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炉石系统:第二百二十七章 自杀式战袍(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拉赫拉克勒斯。西蒙斯瞪大眼睛,她知道这个家伙。

    她知道这人是严罗的主力干部之一,据说有非人般的力气,这可和今天宰掉的医生,护士,士兵,都大大不同。当下感到事情不妙了。

    虽然此时没有了监控,但就算是杀人解决麻烦,那也得能杀的了才行。

    西蒙斯紧握剑柄,她的手指都麻木了,心脏也渐渐冷却。

    西蒙斯如此想到。

    不,他受了伤,是病患,还没恢复,我和菲茨未必赢不了这个胖子。

    赫拉克勒斯的确受伤不轻,那时严罗与哨兵的一战无疑是毁灭级的,其余威就差点将他杀死。

    你是,西蒙斯?赫拉克勒斯皱眉,你在这,拿着等等那是,隼龙的剑?

    啊,是啊西蒙斯道,她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赫拉克勒斯不是杂鱼,绝非胡乱砍击就能杀的掉的。

    你杀的?他刚刚喊的救命,你在杀人?赫拉克勒斯皱眉,眼前这个情景,实非他所能预料。

    他问这句话,并非是真正的问,他心中其实有谱,西蒙斯杀了人,他之所有问,主要是他不知道西蒙斯为什么会杀人。

    赫拉克勒斯有好奇心,他想知道其中缘由。

    他并不担心,也不害怕,身为一个半神,他并没有惧怕眼前这幅情景,也不惧怕那个持着利剑的女孩,西蒙斯。

    西蒙斯知道瞒不过去了,否认的话,只会让赫拉克勒斯往最坏的方向想,那样情况就会非常不利。

    她希望最起码的,赫拉克勒斯别太防备她,而她必须想出一个理由,足以让人放下一半戒备的理由。

    是我杀的,他想非礼我。

    西蒙斯编出这个理由是有原因的,因为那个医生确实曾经想非礼他,但这个护士就说不过去了,赫拉克勒斯之前和这名男护士是在一个房间的,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

    赫拉克勒斯盯着西蒙斯,他不认为这个男护士是那种人,倒是那名倒在地上的医生,赫拉认为倒是有点可能。

    于是他问:你说谁想非礼你?

    那个老家伙。西蒙斯想了想道,他对我伸了手,还威胁我。

    赫拉克勒斯看着地上的男护士,又抬眼看西蒙斯问:那他呢?你为什么杀他?

    我当时很害怕,他冲过来,我失手了。西蒙斯说着,眼里流出一行泪,这是她酝酿好半天才挤出来的。

    我好害怕,我该怎么办。西蒙斯流着眼泪一副无助的样子,一步一步向赫拉克勒斯走去。

    你不用害怕的。赫拉克勒斯道,你手中有剑,而我赤手空拳。

    赫拉克勒斯说出这话,说明他已看出西蒙斯成是装的,只是不太确定而已。

    赫拉克勒斯,你是个好人,对吗?西蒙斯问。

    嗯,我觉得我是。赫拉克勒斯道,不过好坏的界限,看你怎么定义了。

    刹那间,西蒙斯出手了!

    她的本能被激发了,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那一瞬间她刺出了最快的一击,剑光如虹。

    赫拉克勒斯面对过许多劲敌,一生经历无数战斗,怎会看不清这小小女子的剑?

    他清晰的看到那一剑的轨迹,在他眼中这一剑太慢了,当下想要闪躲,然而腰部伤势复发,伤口裂开,这一剑虽然躲了一半,但还是被擦伤了胸侧部位。

    一剑失势,西蒙斯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第二剑几乎毫不停歇的向赫拉克勒斯的脖颈刺去。

    她在生物领域成就很高,自然明白人体的要害部位,这一剑刺的方向没错,准度却是没能拿捏的稳,再次被赫拉克勒斯平闪避过。

    说到底,她终究不是隼龙,没有隼龙那神乎其技的剑法,她没有日复一日的练习,没有煞费苦心的积累,仅凭肾上腺素的突然爆发,终究没法打出在这个级别真正有威胁的剑招。

    男护士一步一步地走着,他似乎感到有些不对,所以走的很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