要一个机会,你能为我争取吗?

    好。金并冷声应道,双足一踏,率先对严罗发动了攻击。《某美漫的炉石系统》

    机械拳套闪着晶黄的火花,金并的嘴角翘起,眼神依旧冷酷的盯着严罗。

    是斯塔克那子。金并道,简单说,我和他联手了。

    所以说,你手上的拳套,以及身上这身行头,都是他为你量身打造的?严罗问。

    不错。金并冷声道。

    你在糊弄鬼?斯塔克没有科研区的权限,他从哪弄到的材料给你造装备?严罗道。

    哈哈哈。金并忽然冷声笑了起来,你和我是一类人,我们这种人,都有被手下背叛的命运,就如隼龙背叛我一样,你如今也尝到这种滋味了。

    啊,你话里有话啊,你的意思是,科研区的某个科学家被你和斯塔克买通了?还是说菲兹。严罗意识到了,菲兹是被自己强行绑来的,虽然表面上认真工作,但忽然反水也不是稀奇的事。

    下地狱去想吧!金并冲了过来,一拳击向严罗,匆忙间严罗低身,滑板,转到金并身后,却见金并看也不看,左臂向后直接扫来,拳风震动着空气,当下严罗连续后跳,与金并拉开距离。

    只见之前严罗身后传送电梯入口的门,被金并第一拳砸出一个中等深度的拳印,印上冒着丝丝青烟。

    好重的拳,这是拳吗?简直是高威炮弹,虽然电梯门的材质比起飞船外甲来说逊色千倍,但据伊内丝透露,电梯门的材质是高纯度钨金属合成,严罗皱眉,若是被这样的拳击中,不但寒冰护体会立即崩坏,自己也会受伤。

    啊,换了个装备,就很强啊。严罗夸赞道,随后意念集中于眼,只见金并浑身上下,俱显露出浅红色的光芒。

    但这光芒却出乎严罗的意料,他尝试操控金并的血液,发现是可以操纵的,只是比以往的操纵速度要慢上五倍。

    严罗暗惊,心想:这不对啊,按理来说我应该是看到深红色,难道说他这一身金属保护了他?阻碍了我的异能?

    你刚刚在尝试操控我的血液,对吗?金并冷声问。

    没错,尝试了一下。严罗道。

    结果,是不是让你很惊喜。金并问。

    是啊,我这玩意对于正常人而言,还没失效过,话说你这一身是菲兹给你造的?严罗好奇的问。

    菲兹早在数个星期前就为斯塔克准备了一切材料,这身铠甲,本该是由斯塔克亲自装备的,但我是一个变数,我与斯塔克谈妥了,结果是我们暂时联手,一起把你掀翻。

    金并说着,开始一步一步向严罗走去,他的鞋子似乎也加持了金属,踩在地面发出振振有力的钢铁撞击声。

    可问题来了,你外面难道有人吗?没有战衣的斯塔克怎么对付伊内丝?

    他只要一到外面,没有障碍物阻挡,他的铁人战箱就会自动朝他高速飞来迅速覆盖并装备,这一点,你没想到吧?金并冷声道,有了钢铁战衣的托尼,就是钢铁侠,拖住你的手下,甚至击败,都是不成问题的。

    好吧,我承认我忘记托尼的战衣有自动飞向主人的功能,一点疏忽。严罗笑道。

    还有,你的手下,在半个月前与我打擂,都受了重伤,此刻恐怕是帮不了你了。金并笑的露出了牙,他因严罗而受尽牢狱之灾,如今翻盘在即,心中充满了兴奋与狂喜。

    谁说老子帮不了。戴肯从严罗后面不远处的拐角及时出现,他眼神冷酷,拳头伸出利爪,浑身上下充满了杀气,老子早就恢复了,以为我是隼龙那种垃圾?被打一拳就倒在床上半个月不起的货色吗?

    严罗内心一喜,赞道:不愧是戴肯,你的自愈能力,是我生平所见第二强,有你在,我算放心了。

    什么?金并额头流下了汗水,他显然没料到他要同时与两人战斗,在他与斯塔克的计划中,严罗的手下都失去了战斗力,最好的结果应该是由金并和钢铁侠一起摧毁严罗,进而占领严罗的飞船。

    可没想到,变数之一是伊内丝,伊内丝作为一个机器人其恢复能力远超金并意料,仅仅是大吃特吃了几天,身体就痊愈了,但这不打紧,虽然这个变数导致了钢铁侠要分出去拖住伊内丝,由金并单独与严罗对战,但是金并还是有相当信心的,这份信心来源于身上的战甲及机械拳套,给予了他强大战斗力的同时,也有干扰外来能量的效果。

    这份干扰外来能量的能力,让他克制了严罗操纵血液的能力,再加上机械拳套的破坏力,金并自认为万无一失,怎奈此时此刻,竟半路杀出来个戴肯。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戴肯如果帮助严罗,那绝不是11等于那么简单,金并可是要同时面对两个方向的进攻,要观察两个敌人的动作,这个变数将金并掀翻严罗的把握从九成降低到三成。

    既然你有如此变态的恢复能力,也好,也算你有本事。金并冷声道,你们可以一起上,就让你们尝试尝试,不过别后悔,我本就强悍的力量如今有了装备进行辅助,绝对一拳让人变成肉泥,所以,千万,别后悔。

    说什么呢?戴肯冷笑道,你以为我是来帮这家伙的?

    什么?金并一愣,然后邪恶的笑了,有意思,这么说,你是来帮我的?

    戴肯笑的更冷:严罗这家伙,平时对我相当残暴,我忘不了那次他在会议室,当着众人的面把我打的稀烂,我却不敢反抗,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要和你一起,把这自以为天下无敌唯我独尊的蠢货干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