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炉石系统:第二百二十一章 自杀式战袍(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放手!我现在是严罗的人,你做出任何事情都要承担后果!菲茨急道。

    金并放手了,菲茨因为惯性差点摔了个狗啃屎的姿势。

    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杀了你?金并问,我当然不会,因为我在笑。

    你根本没在笑。菲茨大声道。

    我没在笑吗?是啊我刚刚忘记笑了,哈哈哈哈哈,但你看,我现在笑了!金并大笑道,然而笑着笑着,他却哭了。

    你菲茨觉得金并彻底疯了。

    你知道吗?我刚刚看电视,看见有人报道了我,报道了我金并,那是我小弟在惹事,他提到了我的名字。金并流着泪道,我啊,曾是只手遮天的帝王,还有人未忘记我啊!

    你们在干什么?西蒙斯从传送电梯出来就看到远处的金并以及菲茨。

    小姑娘,我认得我么?金并道。

    金并。西蒙斯说。

    哈哈哈,没错,我就是啊!金并大笑着,泪如泉涌。

    你怀念自由,对么?西蒙斯问。

    我更怀念过去。金并道,我并不感到悲哀,那一切很难忘,终有一天,我所希望的会来临。

    金并说完,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菲茨,你去找严罗了吗?西蒙斯问。

    嗯,是的。菲茨道。

    你找他干嘛了?西蒙斯问。

    就是,想拜托他一件事,但是很遗憾,我没能开口。菲茨道。

    拜托他一件事?西蒙斯不敢置信。

    拜托他什么?

    没什么,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菲茨说,他不会同意的。

    你该不会天真的认为,他会放了我们?西蒙斯道,我们对他有价值,他不会放了我们的。

    所以我也没说。菲茨道,事实上,只要他能放走你一个就够了,这里对我而言,也并不是那么煎熬。

    菲茨,用我的办法吧,那样我们才能得到自由。西蒙斯说。

    汗水一滴滴的从菲茨的额头流下,他擦了又擦。

    如果如果说就这一个办法的话,那么由我来冒险。菲茨道,把你的**给我,一切,都我来操纵。

    我行的。西蒙斯道。

    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是失败了,你必须与这一切撇清关系。菲茨说,把一切都推到我身上,你完全不知情,懂吗?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西蒙斯说。

    一个人有危险总比两个人好,如果要冒险的话,必须我来。菲茨道。

    西蒙斯看着菲茨,一滴眼泪悄然落下。

    几天后,格斗区,隼龙站在剑术台上反复插拔着他的必杀之剑,他的每一次抽拔,速度都一样的快。

    老兄,你那样搞,是在练习拔刀的速度吗?一名壮实士兵问。

    隼龙不答,仍反复动作。

    嘿!速度有精进吗?更快一点了吗?你已经做这个动作有足足一个小时了。壮实士兵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