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道行:“第四十章 谢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微微休息了一会儿,用膝盖轻轻压了压小黑蛇的尸体,如同烂泥般的尸体里掉出两个珠子,一颗绿色的,一颗是先前小黑蛇吞下去的白狼的那颗。

    他忍着疼痛捡起了两颗珠子,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刚刚自己不仅吸了那畜生的血液灵气,还将毒素也系了过来。他内心里充满了不甘,难得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吗?就在他心里怒骂老天不公时,手中的两颗珠子竟然浸溶在手中的血液中消失不见。他突然全身感觉每一寸肉都在被撕裂,巨大的疼痛他再也难以承受,倒在了地上。

    他再次睁眼时已经在了家中,原来跑回去的青壮耐不住家人的逼问告诉了他们。最后还是自己的婆娘和儿子许绝生在夜里背回了自己。起初还以为自己死了,没有任何知觉气息,身体冰冷僵硬跟死人无二,可是最终却见自己的手动了一下。

    他想,也许自己真的死了一次了吧。以前的那个憨厚老实的猎人永远的死了,现在活着的是一位踏入仙途的修行者。

    看到这里古长命心中有些唏嘘不已,难怪那个鬼修老者对于情谊二字如此怨恨。一场生死改变了他,也改变了他儿子许绝生的人生轨迹。

    看来那个白衣修士就是整场事情的幕后黑手了,嗜血术是比较阴毒低等的功法了,给他吃的那颗丹药也不是什么灵丹妙药,而是血丹罢了。好几十年的谋划,算计了两代人,究竟是为了什么看来这个许绝生不简单啊。说着老李看向那个名为许绝生的孤坟空冢。

    老李,这个许绝生是那个许绝生吗?古长命问道。

    少爷,可能性不大,那个许绝生可是凭着一把柴刀屠了整个宗门。虽说,两人在时间上有些吻合,一个死去失踪,一个出现,他俩定然有联系,可是是一个人的机率并不大。老李慢慢说道。

    古长命听了后望着孤坟不知在想些什么。

    少爷,看来此事不是冲我们来的,我们只是碰巧赶上了。那白衣修士此后再也没有出现,本已死去的许绝生也消失了。此地好像被遗忘了一样,只留下了以为死了儿子充满怨恨的鬼修和一村可怜人。老李又说道。

    少爷,此地的事儿应该已经到此为止了,明天我们应该又要前行了。说着,老李一把捏碎了手中的阴灵,又见期间散出了许多绿团。

    老李,这古长命望着这些小绿团,连忙看向老李。

    少爷放心,幸亏他们刚被吞进去那鬼修就被我打爆了,所以他们才能得以留存下来,老奴已经给他们弄了道引灵灯,他们会顺着灯光前往冥界,不会成为孤魂野鬼。老李知道自家少爷的想法,于是说道。

    老李,谢谢。古长命低声对着老李说道。

    少爷不用替他们道谢,少爷又不欠他们什么,而且老奴不是说了嘛,少爷不用给老奴说谢谢老李挠了挠头道。

    古长命微微对着老李笑了笑,说道:我是为自己跟你说谢谢。还不等老李再说什么,古长命就又说道:老李,我又想打拳了。然后就在坟前练了起来。

    一间阴森黑暗的地方,一个被八根附有雷电的铁链穿体锁住的汉子。微微睁了睁眼,嘴中喃喃了一句:谢谢

    人在生死之际最为脆弱也最为强大。

    脆弱的是情感灵魂,强大的为求生精神。

    面对着村人的抛弃放弃,加之小黑蛇的冷血背叛,许绝生父亲的灵魂开始转变扭曲。面对这小黑蛇的虎视眈眈他并没有失去生还的希望,他在脑中快速寻找能够生存之法。

    小黑蛇吞了从白狼身体中衔出的那颗珠子后,瞬间变得妖异,身体好像变大了一点,周身散发这绿色的光芒,双眼猩红诡异,在黑夜里显得突兀。

    小黑蛇吞下血珠后没有立刻对着许绝生的父亲下手,而是在一旁不断地用蛇身拍打着地面,好似很是痛苦,像是在压制消化着那颗白狼珠子。小黑蛇的蛇身颤动的越发厉害小黑蛇看着许父的眼神就越加贪婪迫切,准确的说是看着许父手中流出的鲜血。

    许父瘫坐在地上,一边恢复体力,一边想着生存之计。这个畜生之所以以前没有动手怕还是与那白狼的血珠有关,它利用自己与白狼僵持不下时趁虚而入夺了那白狼体内的血色珠子吞食,而自己就是他接下来的目标了,自己的血液好似对他有极大的诱惑,特别是它吞下了那血珠之后,那畜生看自己的眼神更加的狂热。

    自己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那老神仙在自己脑中留下的功法,还有这畜生吃了那血珠之后好像也受到了冲击,所以才没有立刻对自己下手。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小黑蛇终于动了,发难的很突然,不过许父也是时刻准备着。

    小黑蛇如同一杆标枪直直地扎向许父的喉咙,许父直接用两只胳膊横挡在前,可是只是减缓了小黑蛇的速度罢了,两只个胳膊直接别扎穿,蛇头淋着鲜红的血液咬向许绝生父亲的喉咙。

    眼见就要结束这场生死之争,小黑蛇却慌了,他看见许绝生的父亲嘴角上扬的阴笑,这是它从未见过的使它遍体生寒。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只见许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闪电般的速度侧低头直接咬在了小黑蛇的劲下曾经的伤处。

    许父一口牙不知甭碎了多少,鲜血从口中不断流出,他感到幸运的是仍旧有两颗槽牙刺入了小黑蛇的皮下。

    小黑蛇早许父的嘴中不断的挣扎,可是许父的嘴不仅没有松动,反而越来越紧,许父的牙齿越咬越深,就连蹦掉牙齿的地方上下牙龈也死死抵住它的皮肉。

    小黑蛇真正的恐惧了,因为它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竟在不断地想着这个咬着自己人的身体里流失,本来一切都已计划好了,利用这个踏入修行拥有灵血之人帮助自己得到那头山妖狼的妖丹,再趁他力竭之时吸干他的灵血来炼化妖丹,这样自己不仅能够使自己在上次雷劫之中所受的天罚之伤完全痊愈,还能精进修为再上一层楼,为自己将来潜往北域妖族之地积累本钱。

    一切本来都在向自己计划中的那般顺利进行,可是到了最紧要最简单的关节,这个与自己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的憨厚人类却展现了不符合他性格的狠辣,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待自己这个曾经的伙伴。

    许父感受着嘴里腥甜的味道,感受着这个背叛自己的曾经是伙伴的畜生冰冷的身体和微微温暖的血液,他仿佛忘记了自己已经被洞穿的手臂和手掌的疼痛。他只有一个念头,死死的咬住这个畜生不放,他不是想喝自己的鲜血吗,那自己就要让他尝尝被人吸干血液的感觉。

    感受着嘴中气息越来越微弱的和躯干越来越干枯的小黑蛇,许父心里越发地感激十多年前的那位老神仙,脑中的嗜血术救了自己,让自己免过了被吸干血液的下场。

    许绝生的父亲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动作,直至小黑蛇已经完全枯干,没有意思鲜血,他才慢慢松口,轻轻地张开双臂将小黑蛇的尸体从自己的手臂中拉扯了出来,扔在地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