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侠侣:第50章 常博士脱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英倒在床上,她听见付兰所说的话了,她不知此时欧阳成龙究竟去哪了,当她醒来,她第一眼想看的人却沒有看见欧阳成龙,他心里不但不是滋味,而且也感到不舒服,但他又一想,欧阳成龙肯定有要事出去了,否则绝不会把她扔下不管的。

    欧阳成龙和银花把常博士亲自送到家里,常博士非常感激欧阳成龙,他打算让他妈妈准备两个菜,喝点酒,被欧阳成龙惋言谢绝,因为欧阳成龙心里惦记着昏迷中的王英,所以不能在常博士家吃喝,更不能在外多待一会。

    笫50章:常博士脱险

    欧阳成龙接着问:你看准了吗?

    付兰点点说:我看准了,我眼睛好着呢。

    银花接着说:欧阳哥,他们是不是冲我们来的?

    欧阳成龙问付兰:你表哥常博士呢?

    付兰接着说:他才走,我说让你送他,他百般不依,我宁不过他,只好让他自已走了。

    欧阳成龙听付兰说到此,他深思片刻他说:你表哥可能有危险,张大侠这里交给你了,银花我们去保护常博士,快跟我来。欧阳成龙说完提着宝剑带头跑出屋里,银花随后跟上。

    夜色宠罩整个龙江县城,马路上无有行人车辆,只有昏暗的路灯在眨着眼睛,常博士背着药箱正往家行走,他哪知道后面有人跟踪,他一边走路一边哼着小曲:天排排,地排排,天排地排我不爱,最爱美女搂在怀,搂在怀,有钱能把美女买,无钱只好说拜拜,说拜拜唱拜拜,如今就金钱万能,人吃人的时代,,,

    常博士正兴致勃勃唱着小曲,他身后两个人蒙面人,每个人头上都戴着礼帽,两个一起冲上来,其中一个拉住常博士胳膊,其中一人用手枪顶在他的头并说道:不许动,动一动我打死你,我们是侦缉队的,是奉命跟踪你的,你背着药箱去给什么人做手术了?我们早就发现你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常博士被枪顶在头上,他顿时惊呆了,他连忙说:我不动,别打死我。

    那个手拿枪的侦辑队队员又说:你快说,你给谁做手术去了?他是什么人?怎么受的伤?

    常博士心惊胆战地说: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她是受的枪伤,我给她取出了子弹,至于她是干什么的,我也沒问,只要给我钱,我就不论是谁了,你们放了我,我这里有两块金条,送给你。

    另一个拉胳膊的蒙面小子说:有金子你早说呀,我们哥俩要是一高兴,兴许放了你,拿出来吧。

    常博士接着说:先松开我,我给您拿。

    两个侦缉队员松开手一个说:不许耍花招,有多少金条?都拿出来,敢耍花招我就一枪打暴你的头。

    常博士打开药箱去找金条,他不是临出来时,他把元宝和两根金条都送到里屋里了吗?是的,常博士的确是送到了里屋,他到了里屋先把金元宝锁在箱子里,两根金条他放在药箱里,他打算回来拿着这两根金条去凤仙楼找相好的去,常博士三十几岁尚为成家,一个偶然机会,他认识了凤仙楼的小凤,小凤不但年青貌美,而且又知书达理,常博士-见便喜欢上了她,通过多次交往两个人彼此有了深厚感情,常博士决定娶小凤为妻,而小凤的身价非一般姑娘可比,想赎她出去沒有一万大洋,谁也别想娶到她,常博士为了早日娶到小凤,他煞费苦心,想尽一切办法都难以筹集一万大洋,一万大洋不是-个小的数字,但对有钱人来讲不成问题,但对常博士来说就感觉难度颇大了,他家也不是大门大户,父亲是个手艺人,但一年下来去了吃喝及各种花销,也剩下不多少钱,常博士虽然是外科大夫,他的酬劳也不高,从留学到回来当大夫,他还是头一次有人请他出诊,能给他这么多钱,一块金无宝,两根金条和在一起其价值也就不算小了,足够他一年

    的薪水,甚至比他的薪水还要多,如此多金子,你说他能不高兴吗?所以他在回来的路上高兴得哼起了小曲,他沒想到后面有人跟着他,常博士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被侦缉队抓住,金条也会被搜出来,他想到与其被搜出来,不如主动拿出,这样也许会放了他,他把生命看作比金条还要贵重,这就是常博士高明之所在。

