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炉石系统:第一百二十二章 自相残杀的游戏(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那名字是班纳皱眉,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

    快说啊,这可是关乎我们生死存亡的事啊。卢克凯奇吼道。

    是啊,你到底在犹豫什么?难道那字上写的是你的名字?牌皇脸上露出笑意。

    我说一句。赫拉克勒斯道,如果是他的名字,他为什么要提呢?

    切,这我当然知道,我只是说说而已,那么现在告诉我们,那写着什么?别藏藏掖掖的,藏不住的,我会去看的。牌皇道。

    写着一个姓氏斯塔克。班纳说完,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托尼斯塔克。

    不止是班纳,众人也一齐把眼光放在了托尼斯塔克身上。

    是了是了,解释的通了。牌皇呲牙笑道,我记得,那个鞭索第一次和斯塔克先生对话时,就比划了几个危险的动作,他的目光好似充满仇恨呢。

    也就是说。卢克凯奇喃喃道,那家伙竟然不是被杀手47干掉的,而是斯塔克先生

    卢克凯奇的眼中带着一点失望,他本身虽然急切的希望那个‘恶人’能够浮出水面,但并不希望这个人是托尼斯塔克,毕竟托尼给了他经济上的援助。

    首先是我对此毫不知情。托尼看着众人,耸耸肩道,有人陷害我。

    你说陷害你,就陷害你吗?你以为现在谁会相信你吗?牌皇冷笑道,这下终于可以结束这场游戏了。

    他掏出了一张扑克牌,那扑克脸棱角甚是锋利,闪着白光。

    别动手,我有话要说。班纳摆手阻止道。

    你想劝我,不要对自己人动手,不要自相残杀之类的那些幼稚言论?牌皇冷冷的瞥了一眼班纳,自相残杀的意思是,自己人杀掉自己人,但现在,我的身份是‘好人’,而他的身份是‘恶人’,杀了他这个不算自相残杀吧?

    美国队长已持起盾牌,拦在了托尼与牌皇之间,他紧盯着牌皇道:你这种家伙,永远也不明白,什么是自己人。

    哦?牌皇笑了,你说说看,什么是呢?

    美国队长没有说话,圆盾已向牌皇掷了过去,牌皇嘴角挂着一丝邪魅的笑,人以闪开三米,避开圆盾掷击,盾划了个弧线重新回到向着牌皇奔去的美队手中,战争的火药一触即发。

    等等,我有话要说。班纳急切道。

    然而两人分外眼红,谁也顾不上听班纳的话,转眼间就是十个回合,战斗所产生的爆炸让众人不得不低下身,避开余波的冲击。

    托尼启动悬浮装置,美国队长对他仗义,他自然不能不出手,眨眼间便绕到牌皇身后,手炮已准备就绪。

    听我说,托尼是被陷害的,别打了!班纳大声道。

    牌皇以一敌二,不落下风,他不断的掷出卡牌制造爆炸,以此打消托尼手炮的威力,而队长屡次发动的近战攻势,也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

    少年看着这场战斗,他紧握拳头,队长加油,我来帮你。

    少年蹲下身,对着自己的手掌各咬了一口,随后将两只手掌按在地面上,约计2秒,他的手便被一层鲜血所覆盖,他以一根手指,在地面上画起了奇怪的图案。

    待过了10秒之时,周围的空气一阵扭曲,一个血人凝结而成,那血人纵身一跃,朝牌皇冲了过去。

    以一敌三,牌皇的扑克牌炸弹一直被美队所提防,数次爆炸都被美队持盾抵消,眼看敌人越来越多,攻势越来越猛,他突然大喊:不打了,我认输,认输!

    美队一愣,停止了冲锋的姿态,托尼也停住了手炮攻击。

    然而少年的血人仍然向牌皇冲了过去,疾速一拳打在了牌皇脸上,顿时将牌皇打的人仰马翻,这一拳的速度,快到匪夷所思,而血人在打完这一拳后,自身化成了一滩鲜血。

    咳。牌皇以手撑地,坐了起来,他擦了擦鼻血,都说了,我认输,你们就会以多欺少。

    我一个人也能打赢你。美国队长道。

    听我说,你们应该先去看看现场。班纳道,他很庆幸战斗终于停止了。

    现场?不是已经看过了吗?美国队长问。

    我想看一看。托尼滑下头盔道,我没看过。

    他说完,径直朝鞭索的05号房间走去,众人相互看了看,也跟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