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炉石系统:第二十四章 弱者的眼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当然不敢,因为会暴露他的假肌肉,你就别为难他了。

    面对诸多挑衅的话,严罗平静的看着短发特工,忽然露出一个笑容。

    这个笑容来的太突然,太诡异,太过惊悚,以至于那短发特工眼皮一跳,不知为什么,他本能的收起了嘲笑。

    你刚刚说,掰手腕是吧,我愿意试试。严罗善意的笑着。

    可不知为什么,短发特工看着这个笑容,总觉得事情并不单纯,他之所以能成为特工,总归有他的过人之处,那就是他的经验与直觉。

    那个短发特工的直觉告诉他有危险,但他却想象不出危险在哪里。

    怎么了?严罗疑惑的问。

    没什么,只是看到你笑的,我有点恶心,我想问问你,你们亚裔的笑容,都这么渗人的吗?跟白痴一样。短发特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偷偷的往自己右手心里平塞了一个包装式刀片。

    这小刀片的设计很复杂,外包装有感应器,只要感受到‘力’,就会立即触动机关使刀片竖起来,在掰手腕时起到割伤对方手心的作用,是很阴的设计,在地下黑市很流行。

    啰里啰嗦的,还掰不掰?严罗终于明白这个短发特工为什么向自己找茬了,这短发特工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种族主义者,对亚裔抱有强烈的歧视,认为白种人是最优越的人种。

    短发特工听到一个亚裔敢说自己啰嗦,心里的火顿时起来了。

    两人对坐铁凳,各肘置于铁桌上,两手交握。

    你准备好了?黄皮小子。短发特工凝视着严罗平静的脸。

    突然,一声‘咯嘣’脆响。

    啊!短发特工一声惨叫。

    严罗的手用尽全力,却不是在‘掰’的上面用力,而是在‘握’的上面用力,短发特工的整个手骨俱被变态的握力给碾压残碎。

    而同一时间,短发特工在手心中暗藏的机关刀片也触发了,立马竖了起来,但严罗的皮肤密度强悍无比,这未经打磨的劣质刀片根本无法割穿严罗的皮肤组织,在力的作用下,刀片也碎成几截,反倒扎入短发特工的掌心肉里。

    你的力气确实很大啊。严罗笑了,笑容在此情此景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恐怖。

    在场其余三名特工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手骨被捏碎的痛苦,眼下只有短发特工能体会,他杀猪一样的叫着,试图把手从严罗的手中抽出来,但严罗握的死死的,想从中抽出无疑于撼树蚍蜉。

    我注意到了,你这个刀片设计的好像很有缺陷啊,没伤到我,反而伤到你自己了呢。严罗笑着,此时短发特工的手骨已被整个握碎了,严罗并未有丝毫同情,以德报德,以怨报怨,是他的准则。

    有人曾说以德报怨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可试问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这个短发特工不但种族歧视,还对他所歧视的人阴损的使用刀片,若严罗没被强化过仅是个普通人的话,整个手心都会被那刀片所割烂。

    而这时其余三名特工知道不能再看着了,纷纷掏出手枪,对准严罗。

    你们干嘛,我们俩在掰手腕呀。严罗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但谁都明白,这友善笑容的背后,是一颗睚眦必报的心。

    几名特工心脏‘砰砰’的剧烈跳动着,在此刻他们看严罗的眼神与几分钟前完全不同了。

    从戏腻的,漠视的,鄙夷的各种眼神,统一变成了一种

    ‘弱者的眼神’。

    在场的几名特工,这才知道这就是严罗,他们之前听过科尔森提起过严罗。

    只不过,科尔森对他们隐瞒了严罗会魔法的事实,只说严罗有一个很神奇的传送门装置。

    你尽力试试,我们尝试过用车,但也以失败告终。科尔森说。

    严罗撸起袖子,强悍的肌肉暴露在众人视线中,他们不觉间吞咽了一口口水。

    他们清楚,这个肌肉,要么就是进行地狱式健身的狂人,要么就是打了药。

    双手紧握锤柄,严罗猛地发力,青筋豁然暴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