    常博士蹲下身,他打开药箱,从里边拿出两根金条,他站起身,手里拿着两根金条说道:两位大爷,我只有这两根金条,都给您吧,您二位一人一根。

    两个侦缉队员几乎同时伸手去拿金条,每人拿得一根,两个人拿到眼前观看,队员乙说:还挺重,你说这金条应该是真的吧?不能是假的?要是真的,我们哥俩今晚可走运了,哈哈哈,一会咱哥俩喝酒去,喝完酒再去逛逛窑子。

    队员甲说:我看应该是真的,你那根给我,让我仔细瞧瞧,看它俩是否一般重,要是一般重就是真的。

    队员乙说:你看完可得给我,你不能独吞。

    队员甲说:我不会独吞,你快拿来吧,墨迹啥?你还不相信我?我啥时独吞过你?

    队员甲从队员乙手里接过金条,他把两根金条举起对着月光观看,突然有一把大手伸过来,出其不意把两根金条都夺了过去。

    侦缉队员甲借月光正看两根金条,他沒想到他身后伸过一只大手,猛然把两根金条夺去,队员甲愣了一下神,他转身问道:你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抢本大爷手中的金条?看来你是活腻了,快快还给我,不然我一枪毙了你。队员甲说完去怀中掏枪,他摸了一会却没有摸到枪,他在问自已,明明记得刚才把枪插到怀里,怎么-转眼就不见了?这也太奇怪了,他哪感觉到,就在那只大手去夺金条时,另一手己伸进他怀里,抽下他腰间斜插的手枪,如此之快手到底是谁?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欧阳成龙和银花,欧阳成龙快速夺下金条和手枪,他说话了:两个狗奴才,想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我就是日本人悬赏要抓的要犯欧阳成龙,睁开狗眼看一下,这是什么?你的枪就在我手里,没想到吧?

    两个侦缉队员一听面前站着的人就是刚杀县长不久的欧阳成龙,在他们这些人心中,欧阳成龙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欧阳成龙的确沒少杀人,可他杀的多数是日本人,其余就是贪官污吏,两个侦缉队员面对这样的杀人魔王他能不惧怕吗?当欧阳成龙一报出名字,他们俩个不由得腿肚子都抽了筋,头上也冒出了冷汗,二人又同时跪在地上,队员甲说:小的不知是欧阳大爷到来,小的该死,你打我们骂我们都行,我知道您杀我们非常容易,像踩死蚂蚁一样,可您千万别杀我们,我们加入侦缉队也是沒办法的,也是为了混一口饭吃,大人不记小人过,您放我们一马,我俩给你跪头。队员甲说完他带头给欧阳成龙磕起头来。

    银花走过来一笑说:原来是两个song包,刚才那尿咋沒了?赶紧滚,再让我遇上,一定要你俩的狗命。银花说完她每人踢了一脚,两个家伙都趴下了,接着两个侦缉队员连滚带爬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常博士此时都惊呆了,他坐在地上都不知东南西北了,欧阳成龙走到常博士近前说:对不起常博士,让你受惊了,我不知道你走,我以为你还在外屋说话呢,不是你表妹付兰告诉我,我还知道不幸亏沒出啥事,真要出事,岂不后悔死了,你把这金条拿着,我俩送你回家,起来吧,常大博士。

    常博士似乎才明白过来,他问欧阳成龙:你是人还是神?这金条我不要了,还给你吧,那块金元宝我也不要了,你能及时赶到救了我谢谢您了,我给您磕头,以后有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办到的,我常洪峰即使是肝脑涂地,也

    在所不辞。常博士说完真的来给欧阳成龙磕头。

    欧阳成龙急忙来扶常博士,他说:不必如此,你救了王英,我们应该好好谢谢你才是,金条和元宝是你应得的报酬,这金条一定归你,你以后有什么难处,或者急需用钱,和你表妹说,我会帮你的,你快起来,我们俩送你回家。欧阳成龙说着把常博士从地上拉起来。

    王英逐渐苏醒过来,她微睁二目,似乎在寻找什么,田姑娘坐在床边他发现王英醒了,她喊了一声:王英姐醒了,付兰姐你快过来看。

    付兰在外屋,她听见田姑娘喊声,她跑了过来,她一边跑一边说:谢天谢天,王英姐终于醒了,这太好了,欧阳哥,和银花姐也不去哪了?他咋还不回来?他要知道王英姐这么快醒过来,不知他多高兴呢。付兰说着来到王英床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