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炉石系统:第二百五十八章 奥巴伦的衰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那么拽,我们就没法拿他怎么样?被坑只能认命?奥巴伦问,我无法想象一个人可以无法无天到这种程度!

    老板,你明白的,他就是可以。另一名年轻人道。

    是啊,我明白,这事谁都明白。奥巴伦道,但没法改变吗?就没什么办法

    父亲。黑发男子打断的奥巴伦,与其改变这些与我们关系不大的,不如想办法缓解目前的局势,这才是真正该做的,我们破产很重要。

    是啊,我觉得目前,没什么好办法了。年轻人说,要想重振企业,还得依靠严罗。

    难,太难了。奥巴伦说,严罗就是一只铁公鸡,一毛不拔,他似乎开了一个地下黑拳,但搞砸了,我们的产品几乎没受太大影响,该卖不出去的,还是卖不出去,这点微乎其微的影响根本无法缓解我们的破产危机。

    正是如此,还有希望,虽然他的手下搞砸了,但他不是承诺会再尝试一次吗?黑发男子道。

    要是继续搞砸呢?奥巴伦问,是不是我们就彻底玩完了?我们的一切希望就寄托在这么一个人身上?

    老板,不是我们选择寄托在他身上。年轻人提醒说。

    奥巴伦愣了一下,随后以双手捂住了脸,他明白年轻人这句话的意思,也明白他说的没错。

    是啊,这根本不是选择,而是只能如此,因为除了严罗以外,本身就毫无办法。

    相反,父亲,我们应该视严罗为救星,他不是非得有义务帮我们,他当时也可以直接拒绝您。黑发男子道。

    但他还是骗了我,他没能把一切规划好。奥巴伦说。

    这对他并没有好处。黑发男子说,我们与他的协议在于,我们如果发展稳定,那么将会抽成百分之四十的收益,然而如果我们破产了,公司宣布解散,那严罗就一分好处也捞不到,所以他并没有骗到我们任何利益,我是说,父亲,严罗这个人本身肯定不希望我们破产,他是在帮我们,只是目前效果不明显。

    奥巴伦叹了口气,儿子的话他认为是对的,严罗的确没必要骗他,这一切不过是意外而已,但解体危机摆在眼前,怎能不愁?

    他刚要说话,却见一旁的空气忽然扭曲,湛蓝光芒乍现,严罗从中跨了进来。

    不好意思,久等了。严罗淡淡道。

    额,您,您回来了。奥巴伦道,请坐吧。

    虽然在背后奥巴伦对严罗那是很不客气,但是严罗一出现在他面前,他的语气就立马变得有礼多了。

    我时常在想,你们的辅助工具究竟有什么用?公司面临破产,会不会因为你们产品本身的受众太小呢?

    严罗微笑着,一边说话一边坐在环椅上,以肘支撑着会议桌看向奥巴伦。

    怎么可能,在这事没发生前,公司运转良好,虽然产品面临的受众是小了些,但足以维持公司发展,收益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公司,但却也是暴利。奥巴伦道。

    所以,作为一项暴利,一旦国家改了政策,这产业链就灭绝了,是吧?严罗微笑。

    罗先生,产业是否灭绝,这都取决于您了。黑发男子道,只有您能办到。

    这产业灭绝其实都是

    奥巴伦的语声戛然而止,是他自己把话憋回去的,他本想说出产业灭绝都是因为你严罗,但转念一想,这话绝不能说出口。

    事实上,奥巴伦始终觉得他的公司面对破产和严罗脱不了关系,因为这现任美国总统的上任就是由严罗推举的,虽然当时有投票机制,但奥巴伦始终就是摆脱不了这种想法。

    想归这么想,但他却是不怎么敢当着严罗的面直接说出来。

    开什么玩笑,万一严罗一怒之下决定撒手不管,那他也绝对不能拿严罗怎么样,毕竟严罗不同于一般的商业合作伙伴,而是代表着权力本身,就算他通过n起述严罗欺骗了他,也不会对严罗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反而会对自己造成生命危险。

    你想说什么?严罗问。

    我是说,这产业灭绝,都是运气,都怪,怪这上任的总统不干事实,净搞些没用的政策。奥巴伦道。

    严罗微笑,是啊,那我应该另立一个?

    其实,其实您要是能让政府取消这个政策,一切就都能正常运转了,而不是自己开一个地下黑拳经营毕竟一家经营,肯定不如多家经营能够带动本公司的产业。奥巴伦道。

    说的好,但我觉得,就算只有我一家经营,只要做的够大,囊括量大,依然可以给你带来可观的销量。严罗平静道。

    说到底,还是不能废除这项政策?奥巴伦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