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鉴宝人:懂事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钱友朋脸上的肥肉都哆嗦起来,喃喃道:现在怎么办好?

    曹天广看了脸色难堪的蒋云辉一眼,说道:既然任局长要见,我们就赶紧过去吧,躲是躲不掉的,云辉,我和友朋去见任局长了,如果任局长问起,这个责任我们担不起,你知道我的意思。

    蒋云辉明白的点了下头,也就是会把他给抖搂出来,说出是他委托两人上门搞卓越古玩店的。

    等两人走了,茶室只剩下蒋云辉一个人,他朝着茶桌狠狠的砸了一拳,震的茶具都抛了起来,他心里同样有惊又怒,做梦也没想到,叶凡竟然和他们的副局长有关系!

    另一边,曹天广和钱友朋忐忑的回到了工商局大楼,当站在任崇山办公室门前的时候,二人的腿都有点打哆嗦了,当敲门进去,看到任崇山严肃的神情,几乎要吓的飚尿。

    还未等二人张口,就见任崇山把手里的一份文件拍在了办公桌上,发出啪的一声,同时冷眼厉声道:胡闹!

    两人登时打了个寒颤,脸色都是青白一片,紧张的都喘不上来气,眼前一阵阵晕眩,深深的低下了脑袋,恨不得塞进裤裆里。

    你们两个今天是不是去了卓越古玩店?谁派你们去的?为什么去执法?卓越古玩店犯了那条条例?

    一连串的问题像是一支支利箭射在了二人的身上,几乎给两人射的千疮百孔,射的浑身打摆子。

    曹天广艰难的低声道:任局长,事情是这样的

    什么同事一场,什么好兄弟,全都抛在了脑后,一五一十、事无巨细的将蒋云辉请二人办事的整个过程详细的说了一遍。

    任崇山沉着脸听完后伸手指着二人,斥道:你们两个先回去,等着处理结果!

    二人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等出去后被走廊的凉风一吹,才发现浑身凉嗖嗖的,才知道全身上下都是一身的冷汗,二人对视一眼,见到对方的脸色也都是白惨一片,满嘴苦涩。

    广哥,这一次我们可完蛋了。身材矮胖的钱友朋愁眉苦脸,几乎快哭了出来。

    曹天广咧着嘴,重重的锤了一下墙:都怪蒋云辉,他可害惨咱们俩了,办事前也不搞清楚,这就是挖坑给咱俩跳!我给他打电话,如果因为这件事我们担了责任,得让他赔偿!

    在两个同事离开后,蒋云辉也离开了茶室,因为被吊销了驾照,他连车都不能开了,只能打出租车。

    当在出租车上他的手机铃声响起来的一刻,他惊的几乎从座椅上弹起来,狂咽了两口唾沫后才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艰难的按了接听键,放在了耳边,电话里,曹天广的嗓音还算平静,可是浓浓的怨气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

    云辉,这件事是我和友朋为了帮你才做的,于情与理,你都不能让我和友朋担一点责任,你也说过,出什么事由你顶着的!

    我知道了。蒋云辉有气无力的回道,挂断电话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抓了抓头发,懊恼不已,更是惶然。

    如果说叶凡在昨天展现出来财力让他羡慕嫉妒恨,那么今天显露出来的手段是让他感到恐慌,在事发不到两个小时后就让任崇山亲自过问,拥有的能量让他瞠目。

    他是说出了事自己顶着,可是副局长任崇山这么一大座山,他顶的住吗?如果被一个副局长看不顺眼,他以后就别想舒坦了,虽然知道自己再给舅舅打电话一定还会挨骂,但是还能怎么办。

    葛洪才昨天可是说破了嘴,厚着脸皮给市局的刘政委打了电话,这才让交警队的的那朵霸王花没有继续追究下去,让自己的外甥免于拘役,心里想着自己这个外甥可别给自己惹事了。

    所以当看到蒋云辉又打来电话,眉头皱了一下:云辉,什么事?

    舅舅,没什么事,我就是想谢谢你,昨天因为我的事,让您为难了。蒋云辉吞吐的说道。

    葛洪才见到自己这个外甥突然这么,心里大感安慰了一些,想到定然是经历了昨天的事情,让自己的外甥成熟了许多,懂得了一些道理,感叹道:云辉,你能这么想,老舅很高兴,如果没别的事,那就挂了吧,我还有工作要处理。

    等等,别挂,舅舅,我有点事要和你说。蒋云辉心虚的说道。

    对于叶凡突然兼任董事长助理一职,公司里的员工自然是羡慕而又好奇,为什么会这样呢?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财务部主任熊林就从老领导夏成鸿的口中了解到了原因。

    是因为叶凡和新上任的市长赵明泉关系匪浅,走的非常近,而市长更是亲口指点要集团重用叶凡!

    刚好也证实了公司里的另一个传言,夏依可曾亲眼见到过叶凡去见当时还未担任正职市长的赵明泉。

    是一日在吃午餐的时候,夏依可向崔凤兰问起叶凡和赵明泉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被叫过去见面,崔凤兰自然不知道,但这件事情却是传开了。

    这两件事,足以充分的证明,叶凡和新任市长赵明泉关系不一般!

    任崇山听完了于涛的解释,眼角跳了一下,心底也暗惊,也想到了前一阵子听到的一个传闻,说是赵明泉能跨过常务副市长高左丘,破格提拔为市长,是因为有中间人牵线搭桥,得到了省里一位领导的赏识,不由得猜到:难道说的就是这个叶凡?

    姐夫,你现在明白了吧。于涛问道。

    任崇山心里打起了算盘,想到这件事还真不能当一般事情来处理,先不论这个叶凡是不是真的是那个赵明泉和省里领导的中间人,单凭宁氏集团董事长助理这层身份就不能等闲视之,值得他认识认识。

    想到这里,挂断了于涛的电话后,就给工商局办公室打去了电话,严肃的说道:查一查,今天哪两个人去一家名为卓越的古玩店去执法了,让这两个人来我的办公室里一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