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炉石系统:第二百二十八章 自杀式战袍(十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又如何?我是神啊,岂会在一个女科学家手里倒下?

    赫拉克勒斯对自己是神的身份,虽然不如其他神那般骄傲,但说一点不自豪是不可能的。

    他认为神就是神,即便有凡人能够超越神的实力,如严罗和哨兵那般,但也只可能是少数,凤毛麟角般的少数。

    要是被一个女科学家用剑撂倒,那可就成了笑话了,赫拉克勒斯这样想着。

    西蒙斯喘着气,胸口起伏着,刚刚的那两剑,无疑是爆发式的两剑,这两剑过后,她的精神就有些萎靡了,显然她透支了人体必不可少的肾上腺液。

    但这不影响她继续进攻,她也只有进攻,不成功,便成仁,早已没有退路。

    只是她不会盲目的进攻来消耗自己的体力,她知道自己胜算本来就低,她打算找一个破绽,伺机出剑。

    但破绽,不是干等出来的。

    赫拉克勒斯,我听说你是神,对吗?西蒙斯微微喘息道,她在恢复着自己的体力。

    赫拉克勒斯缓缓摇摇头,这并非他否认自己神的身份,而是他在表达希望西蒙斯收手。

    他有伤在身,体力一直都在消耗着,但他经验丰富,他知道人在说话时大脑会自动组织语言能力,而在组织语言能力时反应力就会下降,比不说话时迟钝一些。

    但西蒙斯显然没理解赫拉克勒斯摇头是什么意思,她以为赫拉克勒斯摇头是在否认他是神。

    我知道了,你一直和别人说你是神,都是在吹嘘而已,你果然不是,因为你看,你现在被我一个从事文职工作的人逼得满头是汗。西蒙斯说。

    她的手微微颤抖着,因为她知道,这一切还有机会,赫拉克勒斯伤的比他想象的还要重。

    西蒙斯的话,无疑很锋利,赫拉克勒斯对自己神的身份是自豪的,被这么贬低,他忍不住开口了。

    我是神,宙斯之子,这我从不否认,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做这一切?赫拉克勒斯问。

    为什么?你不知道吗?我和菲茨是bn来的?西蒙斯道,我们现在要逃出这,你这个严罗的走狗看到这一切,成为了绊脚石,我杀掉你,有错吗?

    什么你和菲茨一直是被强迫工作的?赫拉克勒斯眼中闪出惊诧。

    他本来认为,只有他这一批是在起初被强迫的,他有想过其他人也曾是被严罗强迫成为手下的,但他觉得这些人至少在后面是愿意为严罗工作的。

    比如赫拉克勒斯自己,比如隼龙,他们一开始的加入都是有被迫成分的,但很快他们就都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好,吃好喝好睡好,还不缺乏人生的精彩冒险,一点都不糟糕,于是就变成自愿了。

    他本来以为西蒙斯和菲茨也属于这种,但他没想到西蒙斯竟直到现在仍是不情愿的。

    是啊,那家伙是个恶魔,把人当奴隶使,你既然是他的手下,和他就是一类货色!西蒙斯咬牙道。

    隼龙,也和你一样,参加了这次反抗吗?赫拉克勒斯问。

    他看到隼龙的剑在西蒙斯的手上,他绝不可能去想隼龙被西蒙斯干掉了,因为隼龙的实力他是知道的,隼龙没受伤,他认为眼前这个女孩累死也无法干掉隼龙。

    不,他是一条忠犬,被我杀了。西蒙斯咬牙道,就是他bn我和菲茨来这的。

    但这个人是无辜的。赫拉克勒斯道,他是一个尽职的护士,这段时间对我的照料无微不至,这样的一个人,你却杀了。

    他该死,他当了严罗的手下,我就必须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不杀他的话,我和菲茨就完蛋了。西蒙斯狠声道。

    你只是为你自己吧。赫拉克勒斯道,为了自己,伤害他人,你说这个是严罗做出的事,没错,他是这样的,可你不也一样吗?你为了自己,不也伤害了他人?严罗曾经强迫我当他的手下,他伤害了我,但至少没杀掉我,我还有命在,也享受了很好的待遇,可你的伤害呢?你是直接把人给杀了,比严罗还恶劣,你只是为自己自私的行为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不,我杀的都是人渣,这不一样!西蒙斯大声道。

    赫拉克勒斯瞪起眼睛,语声隐含怒意道:哪不一样了?人渣?一个尽责的护士,一个肯尽职照顾他人不怨劳累的人,哪里人渣了?赫拉克勒斯说,还是你认为,只要在这艘飞船上的,除了你都是人渣?还是说,你因为额啊!

    赫拉克勒斯痛叫一声,他说话时,胸口被必杀之剑突然刺入。

    西蒙斯看准了最好的时机,并动用了她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

    人渣就是人渣,哪那么多废话,没错,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西蒙斯的眼神充满兴奋,她得手了。

    赫拉克勒斯忍着痛,一拳向西蒙斯击去,却因手臂长度没完全恢复的原因,手短距离不够,打不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